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 情感婚姻

博客在真实个性和被晒隐私之间

本站2019-07-12135人围观
简介 我有一个在美国工作的哥们儿,因为性格比较内向,一贯怯于社交,所以虽然他人长得仪表堂堂、才艺出众,但三十出头了,还是单身一人。 为了排遣独在异乡的那种像章鱼触角一样难于挣脱的寂寞,向来

博客在真实个性和被晒隐私之间

  我有一个在美国工作的哥们儿,因为性格比较内向,一贯怯于社交,所以虽然他人长得仪表堂堂、才艺出众,但三十出头了,还是单身一人。 为了排遣独在异乡的那种像章鱼触角一样难于挣脱的寂寞,向来都极度低调的他终于在一年多以前开始写来解闷。

虽然他自己感觉所写的日志无非就是日常起居的流水账,但在偶然闯进他的人看来,竟充满了别样的吸引力:既有文艺青年的奔逸范儿,又有邻家大哥的成熟温暖。 不多久,他的博客上就游荡起一小帮同样身在美国且为孤独所困的潜水粉丝。 饶是如此,我哥们和粉丝们之间的联系也只不过是写和看的关系,偶尔有粉丝“冒泡儿”,这哥们也常常懒于回复。   一天,这哥们一早起来打开电脑,收到一封陌生女孩的邮件,女孩子自称是我哥们的博客读者,告知我哥们她第二天要从美国东部飞到我哥们所在的西部某城去date他,他去不去机场接都没关系,因为她已经知道了我哥们住在哪里。 我哥们以为是个恶意的玩笑,顺手就删掉了,因为他从来没有在博客里公布过自己的个人资料。

第二天,他都忘了这茬事儿了,结果一下班回到住所,竟真有一个中国女孩子提着行李在门口等他!我哥们一下子懵了,出于善心,让女孩子进屋稍事歇息。

结果可了不得了,这女孩子一进屋就开始炫耀她的“人肉搜索”技能:如何抓住我哥们博客上透露的一点点蛛丝马迹,经过无限次的Google和地面人脉打探,最终确定了我哥们的电子邮箱和住址。 我哥们还停留在震惊状态之际,那女孩子已然开始像女主人一样收拾起了房间,还从行李箱里拿出了一套全新的床单和枕套,一面铺床一面对我哥们说:“这是为我们的firstnight特意准备的,结婚的时候我们再去换一套更好的。 ”我哥们吓得夺门而逃,直到请来好友把又哭又闹的女孩子彻底劝走了才敢回家。

  随着博客的普及化,博客书写者越来越面临一个困境:如何在展示自己的个性和保护自己的之间找到一个平衡点?毕竟,刻意在博客中暴露自己的、公布自己的个人资料的人还是少数,大多数的人与其说没有这个胆量不如说没有这种奇怪的嗜好,他们只希望通过更加随意、更加好玩的书写,为自己被束缚的想象力松绑而已,通过对日常生活的趣味化叙述,让滞闷的营生变得轻盈起来。 但是在个性化、趣味化的叙述中,不可避免地要涉及自己的私人经验,因为在网络时代,第一人称叙述的迷人程度越来越多地依赖于叙述者独特的身份、背景、经历、品味所折射出来的叙事质感,那些夹杂在不经意的书写快感中的“现实性”的成分往往会从虚拟的电子情境中以压倒一切的方式凸显出来,或多或少地变成“被晒的隐私”。

像我哥们那样碰上一个天外飞来的花痴的事儿还算是幸运的,在“人肉搜索”已然发展到动不动就会有网络通缉令撒遍全球的情况下,任何一丁点“被晒的隐私”都有可能成为一个网络暴力事件的突破口。 除非博客书写者是一个铁下心来把网络书写当作人格裂变游戏的假面老手,否则无论如何,他都会面临着一个人气越高、隐私被泄的可能性就越高的悖论。

  不过,换个角度想,在博客中无意中被“晒”出来的犄角旮旯的个人生活线索有时候确实也能给人带来惊喜。

我至今还记得,前年元旦的时候,我和妻子从外面回来,居然发现一对来自遥远的阿姆斯特丹的夫妇在我家楼下等我们。

这对夫妇一直是我博客的“潜水员”,一来到北京,他们就把找到我家并和我见面当作一项“定向越野”运动来操练。 他们根据我的一篇写我家附近街道沿革的日志找到了我住的小区,又根据我博客上曾经贴出的一张我们那栋楼门前的流浪猫照片找到了我住的那栋楼,最后,根据各单元门口贴着的各家各户煤气费清单确定了我住的单元和房号。

那是一对非常可爱的夫妇,素不相识的他们为我带来了一本很投我所好的英文版叶芝传,我很兴奋地为他们做了一顿饭,丝毫没有感到任何隐私被攻破之后的恐慌。 (作者:胡续冬)  浏览更多传媒资讯,欢迎点击  相关评论(责任编辑: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