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 情感婚姻

第六十二章 没想到是这二位司礼监最新章节

本站2019-07-0968人围观
简介 惊慌失措的魏良臣已经彻底乱了方寸,脑海中除了客巴巴三字,别无其它。 他的运气终归没那么好,这东宫,不是真的没有人。 在一间殿门前,两个太监发现了手持门栓“横冲直撞”的良臣。

第六十二章 没想到是这二位司礼监最新章节

惊慌失措的魏良臣已经彻底乱了方寸,脑海中除了客巴巴三字,别无其它。

他的运气终归没那么好,这东宫,不是真的没有人。

在一间殿门前,两个太监发现了手持门栓“横冲直撞”的良臣。 “什么人,你手里拿的什么!”两个太监大呼小叫的冲良臣奔了过来。

良臣一个哆嗦,二话不说挥舞木栓上前对着那两太监当头砸去,“哎呀”一声,一个太监当场倒地,血流满面。 另一个太监则是被吓住,转身往后退去。

良臣哪里敢让这太监跑掉,他若跑掉,完蛋的铁定是他小千岁。

也不知哪来的狠劲,良臣追上去对着那太监后脑勺就是一下,将人砸趴在地。

下手时,已是不知轻重了,也不知是否将人给打死。

这回是真正见了血,手持木栓,连打三人,这“梃击案”的黄泥巴,算是粘在良臣裤裆上,怎么洗也洗不清了。 脑中一片空白的良臣,呆呆的看着他做的孽,然后,头也不回的继续朝里闯。 他这回算是真的把自己给交待了。 这一路,经过两座大殿,一个花园,倒是没有再遇上人。 只是,良臣也找不到刘淑女的居所。

在一座假山下面,良臣惊魂未定的躲了进去,喘息片刻后,又觉这里不安全,探头四下看了看,发现没有人后,又溜了出来继续朝里闯。 半柱香后,良臣摸到了一个花园,园门上写着“荐香亭”三字,从外往里看去,花园边有一间精致的别院,看着就不像是太监宫女住的。 驻足观察片刻,良臣咬牙握着木栓溜进了园子。 园子里长满鲜花,白色的、彩色的蝴蝶在丛中飞舞,还有各式各样的奇木怪树,最难得的是,竟然有一条小溪横穿整个花园,溪里养了不少鱼。 从这条小溪的平整度和水底铺的青石板而看,显然是人工开凿出来,而非天然的。

溪里的水多半是从皇城边上的护城河引进来的。 良臣饥渴难耐,也顾不得这溪水是否不洁,趴在边上用双手捧了水来喝。

喝完之后,又将脑袋整个钻进水中,泡了一会才露出头,狠狠甩了甩。 我怎么会落到这地步?!良臣失神的瘫坐在水边,水珠顺着他的发髻一滴滴的滴进溪中。 水里,竟有大胆的鱼儿游了过来,忽而一跃,晃出白色的身子,直当良臣不存在般。

连鱼都敢欺负我,难道我魏良臣真就不堪如此?良臣苦笑一声,到这地步,他就是连自嘲的勇气和心态都没有了。

宫门后面有个老的,刚才那殿门前还有两个被打得头破血流的,三人被人发现是迟早的事,要是整个东宫被惊动,留给良臣的时间就真的不多了。 不行,我要出去,我要活着出去!求生意志驱使下,良臣坚定的站了起来,视线落在了那间看着很是精致的院子。 他离开了溪边,弯着身子在花丛中缓缓向那院子接近。

前面传来脚步声,良臣一惊,忙将身子整个缩进了花丛中,动也不敢动一下。

透过花丛,良臣发现过来的是三个太监和两个宫女。 从太监身上穿的衣服颜色判断,当不是什么高级别的太监。

良臣注意到,这些人过来时脸上都很古怪,并且脚下步子很急,好像着急离开这个地方。 太监和宫女们没有发现藏在他们不远处花丛中的良臣,等他们走过去后,良臣探出头来先是看了看远去的太监宫女,再是看了看那精致的院子,心里很是奇怪。

他大着胆子向院子摸去,心提到了嗓子眼,明明是大夏天,可就感觉自己呼出的气都有白霜。 院子里隐约有人说话的声音,听着像是女人。 院子外没有人,只有一只狸猫蹲在墙上,懒洋洋的睡着觉。

