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 情感婚姻

一季清秋,能否换心一份素然

本站2019-09-05111人围观
简介 一季的清秋,素心安然。 行进在低温的季节,请允许我拾起时光的碎片,为心披一袭梦的衣裳,浅笑嫣然,情深款款的走向下一个路口,盼一世凝眸,于心素然。 独孤。 清枫[一]虽已十月仲

一季清秋,能否换心一份素然

一季的清秋,素心安然。

行进在低温的季节,请允许我拾起时光的碎片,为心披一袭梦的衣裳,浅笑嫣然,情深款款的走向下一个路口,盼一世凝眸,于心素然。

独孤。 清枫[一]虽已十月仲秋,却依旧流金灿烂,目光尽处揽尽所有的丰盈润泽,心间铺满浅浅的温柔,不易察觉的笑在嘴角氲散,薄凉的心顿感一份贴心与安暖。 季节悄然生长,云水的,风月的传说,红尘深处的眷恋,在如水静谧的心灵开出洁白的花朵,苍白,柔软,心疼得叫人落泪。

清灯孤伴,冷月浅照,依然孤单地行走冰冷地凝望,才发现,这孤独一直沉重地背负,不舍离开。 很想在这深情满溢的季节,抒写秋水长天的风景,将心涂满缤纷的色彩。 很想在这片深遂高远的天空,寻觅自己的前世今生,怎样的跌撞换来这一身的孤绝。

很想在掌心画一个永远,拽紧拳头,就不会消失,掂起脚尖,想要触摸的边角。 擦亮双眼,只想把忧伤看得清楚。 心的呼唤,抵不了那一汪沉寂的心湖,纵是深情漫天,纵是苦海无边,只能小心翼翼地遮挡着,安抚着,任其轻轻柔柔将心事滤尽,而后悄悄地藏匿。 这个世界,注定染上尘埃。

很多时候,面对四周的纷繁芜杂,不愿有哪怕一字的表达,更不愿多看一眼,索性转过身闭上眼,让心随匆忙的时光静走。

相信,流年的伤能教会看清所有的真实,而后将一切完美地呈现。 红尘,我是如此明白,而又有谁会悉心地浇灌,让寂寞凝成素洁的冰凌,晶莹透亮琉璃若花?用尽所有的力气,拥抱一世的寒凉,想要证明自己仅存的温度。

却奈何,耗尽所有,冷到极致,将旷世的忧伤再次冻结。

抬望天,望不穿的空寂,虽安静,却带着致命的伤,醒目,深长,织就一个疮痍的世界,破败凌乱。 端祥着掌心纵横交错的纹路,勘不破的幽秘,任深藏的玄妙在心中张牙舞爪般图腾,轻吟着一生的痴念。 幸福,是否真的只能在远方?想要接近,却愈走愈远,想要触摸,却总隔着距离。

[二]风过眉梢,才觉天气是真的转凉。 摇曳的枝头,一方小小的明艳抢尽一季的繁华,低语着风景这边独好。

天边,一片残阳如血,张扬,妖娆,美到极致,亦美到心痛。 用执意的目光,看它一点点下坠,转淡,最终被暮色吞没。

这华美的谢幕里,是否也会有心碎的哭泣忧伤的告别?明天的你,又该以怎样的姿态继续演绎这光鲜的华丽?躺在碧青碧青的草地,将肢体尽情舒展,心与天空无碍对峙,谁比谁空灵?谁比谁简单?双眼,透过疏密相间的枝叶,看天空写满忧郁的蓝,浸满温柔的泪滴,透着唯美的忧伤。 天空,飞鸟盘旋。

头顶,蝶舞翩跹。 身边,黄叶飘飞。

秋风,用尽所有的能量,掠过寸寸心田幽幽草地,亲吻着眼角眉梢,抚过单薄的身体。

闭上眼,将身心转身于空灵的遐想,想像着可以乘风而去,不问去处,只想断了这红尘。 不知何时,月上柳梢头,在身边洒下斑驳的投影,或朦胧或清晰,串起那些美丽的曾经,回味久久。

只是,疏离的人早已无法共醉一个黄昏,携手并肩的温馨,顾盼馨柔的目光,低吟浅诉的呢喃,搁浅在那些回不去的华年。

指尖的韵律,谱成千古的梵唱,一次次提醒那不眠的孤寂。 字字珠玑,句句浓情,永远写不够曾经给过的好历过的美,也述不完这些永远断断续续无法完整的。 只能,耗尽一生的韶光,温暖梦境的荒凉。 车轮急驰碾过,飞扬的尘土荡起迷蒙一片,不敢挪步,想要看那漫天飞卷的尘埃如何从容落定,或跌落于地面,或停留在树梢,抑或栖息于屋顶。 终是肉眼凡胎,看不清它停驻的姿势,也无从知晓它停泊的地点。

