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 情感婚姻

电视剧《白鹿原》中谁才是最大的逆子

本站2019-07-0820人围观
简介 陈忠实走了,却给后人留下了一部刺穿封建礼教的伟作《白鹿原》,斩获第四届茅盾文学奖,其后更是屡次被搬上了荧屏,博得了个满堂彩。 有王全安的电影版的,也有今年刚刚推出来电视剧版《白鹿原》

电视剧《白鹿原》中谁才是最大的逆子

  陈忠实走了,却给后人留下了一部刺穿封建礼教的伟作《白鹿原》,斩获第四届茅盾文学奖,其后更是屡次被搬上了荧屏,博得了个满堂彩。

有王全安的电影版的,也有今年刚刚推出来电视剧版《白鹿原》,不管是口碑也好,还是收视率硬指标也罢,应该都对得起为此片做出巨大贡献的开发者与演员们了。 笔者今天在这里想谈的其实跟是非立场无关的一家之言,有得罪人的地方还请勿怪。

  电视剧版的《白鹿原》中对主人公族长白嘉轩的描写可以说是用了最大的笔墨,但是这不是笔者重点想说的,笔者想说的在白嘉轩、鹿子霖等人的后代中谁才是最大的逆子。

  先来说,最具争议性的妇女——田小娥,她自从被父亲卖给武举人当小老婆以后,收紧了凌辱和折磨,从性欲出发,她出轨黑娃值得同情,后来黑娃出事她跟鹿子霖苟且至少是出于对黑娃的关心,但后来却是为了毁掉白孝文而主动勾引他、怂恿他抽大烟,这时候的她已经完成了从封建礼教的受害者到它的帮凶这个角色的转化了,所以有署名为李银河写的文章为田小娥之死喊冤之死,我只能善意地加了一句评论:原谅我,我就是一个封建残余。 在描写女性出轨成为很多名著的共性的情况下,我想说,如果出轨、放纵都是值得歌功颂德的事,那我们要秩序、人伦还有什么意义。

有人要抨击封建礼教吃人,你能先告诉我什么是礼教吗?你真的打算要摒弃一切秩序、人伦吗?你敢保证没有这些秩序人伦的时候你一定不会是最弱势的群体?  接下来我们说说黑娃,这个穷苦出生的农家娃,没有信仰,只有对命运不公的不服,骄傲不顺却满身都是破坏的力量。

他不接受鹿兆鹏的冰糖,不满白嘉轩的腰杆子太直,所以革命洪流来的时候,他只是想当大官、不受人欺负、改变自己的命运。

他讨厌读书,讨厌礼教,一点不嫌弃地与田小娥相爱,私奔,甚至在田小娥投入白孝文的炕上的时候他还能大度的理解,所以他身上又具备那些底层民众身上所没有的朴质,对于白鹿原来说,他不算“逆子”。   再说白孝文,一个从小就怯懦不堪的孩子,在书呆子气十足的教书匠的教育之下成了封建礼教的孱弱的维护者,但是他没有来的及将这个角色嬗变下去就成了它的首个掘墓人。 因为他看上了兄弟的女人——田小娥,变卖祖产地混日子,整天厮混在那张几乎要了他整个人生的炕。

他鬼迷心窍地恋上了田小娥,不顾世俗眼光和传统理解,可是当他想把整个日子过下去的时候才发现,那成就了自己的白鹿原的传统压得他喘不过气,那个他曾经引以为傲的传承瞬间变成了自己的催命符。

只是他没有将反抗进行到底,最终“洗心革面”重投正统的怀抱,他算是“浪子回头金不换”。   然后的然后,来说说鹿兆海,正真与百灵青梅竹马的少年,一开始幻想着要走哥哥的道路,最后却看清了理想与现实的差距,看到工农运动中一些矫枉过正的极端,退出了共产党加入了国民党。 他身上一面有着官僚思想的作祟——看看他拿着枪在岳书记面前耀武扬威就知道了,一方面又有着一个拥有革命信仰的正直军人的气节——明知道哥哥鹿兆海、嫂子百灵是共产党他还多次冒险相救你就明白了。

所以鹿兆海也不算太叛逆,他不过是一个追寻怎么创造更美好的世界又不需要大肆破坏。   说到百灵,人如其名,像百灵鸟一样活泼可爱,叛逆是她与生俱来的禀赋。

她虽然是是个女孩,而且是生长在一个大户人家,幸运的是碰上了一个开明的父亲白嘉轩。 所以她用不着像其他女孩一样裹脚,而且还可以跟男娃一样上学堂。 从小就跟鹿兆海玩耍在一起,野蛮地睡到先生的床上,害的人家几乎寻思。 本以为这样的孩子长大了会成为第二个田小娥,可是她却被自己的信仰“驯服”了——以死相逼苦苦争取上学的权利、大闹学堂、投身革命在你死我活肥肉战斗中百练成刚,最后成了她从小仰慕的鹿兆鹏的贤妻良母。 所以,百灵是一个叛出正统,又在革命的召唤下回归正统的女性,她的叛逆是“敢叫日月换新天”的大丈夫情怀。   最后,浓彩重抹地要说的是白鹿原上最大的“逆子”鹿兆鹏。

-鹿兆鹏从小就表现出过人的才能:读书常常有特立独行的见解,就那个被男女授受不亲思想严重束缚的冷先生都是在他灵机一动的刺激下才走入产房拯救了两条人命。

只不过长大以后转变的有点快了,他似乎应该天生就是一个共产主义人,一个出身于大户人家却整天心系苍生的革命者,可以说他真的是为革命、为他的信仰抛头颅洒热血呀!枪林弹雨他不畏生死,血雨腥风中他依然百折不挠,就算在革命形势一片大好的情况下都能保持不骄不躁的作风,他革的是那些腐朽的传统势力的命,救得是像黑娃、田小娥这样的劳苦大众,本来应该是完美了。

但是他的爱情婚姻观暴露想他这样的革命者的问题所在:他心里有一个章子君,家里又给他娶了一房冷秋月,最后却跟百灵在一起。 这里我们不能不提一下所有电视剧中的主角光环—只要你是主角,就会有很多异性不可思议、不问是非、死心塌地地爱你。 悲剧就从这儿来了,遇上鹿兆鹏这样一个木讷无趣的人,冷秋月不是“回头是岸”而是“以死明志”,为什么你们口口声声都批判封建余孽最后还要让这样的悲剧反复上演呢?最令人气愤的是,面对自己的“发妻”自杀一事,鹿兆鹏的反应居然是优哉游哉地吃着他的新欢百灵煮的面,毫无感情地说道:“吊死冷秋月的不是那根吊绳,杀死田小娥的不是鹿三,是什么,你知道!”他轻描淡写的语气仿佛冷秋月的死自己完全可以置身事外似得,可见鹿兆鹏已经不只是一个“逆子”了,而且还是一个革掉了人性的无情之人了。 成大事者不拘小节,冷酷无情一点我们是可以理解的,但是这种泯灭良知的事还是越少越好。   电视剧《白鹿原》中其他的人物形象设置的也很成功,但是已经不是笔者探讨的话题了。

邓先生曾经说过,世界是我们的,也是你们的,但终究是你们的;梁先生也曾说过,少年强则中国强。 所以,勇敢的面对真实的自己,去跟腐朽陈腐的传承、体制干吧,让“孝子贤孙”见鬼去吧,我的人生我做主,年轻就要活出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