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 情感婚姻

第一百九十七回 不忧来救沧狼行最新章节

本站2019-07-0669人围观
简介 这下子李沧行又没话说了:“这……。 ”陆炳的话就象连珠炮一样,接连不断:“而且我只是安排了克林去除掉林凤仙罢了,巫山派本就是绿林土匪,横行江南七省,朝廷不去剿匪,那要我们这些公门之人做什

第一百九十七回 不忧来救沧狼行最新章节

这下子李沧行又没话说了:“这……。

”陆炳的话就象连珠炮一样,接连不断:“而且我只是安排了克林去除掉林凤仙罢了,巫山派本就是绿林土匪,横行江南七省,朝廷不去剿匪,那要我们这些公门之人做什么?”李沧行突然抓到了陆炳话里的漏洞,双眼一亮:“就算你说的有道理,那为什么早不剿,晚不剿,非要在我们正邪决战前剿?你分明就是存心不良,想害我们天下正道。 ”陆炳笑着摇了摇头:“李沧行,你当日也亲历了落月峡一战,你觉得就算不被巫山派从背后突击,你们正派联军就能打得赢?”“老实说冷天雄的表现让我也吃了一惊,这家伙够狠够毒,当日即使是我指挥你们正派联军,恐怕也只能稍减损失罢了,想打赢是不可能的。

早知如此,我就不用费事安排巫山派去配合魔教了。 ”李沧行知道不能继续跟他继续这个问题,换了个话题:“那白驼山庄远在西域,没有招你惹你,为何要对他们下这么重的毒手。

”陆炳的眼中杀机一现:“拒绝我的邀请,还向天下公开我们的计划,就是这结果。

”李沧行突然心中一动:“不对,你既然有这样的本事可以一夜之间灭了白驼山庄,又怎么会任由欧阳庄主向全天下公开你们的阴谋?从欧阳庄主发英雄贴的举动,你就应该知道他不可能和你们合作了。 陆大人,你能给我一个解释吗。 ”陆炳先是一愣,然后笑了起来:“呵呵,李沧行,我真的是越来越喜欢你了,江湖人士我见得太多,没几个能象你这样有有头脑,看来我一路跟着你,还真没看错人。

好吧。

作为对你这智慧的回报,我今天就破例告诉你一些内情。 我是故意让欧阳可公开我们的计划,然后再灭了他的。

”李沧行沉声问道:“我在等你的解释。 ”陆炳依然潇洒地负手而立,踱起步来:“第一,我可以让天下各派人人自危,知道内部有可能有我们的势力,开始内查,这样他们就无力开展对我们的报复,也不会有精力去搞什么联合。

我对我们的人有信心,他们没这么容易暴露。

”李沧行虽然很想听第二。 但还是忍不住开口道:“陆大人过于自信了吧。

比如火练子不就是被我们排查出来了么?”陆炳神色平静:“你们知道了也没用。 刚才你们自己都说,只能先把凶手推到火松子头上,以后再慢慢对付火练子。

但你们太低估了我们的实力了,三清观已经落入我的掌控。

无论是揭穿火练子的身份,还是想回来刺杀他,你们都不可能做到了。 ”火华子听了以后先是默然不语,然后缓缓地开口说道:“……也许吧,不过你护得了火练子一时,护得了他一世么?我可以忍十年,二十年,你总有罩不了他的时候。

”陆炳向火华子竖起了大姆指:“好,年轻人就要有这种狠劲。

火华子,你今天终于能让我刮目相看了一次。

呵呵。 ”李沧行冷冷地提醒陆炳:“别罗嗦,你只说了第一条。

”陆炳继续踱起步来:“第二,白驼山庄地处西域,世代与鞑子都有联系。

甚至可以说是鞑子在西域的一个同盟,我就是要敲山震虎,向这些草原的强盗显示一下我们的实力,让他们不敢对我大明有非分之想。 ”李沧行不以为然地骂了一句:“哼,我看你们才是强盗,人家至少没有象你们一样杀人放火。 ”陆炳的表情突然变得凝重起来,他停下脚步,正色道:“年轻人,你们如果这辈子有机会到北方的边关上去看看,呆上一年半载的就会明白我今天的话了。