而不禁远走的思绪,已飘飘摇摇,难以收回。 流年清浅,岁月妖娆,点滴的梦想一直长在心上,听花开的声音,听叶落的惆怅,不甘心冷却、破灭。

[三]温情一季,走得再从容铿锵,总踏出心音沉沉,免不了凋零的宿命。 洁白的浪花,欢快地一层层涌来,轻拍着身体,再慢慢退却,重新起程。 在这周而复始永不知疲倦的汹涌澎湃里,有着无法阻挡的勇气,一次次破碎,又一次次凝聚,看不到破灭的阴影,而希望生生不息。

掬一捧沙,就如握住满满的温软与安心,只是,越是紧握,越是流泄得干净。 太喜欢这静静流动的感觉,反反复复地捧起,又欣喜地看它悠然泄漏于指缝,在空中随风舞动,流动成美丽的弧线,而后洒落在趾尖,温柔的触碰撩拨浅浅的痒,让人不禁笑出了声。 沙滩上,有着水天相接的壮阔,人头攒动,笑声串串,笑脸盈盈。

大人小孩在水里追着跑着嬉闹着,不时随着层层的浪花蹦起老高,人性原始的本真真切流露。 有的无限舒展地躺在沙滩上,感受阳光的轻洒浪花的轻抚,很是享受。 的画面在眼前简单地呈现,幸福也许真的可能?此时,风是自由的,云是飘忽的,天无际空灵,花俏立枝头,闭上眼,只想让这感觉在心间停驻久久。 而心,总感到一种无望的漂泊,因为不安全,所以从不确定。

一生辛苦,一世追逐,只因不想错过,于是执着,于是逞强,于是想要坚持到最后,看风生水起的传说。 只是最后的最后,仍是错过。

当岁月磨光所有的棱角,只愿感知丁点的安心,不求快乐,只愿无忧,不求美丽,只求简单,只想走得坦然,睡得沉静。

永远不解,一腔执念可以穿越千年,一生夙愿实现得如此艰难。

将回忆熬成伤口,用等待串起遥远的承诺,而未来只能用想象去触及,用一生的叹息走完,不问是喜是悲,不问残缺或是圆满。

该如何解释这沉默背后的心酸?该怎样悟透多年跌撞的苦旅?如若可以,的行囊里是否可以淡了沧桑醉了流年,前方会有另一番风景?[四]放眼满世界寂寞的气息,红尘的尽头,踏出凌乱的步履,谁能走完?身边落红无数,片片枫红正飘飘洒洒飞扬着相思缕缕,幽密而深沉,桎梏前行的脚步。

伸手,想要挽住这相思旖旎。 却发现,手冰冷地颤抖,心莫名地微疼。

也许,清苦的心承载不了这相思如麻。

也许,害怕这冰冷会凉了这相思。 谁是谁隔世空离的痴心守望?摊开掌心,努力描摹着幸福的轮廓,握紧,才发现全是空洞的荒凉。 双眸凝霜,如一场千年的冰封,遇不到那一汪深蓝色的海,于是积聚着心碎的温度,坚如磐石。

想要绽放的心,满心期待,却无奈夭折。

对镜凝思,苍白的容颜,盖不住的落寞,空洞的眼神,掩不住的心痛。

韶华易逝,容颜静老,留不住青春,唤不回凝眸,只能游走于旧时光,看曾经的笑靥如花,感曾经的情深缱绻,似曾相识燕归来,辗转的心事在低低的尘埃里开出素雅的白花,泛起清香阵阵。

左手幸福,右手孤单,染了指尖,湿了流年,微笑着流泪,流泪到释然。

再痛都告诉自己,失去不可惜,生命中总会有那难觅的一米阳光,将寂寞融化,把心捂热。

摒住呼吸,用苍凉的手势告别身后凋零的时光,从此天涯陌路,孤影痴狂。 时光的荒野里,将身心放逐流浪,竟有着信马由缰的惬意与自然,渐渐迷恋,却不会迷失。

寂寞沙洲上,将一生的苦旅尝遍,心中升起置之死地而后生的无畏与坦然,虽然艰难,却不曾退后。 轻倚窗棂,秋风绵绵,闲花落地,流水孤寂,一袭轻寒从肩胛悄然升起。

窗外的风景,全是别离的姿势,少了绿肥红瘦的丰润斑斓,将季节的浅伤轻轻拥裹,不让泛滥。 窗内的人,继续着无边的落寞,似有若无的期待,丁香般的愁怨,在这个季节无羁流浪,等待下一个花期。 一季清秋,素心安然。

低温的季节,请允许拾起时光的碎片,披一袭梦的衣裳,浅笑嫣然,情深款款,走向下一个路口,盼一世凝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