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 情感婚姻

第八百三十四章 夜色中的闯山者至尊特工最新章节

本站2019-07-0498人围观
简介 神原千鹤仿佛失控了一般,大喊大叫,发泄着他那一直无法倾诉而如今面临恐惧却再也压抑不住的感情。 秦阳安静的听着,这样的情感并不奇怪,一个男人喜欢一个女人这事也不奇怪,为了一个女人做出背叛也

第八百三十四章 夜色中的闯山者至尊特工最新章节

神原千鹤仿佛失控了一般,大喊大叫,发泄着他那一直无法倾诉而如今面临恐惧却再也压抑不住的感情。

秦阳安静的听着,这样的情感并不奇怪,一个男人喜欢一个女人这事也不奇怪,为了一个女人做出背叛也同样很正常。

秦阳能够理解,但是却不代表他会原谅。 大约三十秒后,王平转过头对着秦阳打了个OK的收拾,这表明他已经追踪到了王平所在的位置。 秦阳凑到了电脑屏幕前一看,眼光露出果然如此的神色。

神原千鹤果然躲在二刀堂,而且还是二刀堂的核心区域,在这样的地方,想要进入杀死神原千鹤,显然是无比困难的。

“秦阳,你别得意!二刀堂已经知道你的身份了,你就算躲掉了他们的追捕,回到了华夏,也不代表这个事情就这么结束了,他们会追杀你到天涯海角的!”秦阳冷冷笑道:“那就不劳烦你操心了,你现在还是担心下你自己的小命吧。

”“没关系,看我们谁先死!”秦阳既然已经查明了神原千鹤的所在,便不再和他斗嘴皮子,直接挂掉了电话。

“谢了,或许后面还会要你帮忙。

”王平微笑道:“举手之劳,能够帮你也是不错的事情,毕竟在这里的日子太无聊了。

”秦阳自然知道像王平这样的人工作的枯燥,一个人成年累月的守在这里,为了预防随时发生的突发事件,他们必须每天绝大多数的时间都要呆在安全屋里,守着这个工作间,不能漏掉任何电话或者突发情况,一旦错过,代价可能便是有人丧失生命。 比如今天秦阳遇到危险,如果不是秦阳能力超强,自己突破,那关键时候王平的一个接应,便可能改变结局。

在一个枯燥的地方这么枯燥的呆着,这确实是一件平凡而艰辛的工作,支撑他们的更多是那股心中的信念,而不是每个月打到账户里的工资。

秦阳回到外面客厅,晃了晃手机:“神原千鹤躲在二刀堂。 ”司徒香眉头皱了起来,眼中有着两分厉芒闪过:“他果然把我们卖给了二刀堂……那我们现在怎么做?”秦阳笑道:“先探查下情况,再做打算,神原千鹤不可能一辈子躲在二刀堂,总归要出来的,等到他出来的时候,我们便可以对付他了。 ”蓝灵羽插口道:“只要他离开二刀堂,我可以对付他。 ”秦阳转过头笑道:“用蛊吗?”蓝灵羽笑道:“对啊,虽然对付伊藤小四郎这样的人很难,但是对付神原千鹤这样实力的人,却是非常容易的,像之前的金蜂蛊对付他完全没问题,不过金蜂蛊已经用光了,那只有用带的另外一种飞蜈蛊,剧毒无比,按照他的实力,是不可能顶得住飞蜈蛊的剧毒,只要咬上一口,他撑不到医院便会死。

”秦阳好奇的问道:“这么剧毒,那之前对付伊藤为什么不用?”蓝灵羽摇头道:“飞蜈蛊必须靠近释放,形体比金蜂蛊大得多,伊藤实力强悍,飞蜈蛊飞起的时候不可能瞒得过他,更何况飞蜈蛊一旦咬人,人马上便会产生症状,在当日那样的情况下,我如果当面使用飞蜈蛊,估计未必能毒死伊藤小四郎,但是我却肯定会暴露,肯定会被他抓住或者杀死。

”秦阳恍然:“原来如此,好吧,不管怎样,我先出去侦查,有结果再说。

”司徒香皱眉:“你一个人去吗?”秦阳笑道:“只是去侦察,一个人安全得多,现在说不得我们正被整个东京警方找寻都是有可能的,更何况,我有仿真人&6%皮&6%面&6%具,又会讲日语,可不会那么容易暴露。

”看着两人都有着失望的神色,秦阳笑道:“放心吧,你们做好准备,如果他有行动,我会通知你们的,我会让你亲自报这个仇的。

”秦阳进行了一番伪装后,悄然的离开了安全屋,悄无声息的来到了二刀堂所在的位置。 二刀堂依山而建,山门在山脚,一大片大殿楼宇则在半山腰,所有二刀堂的弟子都能在这里有自己的住处,而在山顶的位置还有一片建筑,则是属于二刀堂高层的住处。 之前定位神原千鹤的位置,他实在山顶的位置,看来二刀堂不管是否看重他,终究还是把他保护起来的,否则,他向二刀堂出卖秦阳等人,转脸却被秦阳等人所杀,这不是华丽丽打二刀堂的脸吗?秦阳自然是无法进入二刀堂的,他虽然胆子大,可以冒充伊藤的大儿子进入伊藤家安装炸弹,可是这里是二刀堂,全都是修行者,是高手,他闯入的危险性太高。

明明可以用更轻松手段搞定的事情,秦阳可不会去冒险,那是和自己性命过不去。 如果不是司徒香有心结,觉得因为她的仆人背叛导致自己等人陷入危境,想要亲自斩杀神原千鹤报仇的话,秦阳直接就提着狙击步枪来了,只要等到他冒头,直接一枪搞定,多么简单的事情。

二刀堂所在山丘已经是周围最高的地方,秦阳哪怕手里拿着军用高倍望远镜,可以看很远距离,却也没办法找到更高位置能够看到山顶的情况,唯有退而求其次,找了一个僻静而安全的地方,随手租了一间屋子,然后监视着二刀堂,等待着神原千鹤现身。 现在正是事件关键时候,尤其秦阳已经说了要取神原千鹤性命,神原千鹤又知道秦阳有狙击步枪的前提,他自然更加小心谨慎,想要刚到就看到神原千鹤下山,那基本是不可能的。

秦阳并不着急,执行任务的时候,等待目标或者猎物,很多时候都需要漫长的时间,就像是狙击手等待自己狙杀的目标,甚至可能在一个地方藏匿两三天不挪窝……秦阳已经打定主意在这耗上了。 一天过去了,山丘上虽然也有人下来,也有车来往,但是却并没有丝毫神原千鹤的身影。 晚上,秦阳在屋子里活动了一下身子,站起了身子,正准备给自己煮点东西吃然后睡觉时,二刀堂的山脚却忽然亮起了一片灯火,有人影跑动,隐约有些混乱。

秦阳快速的转动望远镜,向着那片灯火中心看去时,却发现一个穿着中山装的老者正背着双手,向着山上走去,而在他的前方,不少的二刀堂弟子正在迅速的汇聚,形成了一道人墙,挡在了那个老人前行的方向。

虽然距离相隔有些远,秦阳一时间无法看清楚这些人眼中的表情,但是从他们慌乱的动作,却能感受到一种共同的情绪。 如临大敌!这老者会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