”李沧行也听说过草原民族剽悍凶残,几乎年年侵犯边关,所过之处如蝗虫过境,一路烧杀抢掠的事,一时也对陆炳的话无从反驳。 陆炳这回也不踱步了,直视李沧行的双眼:“第三,现在不能跟你们说,不过如果你们肯加入我们锦衣卫,我会考虑告诉你们。

”“少拿话诳人了,我看你根本就没有这第三,故意忽悠我们的。

”火华子恨声道。

陆炳笑声中透出一股轻蔑:“呵呵,火华子,你觉得以我的身份有必要做这种事吗?太小看陆某了吧。

”“你以为你是个什么东西,一个躲在阴暗处只会使阴谋诡计,制造冲突,残害忠良的特务头子罢了,今天我就要为天下人除害,为我师父报仇!”火华子越说越激动,杀父仇人就在眼前,他无法保持冷静,一下子就要冲出去,却被李沧行死命抱住。

李沧行等火华子安静下来后,转向了陆炳:“陆大人,听你的话我差不多能知道你的想法和目的了,要不我们打个赌吧。

”陆炳有些意外,然后一下子来了兴趣:“哦,有意思,你想赌什么?”李沧行笑了笑:“我现在就说出你放过欧阳庄主的真正原因,你今天放过我们,三年之内不得向我们出手,即使我们破坏你在别派的卧底,你也不能加害我们,如何?”陆炳抱臂而立,听到这话后,突然笑了起来:“呵呵,这条件比较有意思,我接受。

不过如果你说错了,你要加入我们锦衣卫,火华子肯不肯来我无所谓,我只在意你李沧行。

放心,你要是肯来,我会让你娶到你朝思暮想的小师妹的,而且我不强迫她也加入。 你敢赌么?”李沧行没有理会一旁火华子不断使的眼色,不假思索地说道:“没问题。 ”陆炳的眼睛一动不动地盯着李沧行的嘴:“那你说吧,我倒想看看,你究竟有多聪明。 ”李沧行笑了笑,看着陆炳,平静地说道:“陆大人,你是养寇自重吧。

”陆炳死死地盯着李沧行,眼珠子都没有转一下,李沧行和火华子突然感觉到了空气中强烈的杀气,耳边传来陆炳钢铁一样铿锵的声音:“说下去。 ”李沧行挺直了腰,一字一顿地说道:“陆大人毕竟不是当今皇上,只不过是鹰犬罢了,鸟尽弓藏,兔死狗烹的道理应该比我懂,就算你们是一奶同胞,但在权力面前,连亲情都不算什么,更不用说你们的这种友谊。 ”“继续说!”随着陆炳冷冷的声音,李沧行发现陆炳的手已经按在了刀柄上。

李沧行知道自己说到陆炳的心坎了,心中一阵激动:“你如果真的把江湖上的门派都消灭了,那你也没了利用价值,陆大人本事通天,想必当今圣上也深为忌惮,不可能对你无保留地信任。 ”“如果我是圣上,就凭您这双一里外能听到密室交谈的耳朵,我也不可能对你放心。 你若是起了反心,皇宫大内也不再安全喽。 ”陆炳突然叫了起来,呼吸也变得有点急促:“住口,当今圣上何等圣明,陆某对他只有仰望的份,于公于私都不会有二心。

”李沧行心中暗喜,他原来也只是死马当活马医的急中生智之举,他原本打定了主意,先让火华子脱身,再寻机自杀,死也不会加入锦衣卫。 没想到真的说中陆炳的心思了。

这下子李沧行信心百倍,越说越有气势:“陆大人好象有点激动了呢,用不着对着我们两个无名小卒子表忠心。 没这必要!”“言归正传,圣上需要你去铲平江湖上可能会给他造成威胁的势力,而你陆大人正是执行这项计划的最佳人选。 ”“不过如果你的计划太成功,所有的门派都被你铲除消灭了,那你们锦衣卫这个庞大的组织又熟悉各种权力斗争,擅长阴谋诡计,就自然成了皇帝眼中最大的钉子,到时候你陆大人恐怕好日子就要到头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