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 情感婚姻

1459,姜梅的发现重生之俗人一枚最新章节

本站2019-07-0435人围观
简介 回国后的王勃直奔老家四方,他先给他干姐曾萍过了一个盛大的生日party,又在蓉城逗留了四五天,视察米粉店,视察网站,陪伴田芯,顺便见缝插针的把在法国买的两份小礼物交给他在蓉城的两位女朋友,张唯

1459,姜梅的发现重生之俗人一枚最新章节

回国后的王勃直奔老家四方,他先给他干姐曾萍过了一个盛大的生日party,又在蓉城逗留了四五天,视察米粉店,视察网站,陪伴田芯,顺便见缝插针的把在法国买的两份小礼物交给他在蓉城的两位女朋友,张唯和曾思琪。 他白天陪两位还在读大学的小女友,给她们说绵绵的情话,带她们逛商场,添置新上市的冬装,晚上则陪女强人“田芯”。

对于老夫老妻的田芯,再说情话便显得既假又肉麻,所以都是直奔主题,用行动说话。 他白天“上班”,晚上“加班”,一次性的打发三人,很累,但也很快乐。 “幸好老子有‘加油宝’!”操劳间,王勃不止一次的在心头感谢姜梅给他特殊熬制的“大内秘药”。 精疲力尽的回到双庆已经是一个星期之后的事了。

他开车去了一趟重医,见了他的另外两位地下女友韩琳和廖小清,依然是送礼物,买衣服鞋袜,外加绵绵不绝的情话。 女孩们儿已经不再“抗拒”,或者说已经习惯他送的东西,感到满足而又幸福。

而对王勃来说,除了这些更实际一些的物质享受,他也不知道到底应该用什么来回报女孩儿们的等待,忍耐和痴痴的付出了。 当然,作为男友该尽的“义务”也是少不了的。 但是“义务”尽过之后,即便有“加油宝”的加油助威,王勃也感受到了一种难以言喻的疲惫,有种被掏空的感觉。 细心的姜梅在小男人强打精神,要“伺候”她的时候,终于发觉了王勃的不对头。

“小勃,今天晚上咱两……咱两就聊聊天吧,我……我有点不舒服。 ”姜梅说。

小男人这次回老家回去了四五天。

空旷了一两个月的田芯肯定是不会放过小男人的。 还有她那个小老乡,小男人的干姐姐曾萍。

曾萍今年已经满22岁了,漂亮,妩媚,雅致,犹如一朵怒放的芍药,在当地很有名气。 她听田芯说好多四方的公子哥想通过她做媒,曾萍的义父义母,也就是王勃的父母这两年也在为曾萍的未来操心,到处找人说媒,并亲自安排相亲。

田芯和王勃父母安排的相亲曾萍倒也不拒绝,参加了不少,但是看上眼的却一个也没有。 姜梅当然不会觉得她这个出身贫寒的小老乡眼睛长在脑门上,连什么局长,处长的公子都看不上,而是对方早已心有所属,而且所属的那个人,还跟她一样。 姜梅和曾萍的私人关系非常好,某种程度上说比她和田芯的关系都还要亲密,基本上无话不谈。 但是一谈到对方另一半的时候,曾萍通常都会顾左右而言他,不想就这个话题深入下去。

姜梅以前不太了解,以为对方以前在关家的时候受过什么感情上的伤害。 后来说起来还是两年前,也就是对方满20周岁的那个晚上,她打王勃的电话,关机,打曾萍的电话,也是关机。

有些担心这两人的她第二天找到了曾萍,却发现女孩满面红光,那白皙的脸蛋,就像新剥的熟鸡蛋一样,娇嫰得快滴出水来,整个人的神态,气质,有了一个翻天覆地的,质的变化。 作为过来人的姜梅顿时便恍然大悟,她的这个小老乡,有人了,也终于不再是黄花大闺女了。

至于这人是谁,她想到了昨天晚上那两部同时关机的手机,一下子明白了什么。 尽管知道自己的小男人跟他的干姐做了那种“不可告人”且“见不得人”的事,姜梅却并没有想象中的震惊。