猫的耳朵很是灵敏,听到良臣的脚步声后,它睁开了眼睛,但只是扫了下就又闭了上去。

良臣没功夫理会一只猫,他将沾血的木栓稍稍举高,轻手轻脚的迈进院子。 他已是拿定主意,只要有人发现他,不管对方是谁,哪怕真是那位小爷,他也会毫不犹豫的砸上去。 他的命,就是皇帝也不如。

越是接近,良臣就越是听得清楚,院子里的确有女人在说话,并且听着不止一个,好像是两个女人,似在争吵什么。

良臣微一皱眉,不知道是进还是不进,因为他不敢肯定自己进去后,会不会被这两个女人发现。

正在他迟疑之时,院里却传来一个女人的惊叫声,旋即便传来扭打声。 良臣一愣:女人打架?他往里挪了几步,小心翼翼的伸出头去看,结果,眼前这一幕,让他没惊掉了下巴。

只见,两个宫装女子正相互扭打在一起,其中一个因为力气小被对手摔倒在地,情急之下,竟是一把抓了对手的头发,拼命往外拽,疼的对手眼泪都掉出来了。

“贱人,快松手,快松手啊!”被拽住头发的那个宫装女子急得直跳脚。

“你才是贱人!…我就不松,看你还打不打我了!”抓头发的宫装女子一脸得意。

“我不打了,你快松手!我真不打了,求你了,快松手吧!”“好,你让我起来!”抓头发的那个宫装女子信了对手的话,将手松了开来,结果刚从地上起来,就被对手再次推倒在地。 “你个贱人,竟敢背着我勾引小爷,我打死你!”刚才被拽头发的宫装女子狠狠踢了两脚,好不痛快。 地上那个宫装女子气死了,骂道:“李翠儿,你好不要脸,明明你才是贱人,还敢说我!”“你还敢说!”叫李翠儿的那个宫装女子又踢了一脚,气鼓鼓的站在那。 地上那个宫装女子气不打一处来,骂道:“我可是皇上亲赐的东宫才人,你算什么,不过是个选侍!”李翠儿冷笑一声:“才人有什么了不起,小爷有多久没来你屋了!哼,你这贱人不害臊,敢乘我怀孕就勾引小爷,不知廉耻!”“你是小爷的女人,难道我就不是了?这东宫,可没说小爷是你一个的!”地上那个宫装女子也冷笑起来,不疼身上疼痛,嘲讽道:“再说了,母凭子贵,我家校儿可是小爷长子,是皇上的长孙,你李翠儿现在就是生了儿子,将来也在我家校儿之下。

”“你!”地上女人的话触动了李翠儿最担心的事,不由再次扑上去和她撕打在一起。 两个女人又是抓,又是捶,甚至直接撕扯起对方的衣服。 这架打的让不远处偷看的魏良臣眼都直了,他悄悄的向着二人走近,眼直的同时也是眼冒金光,因为如果他没有听错,那眼前这两个女人其中之一怕就是那位西李李选侍,还有一个则是朱由校的生母王才人了。

据后世史书说,李选侍和王才人经常争风吃醋,动不动就扭打,他们的丈夫朱常洛都没有办法。 最后,似乎李选侍棋高一招,直接打死了王才人,并且把王才人引以为傲的儿子给弄到了名下,间接导致了和“梃击案”、“红丸案”并称晚明三大案的“移宫案”。 有意思,没想到自己能够亲眼目睹这两位扭打在一起。

不知不觉中,良臣已是走到李选侍和王才人边上,拿着木栓,饶有兴趣的打量着正在互撕衣服的两位丽人。

“你是谁!”终于,抹胸被撕下的李选侍发现了边上的魏良臣,她又惊又怒。

李选侍手上动作一滞,王才人便脱了身,只是下半身的裙子已是被撕了两半。

看到魏良臣的那刻,和李选侍一样,王才人也是惊怒不已,不过多了些羞怒。 良臣没有说话,紧紧盯着这两位,他注意到,李选侍胸口那里好像特别大,也特别白,王才人那里,也同样的光洁溜溜。

.............感谢书友120328222414761的200元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