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 情感婚姻

千年一叹 伊朗2翻开伊朗史

本站2019-06-11186人围观
简介 按照我们的心意.一进伊朗应该直奔首都德黑兰,然后再以德黑兰为基点,一天天向四周辐射。 这是想尽量减少住宿地点,因为每次改住一个地方都要把那么多设备行李从车上搬上搬下,真是劳累。 按

千年一叹 伊朗2翻开伊朗史

按照我们的心意.一进伊朗应该直奔首都德黑兰,然后再以德黑兰为基点,一天天向四周辐射。 这是想尽量减少住宿地点,因为每次改住一个地方都要把那么多设备行李从车上搬上搬下,真是劳累。 按照这一路的治安情况,哪怕把车停在旅馆的车库里,如果不把设备行李卸下,也难免被撬窃。 昨天,过关耽搁到傍晚,按当地人的说法,从边境到德黑兰行车需要九小时,其中又有大量山路。 盘算再三,只能在巴赫塔兰住一夜,今天起一个大早出发,把早餐安排在半路上。 开了两个多小时后,肚子确实饿了,见有一个小城就停下吃早餐,这个刁、城叫哈马丹(H柳adan)。 在吃早餐时与当地人闲聊,竟然发现这个偶然撞上的小城,也有一些古迹可看。 算算今天赶路的时间还比较宽松,那初顶便看看吧,权当为深人伊朗作一个适应性的准备。

这也是被伊拉克的教胡l吓怕了:毫无准备地一头扎到“巴比伦古城”,沮丧得连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伊朗总该好一点吧?第一个古迹就在城里,一个古城发掘现场,近旁有一个展示厅。

我们问了下作人员一些间题,工作人员觉得比较专业,立即请出一位戴眼镜的瘦瘦学者,自我介绍叫瑞吉巴伦(M,凡Ranjbarall),考古工作者。 经他简单一说,我立即严肃起来,难道,我们这次偶尔停留,真的停在那么重要的地方?他说,这是五年前才发现的米底(Modea)王国的首都。 我想)七这句话就会使,切伊朗史的研究者激动起来。

米底是伊朗人建立的第一个王国,这个王国统一了伊朗的各个部落,消灭了残暴的亚述帝国,而白己又在公元前六世纪中期灭亡。

对于这个王国,人们了解侧良少,只有在巴比伦发现的“楔形文字”中有一些记载,希腊历史学家希罗多德也曾提到,但都是间接的。

我们只是粗略知道,米底人原是目匕方的游牧民族,向南发展,在一个叫黑克玛塔纳(Hegmataneh)的地方建都。 据记载这是一个四方交会的山谷,又有雪山消融的水流可供灌溉。

谁能想到,我们今天偶尔踏人的,居然是发现不久的黑克玛塔纳古城!这真不知是什么力量,让我们从伊朗历史的第一页读起了。

我环顾四周,果然是一个山谷,不远处的雪山在阳光下十分耀眼。 低头走进发掘工地,这里已经搭起一个大棚,中间有一条铺了木板的过道,过道下面就是二三干年前米底王国首都的遗址。 密集的房舍,刁司、的街道,都设计得十分周致。 从大棚出来,再走不远就是米底城门的发掘现场,层层城砖清晰可见,边上还挖掘出一个燎望塔的基座。 我问瑞吉巴伦先生,在考古现场,是否发现了这座古城当初湮灭的原因,髻如兵祸、火灾或地震?瑞吉巴伦先生说:“没有发现。 其实它没有以突然方式湮灭,只是人们一代代在这里居住,经历无数次改朝换代,拆卸、掩埋、填土、重建,完全忘了它以前是什么地方。

在挖捆过程中,还发现了以后各个时代的文物,波斯帝国时代的,亚历山大时代的,安息王朝和萨珊王朝时代的,以至伊斯兰时代的都有。 直到三四十年前还有人在上面建房,他们哪里知道脚下正是历史学家们苦苦寻找着的黑克玛塔纳!我问五年前发现的经过,他说是丫次修路施工时碰撞到地下如许风光,便立即由一位考古学教授主持发掘。 这位考古学教授是伊朗人,名字很长,我没有记下来。 至此我心中已经明白,在伊朗已不叮能出现“巴比伦古城”的闹剧。 吃一顿早餐竟然见到了黑克玛塔纳,我抱着大喜过望的心境与它惜别。

真不想让第二个古迹冲淡了对它的印象,但我们的车队已经按照当地热心人的指点在一条街停了下来,说是去看一座犹太人的坟墓。 这条小街很古老,走不远见洲座有圆顶的砖石建筑,正是坟墓所在。 进门,穿过一个小院,见一个极低矮的石洞。

石洞有一石门,石门_七有一个小孔,看门老人用手伸人,摸了一下,石门开了。 老人要我们脱鞋,躬身进入,进人后一脚踩在厚厚的地毯上,直腰一看,有两具黑漆发亮的棺木。

这个过程如此神秘,终于把我的注意力调动起来了。

看门老人眼睛奇亮,炯炯有神地看着我们,开始介绍。 没想到他一介绍,与刚才一样,我又惊异是什么力量在驱使了,傻傻地站着不会言动,因为我眼前翻开的,正是伊朗史的第二页,而这一页又是那么)勺库!以黑克玛塔纳为首都的米底,最终是被一个来自波斯境内黑山地区的年轻统治者征服的,他便是名震世界历史的居鲁士(Cyru,,或拼作Kurus)。

我们很早就知道了他,因为历史学家公认,他是古代世界史上特别宽厚仁慈的征服者。

不管征服了什么地方,他总是对那咋弓也方的宗教予以尊重,甚至到了毕恭毕敬的地步,这使被征服地的人民大感意外。 他攻入巴比伦之后,把当初被尼布甲尼撒从耶路撤冷掳掠来的万名犹太人解放,宣布这些著名的“巴比伦之囚”可以自由返回故乡。 这就开始了一个动人的事实:古代波斯成为对犹太人特别有礼遇的地方。 我们眼前的坟墓,安葬着他所开创的王朝后代统治者的一个王后,她的名字叫埃丝特(Ester),正是犹太人。 她的夫君战死疆场,未能合葬。

她身边棺木里安葬的是她的叔叔莫德哈伊(Mordkhai),犹太人中一位著名的智慧先知。

看门老人非常激动,说他自己也是犹太人,有幸在这里守望着二千三百年前犹太人和波斯人友谊的人证物证。 他脚吓个小小的石门和棺室里的梁柱、天窗,都是二千多年前的原物,又说至今还有世界各地的犹太人到这里来参拜。

我问他的名字,他说叫瑞沙德();我又问这个墓地所在的街名,他说叫夏略底街(SLShariati)。

我说我会记住,并告诉别人,因为这个地方触及了我万里寻访的一个主题。 这个主题那么早就出现在伊朗史的第二页上,真让我兴奋。

万分庆幸在哈马丹的短暂停留。 上车吧,对伊朗之行我已经心中有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