和她一样,对于曾萍而言,王勃不仅仅是一个才华横溢,温柔多情,值得女人一辈子追随和爱慕的对象,更是救其于水火,给了曾萍新生,甚至可以说第二次生命的大恩人!她完全不会想,也不敢想自己这辈子如果离开了那个小男人后的日子,或者说还会不会有什么日子。 想必对曾萍来说,基本上也会和她抱着同样的心思和同样的情感。 尽管知道两人之间很可能有着不符合当世道德的关系,她也从来没去打听,进行确认,不论是向曾萍还是向王勃。 就两人目前的关系而言,哪怕两人没有任何的血缘,一旦传出去,被外界知晓,尤其是被八卦媒体知晓,都是一个惊天的丑闻!一般的普通老百姓还可以无所谓,大不了换个地方生活好了,但是对作为公众人物的王勃来说,却不能有这种道德污点。 姜梅想,这大概就是两人虽然发生了关系,但却掩藏得天衣无缝,甚至外面有人给曾萍安排相亲,她也从不拒绝的原因。 田芯,曾萍,或许还要加上她不知道的其他人,比如每年她在王勃的生日宴上见到了那一大票围着他转的越来越漂亮,越来越有风情的高中和大学的女同学们,这其中,以她的直觉,肯定有一两个,甚至两三个女孩和自己的小男人之间有着“不清不楚”的关系,这么多人要伺候,这么多人要搭理,姜梅可以想象,在过去的几天中,身边的小男人,到底将有多么的“忙碌”。

姜梅没有什么不舒服,只是心疼自己的小男人,所以,在见到小男人从蓉城回来后,一脸倦容,晚上还想跟他“那个”的时候,尽管多日不见,心头同样对小男人想得不行,但为了小男人的身体着想,姜梅便开始找借口跟小男生说“no”,同时打算明天去农贸市场杀一只老母鸡回来给王勃炖汤补身体。 “真不舒服还是假不舒服啊?嘿嘿,梅梅,不要骗我哈?你的身体可是很诚实的哦!”王勃一阵氵笑,将手从女人的内库中抽了出来,拿到女人的眼前一亮,便见几根指头的指尖,亮晶晶的,犹如涂抹了一层蜂蜡。

姜梅俏脸一红,一个哆嗦,掩藏在被子中的双煺不由夹紧了!“讨厌!人家真的不舒服嘛!你别弄我,今晚就陪我说说话吧,给我讲讲过去的大半个月你在法国见到的西洋景。

”女人一把将他伸到他眼前的几根湿漉漉的手指抓住,重新掩藏在被子内,亦娇亦嗔的说。

昨天晚上才伺候了韩玲和廖小清那两位小妖精,王勃也不太想,在尝试了两次,依然被女人拒绝后倒是松了口气。 于是,王勃伸出双手,将体贴的女人搂入怀中,一边扶膜着女人柔嫰的脸,一边柔声说:“西洋景呐,你别说,这次出去还真见了不少,容为夫给你细讲……”在男女之事这方面,或许是过来人的缘故,姜梅是她所有女人中最节制,也最懂他“能力上限”的那个。

接下来的两天是周末,王勃便待在家中好好的休整了两天,让细心,体贴的女人在家中又是老母鸡,又是老母鸭,又是猪脚蹄花的好一通补。

两天后,王勃便感觉失去的元气很快恢复,整个身体,犹如被用气枪不停打气的米其林轮胎,重新鼓胀,包满,充盈,仿佛要爆炸一般。

“啊啊啊,受不了了。

梅梅,都是你害的,今天晚上,老公就让你见识下什么叫‘自作自受’!”这天晚上,被浴室内“沙沙沙”的洗澡声逗得渔火坟身的王勃冲动的拉开浴室门,双眼通红,探头冲正在沐浴的女人说。 “小勃,今天晚上不行的呢!”姜梅转过身,媚媚的看了他一眼,说。

“怎么不行?梅梅,给你说,你老公我真的恢复了!现在强壮得就像一个被加压到胎压的米其林轮胎!嘿嘿”王勃一脸浪笑,一边双目大睁的凝视着女人光溜溜,不着一缕,满是香皂沫的诱人身子,一边拧开一瓶“百事可乐”的盖子,“咕嘟咕嘟”的一桶猛灌。

“真不行呢!你看看洗漱台。

”王勃扭头一看,然后便看到了一个四四方方,像小面包一样的东西。

“啊你这么不早说啊,梅梅?你这不是害人嘛?呜呜呜,我药都喝了!”王勃一看洗漱台上姜梅取出来的“护舒宝”,犹如霜打的茄子,兴奋的脸一下子就垮了下来。 “咯咯咯……”浴室内响起了女人畅快而又得意的笑声。 十分感谢“百事可乐10086”老k2000起点币的厚赏!感谢“大猿王枪”老弟500起点币的打赏!一并感谢看下也不行,1位兄弟姐妹的倾情打赏!谢谢所有订阅,投推荐票和投月票的朋友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