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 情感婚姻

醉酒后的我被老总进入处女身

本站2019-07-10120人围观
简介 当她在一阵疼痛中醒来时却发觉自己在无边的黑暗中,身上重重地压着一个东西。 浓烈的酒精味让她立刻清醒了,疯了一样从床上滚下来,摸索着开了灯后却发现自己一丝不挂,而床上却躺着舒总!她顿时明白

醉酒后的我被老总进入处女身

当她在一阵疼痛中醒来时却发觉自己在无边的黑暗中,身上重重地压着一个东西。

浓烈的酒精味让她立刻清醒了,疯了一样从床上滚下来,摸索着开了灯后却发现自己一丝不挂,而床上却躺着舒总!她顿时明白发生了什么,抓起毯子裹住身体,恐惧加愤怒,还有所有梦想破灭的感觉都向她涌来。

  第二天她在宾馆里睡了一天。 说是睡,脑中却似有千万个小人儿在走来走去,打打闹闹,让她不得安宁。

她产生了强烈的幻觉,觉得一切都像是在梦里,而这个梦做的却太长太长,她想醒来。 当手机响起,看到那个名字时,顿时悲从中来,捂着被子放声大哭。

她觉得一切都完了,自己所有的梦想和追求都将因这场噩梦灰飞烟灭。

  她木然地跟随舒总坐上了回程的火车。

一路上眼神空洞,形神憔悴。 舒总很心疼,连连道歉,并一再表示自己的行为不是图一时之快,她真的是一个很特别的女孩子,相处时间越长越被她所深深吸引,他欣赏并喜欢她已有些时日了。

并表示只要她愿意会给她一些补偿,并会找机会将她提升。

她面无表情的听着。

补偿这一切用什么才能补偿钱吗职位升迁吗自己想像中的美好事业,难道是要以付出最宝贵的东西为代价来换取的吗接下去的人生,又该怎么继续一切都陷入了绝望之中。

  回去后她依旧工作着,试图用忙碌麻木自己的神经。

一回到住处那夜发生的一切便像恶魔一样缠住她,让她痛不欲生,她想到了死。 在想着以何种方式结束自己时,妈妈打来了电话。

很长时间没打电话回家了,妈妈很担心,问她是不是病了或是出什么事了。 接电话的那一刻她就快要崩溃,胸腔里憋闷得喘不过气来。

  调整成另外一种情绪,她用欢快的语气对妈妈说没事,只是最近很忙所以没顾得上打电话。

妈妈电话里一再叮嘱她要保重身体,好好工作,让爸爸妈妈以她为骄傲。

这一番话让她想了一夜,她不能死,不能让双亲的晚年在孤独和痛苦中度过。

既然死都不怕,难道就没有活着的勇气了她要活着,并且要活得更好。   又是一次全公司大会,她被提升为外地一个分公司副总。

所有人都对她表示祝贺,她心里明白,这就是舒总的所谓的补偿。

她更明白,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

在这样一个到处是看客的时代,一些模弄两可的事会被放大数倍越说越离谱。

自己只剩下站立的力气,无法再承受闲言碎语带给她的沉重压力。

会后第二天她向人事处递交了辞呈。   前后将近用了一个月的时间,辞职手续才完全办好。

当拉着行李箱从那座大楼走出来时,她只觉得内心千回百转,恍若隔世。

自己带着满腔热血走进这个公司,但造化弄人,转瞬之间却身心俱伤地离开了这个公司。 这一个月里,她没有再抬眼看过舒总一眼,虽然她觉得总有一种焦灼不安的眼神看着自己,但所有的表达歉意的方式无异于加深那道伤痕。 此时用“恨”这个字,已不能表达她对那个人的感情了。

  走进火车站,到处是熙熙攘攘的人群,有人行色匆匆,有人气定神闲。

这些人都去往哪里呢温暖的家里,或是和她一样,前往一个陌生的城市但是,他们肯定是有目的地的,而自己却不知道何去何从。 盯着  列车时刻表,她看到了一个地名,还有三个小时就可以上车赶往那个地方了。 她走到了售票处,买了那趟车的车票。   坐在侯车室,心里放心不下的,唯有父母。 打通电话,她告诉妈妈,公司临时派她到外地协助工作一段时间,近期可能不能回去看他们了,让他们保重好身体,自己忙完后就会回来。   登上火车后,听着车轮隆隆驶过铁轨的声音,她闭上了眼睛。 这一路上她都不会睁开,直到到达终点站,让她看到一个全新的世界。 而她也将把这个终点作为起点,在新的世界里得到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