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 情感婚姻

第九百九十六章 树大招风(第7章)至尊特工最新章节

本站2019-07-0462人围观
简介 秦阳答应了郑俪走一趟,坐在旁边的柳赋语也松了一口气。 和秦阳打了这么多交道,柳赋语其实内心里也觉得秦阳这个人真的不错,她也不想师傅和秦阳发生冲突。 如果能顺利的化解两个宗门之间的矛

第九百九十六章 树大招风(第7章)至尊特工最新章节

秦阳答应了郑俪走一趟,坐在旁边的柳赋语也松了一口气。 和秦阳打了这么多交道,柳赋语其实内心里也觉得秦阳这个人真的不错,她也不想师傅和秦阳发生冲突。 如果能顺利的化解两个宗门之间的矛盾,那也是柳赋语乐于看见的事情。

事情谈完,气氛也变得轻松起来,一顿饭吃得颇为融洽。

分开的时候,秦阳和郑俪定好了时间,三天以后启程前往水月宗。 郑俪师徒离开后,秦阳拨通了莫羽的电话。

“师傅,我答应跟郑宗主去水月宗了……”莫羽听完秦阳的讲述,笑道:“行,既然郑宗主保证你的安全,你就去看看吧,去见一见吴长老,听听她怎么说。

”秦阳嗯了一声:“我也是这样想的,这事终究这么吊着也不是个事,而且看起来那位吴长老根本就没有善罢甘休的意思,连郑宗主都被赶出来办事了,想来是不达目的不罢休了。 ”稍微停了一下,秦阳嘿嘿笑道:“师傅,我这可是为师门鞠躬尽瘁,要是我身陷水月宗,你和师公可要记得来救我啊。 ”莫羽被秦阳的话给逗乐了:“你要是真的被困在水月宗了,我给叶西东打电话,让他捞你去,水月宗可以不给我面子,可不敢不给叶西东面子。

”秦阳嘿嘿一笑:“师傅和我想的一样啊,也是因为有这层关系,我才敢去,不然去了真被关在那里,可是叫天不灵叫地不应。

”莫羽呵呵笑道:“一直关在那?你准备在那给水月宗当上门女婿吗?”秦阳脸色顿时一僵,话这么说也行?“师傅,你这样太不厚道了。 ”莫羽呵呵笑道:“别的人不说,我看柳赋语和你现在关系不也挺好的吗,柳赋语虽然比你大几岁,但是人也漂亮,又是大成境高手,和你也挺般配的……”秦阳很是无语:“师傅,这都哪儿和哪儿啊。 ”莫羽哈哈一笑,继续调侃秦阳:“我们隐门和水月宗一直都有矛盾,你是下任的隐门宗主,柳赋语不出意外的话也会是水月宗下任宗主,如果你们在一起的话,还有什么宗门矛盾不能解决呢。

”“呵呵……”面对师傅莫羽的调侃,秦阳除了呵呵,也不知道回答什么了。 “好啦,反正你放心的去吧。

”莫羽也不再调侃秦阳,笑道:“玩笑不开了,没事的,你去吧,保持联系就行。

”秦阳嗯了一声:“好。

”正准备挂电话的时候,秦阳忽然想起师公苗剑宫,问道:“师傅,要不要和师公先说一声?”莫羽嘿嘿一笑:“反正是你去,你自己决定要不要说,不过我个人建议你最好别说,否则的话,你师公肯定让你别去,说不定下一次直接关机跑路了,联系不上了。

”秦阳一想也对,顿时也嘿嘿一笑:“行,那我先去水月宗探探情况,等情况明了了我再给师公打电话,成不成都是一扳手的买卖!”莫羽笑道:“行,你自己安排,这事我可是什么都不知情啊。

”秦阳对这个撇掉责任的师傅也是没办法,不过他也很清楚,这不是师傅的性格,他这么说只是因为这事牵涉到他的师傅,也就是自己的师公苗剑宫,作为苗剑宫的弟子,他显然是没什么发言权,也不方便做什么事情的。

在这件事情上,莫羽和郑俪是一样的,莫羽没办法干扰苗剑宫的决定,而郑俪也没办法反驳吴长老的决定,所以莫羽选择了装聋作哑,让秦阳自己和苗剑宫去沟通。

苗剑宫虽然选择了莫羽作为传人,但是因为陆丰年的事情,苗剑宫心中其实是有个梗的,再加上莫羽没有天赋学习苗剑宫的绝学瞳术,这让苗剑宫对莫羽这个弟子有着几分疏离,这也是苗剑宫能够在莫羽学成之后直接消失不再管莫羽的原因。 莫羽无法修行瞳术,但是莫羽的弟子秦阳却拥有着无人能及的瞳术天赋,苗剑宫对秦阳这个徒孙因此无比的重视,在某种程度上似乎超过了对莫羽的重视。 正因为此,莫羽才决定置身事外,让秦阳直接和苗剑宫联系这件事情,就算苗剑宫有怨言,或者说不爽,但是对象是秦阳的话,就算苗剑宫有什么怒火或者抱怨,想来结果也不会太严重。 “好!”第二天中午,秦阳约了韩青青母女一起吃午饭,并且将一份新的合约交给了韩青青。 之前韩青青母女占据飓风研究所20%的股份,秦阳为了控股,左昊静以及韩青青便将自己手里的股份全部转给了秦阳,秦阳答应他们等控股之后会按注资之后重新估算股份比例,将股份还给她们。

秦阳并没有亏待韩青青,注资稀释之后,她们的20%比例最多还有7%左右,但是秦阳给的合同是10%,算是凑了个整数。

虽然只是10%的股份,但是也值四五千万,算下来,韩青青倒是瞬间变成了小富婆。

韩青青原本想拒绝,但是秦阳态度很坚持,韩青青拗不过秦阳,也只有把这合同给签了。

搞定了这件事情后,秦阳安心的宅了两天,便和郑俪、柳赋语一起前往水月宗。 在秦阳的心中,水月宗作为隐世宗门,想必也是隐藏在深山的连绵大宅,豪华有档次,但是当秦阳真抵达水月宗的时候,眼光却有些发直。 连绵是没错了,但是却不是大宅,而是非常普通的农家宅院,层层叠叠一大片,位于一片坚硬的岩石大山的山腰,位于半空之中,这片宅院的前方便是一片深渊,光从这一点来看却还是有着几分世外宗门的飘逸出尘。 “这里就是水月宗?”柳赋语转头看了一眼表情诧异的秦阳:“是的,怎么,很惊讶吗?”秦阳眼光左右扫了几眼,摸了摸鼻子:“果然是隐世宗门,这个地方确实很清净。

”柳赋语撇了撇嘴:“你是想说简陋吧?”秦阳也没否认,笑道:“虽然这个地方便宜了一点,但是水月宗应该也不差钱吧,宗门在此,怎么也得修建得大气档次一点吧?”郑俪转过头,平静的回复了一句:“树大招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