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 情感婚姻

我失身于酒后床上 难堪被迫做客户情人

本站2019-08-1197人围观
简介 我失身于酒后床上难堪被迫做客户情人前言摘录::临苏珊(化名)的丈夫贺强(化名)因经济犯罪而入狱,苦等丈夫归来时,临苏珊结识了冯海(化名)。 越轨之后,冯海对临苏珊纠缠不休,无奈临苏珊只好

我失身于酒后床上 难堪被迫做客户情人

我失身于酒后床上难堪被迫做客户情人前言摘录::临苏珊(化名)的丈夫贺强(化名)因经济犯罪而入狱,苦等丈夫归来时,临苏珊结识了冯海(化名)。 越轨之后,冯海对临苏珊纠缠不休,无奈临苏珊只好和贺强离了婚。 临苏珊以为和冯海在一起会过上幸福的生活,谁知冯海不但用经济控制着她,还对她百般虐待,甚至一直没给她名分……  不料发生了想不到的事情:丈夫入狱  我决心等他回来  我生在泰安,但从小却在市北区的姥姥家长大,所以至今我还说着一口青岛话。

高中毕业时,我因几分之差与大学无缘,于是就到了泰安一家加油站工作。

1994年,我与男友贺强结了婚,第二年有了女儿。 贺强原是一家大公司的业务员,几年后被提升为总经理助理。   1999年初,贺强被牵进一桩经济案,尽管我给他请了最好的律师,但他还是被判了6年有期徒刑。 接到判决通知书那天,我一下子晕倒在地。 在家人的劝解和安慰下,我坚强地挑起了家庭的重担。

那时我心里惟一的念头就是:好好操持这个家,等贺强回来。   赚钱心切  我相信了陌生人  2002年10月的一天,我正值班,一位40岁上下的男人来加油,我一听他有那么重的青岛口音,顿时觉得很亲切。

他说自己名叫冯海,是青岛某公司驻泰安办事处经理,等公司在当地招业务员时,他一定帮我推荐。

我赚钱心切,当即就给了他电话号。   几天后冯海约我吃饭,我以为是谈工作,就赴了约,结果他却和我聊起了生活。 得知我的不幸遭遇后,他深表同情,说愿意帮我渡过难关。 从那以后,冯海把关心伸向我生活的每个角落,让我想拒绝都不行。

渐渐地,我对这个大哥哥产生了某种依恋,但他始终无法取代贺强在我心中的地位。

  酒醉失身  我忍痛丢掉婚姻  2003年3月的一天,冯海给我过生日,酒醉后他送我回家,谁知他竟把我带到了他的住处,强行占有了我。

冯海说他非常爱我,如果我愿意,他立刻回家和老婆离婚。

当时我也觉得自己再也没有资格爱贺强了,冯海让我提出离婚,我说再有几个月贺强就要提前出狱了,还是等他回来吧。

  2002年7月,贺强出狱了。 欢迎宴上,亲人都非常高兴,只有我满腹心事。

后来,冯海经常往我家打电话,威胁我和贺强,说我们再住在一起他就不客气。 事情在亲友间闹得沸沸扬场,我想如果这样下去,谁都过不好,那就牺牲我一个人,让其他人都安生吧。

就这样,我忍痛和贺强离了婚。

  遭受虐待  他一直没有离婚[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