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 情感婚姻

1454,王总,你……你睡了吗?重生之俗人一枚最新章节

本站2019-07-04122人围观
简介 阳哥已经进房间休息去了。 我拿着阳哥给我的房门钥匙,站在王总的房门前,踟蹰不前,犹豫不决。 王总他已经睡了么?要是真睡了倒好,万一没睡,发现进来的是我,那他将怎么看待我?会不会认为

1454,王总,你……你睡了吗?重生之俗人一枚最新章节

阳哥已经进房间休息去了。 我拿着阳哥给我的房门钥匙,站在王总的房门前,踟蹰不前,犹豫不决。

王总他已经睡了么?要是真睡了倒好,万一没睡,发现进来的是我,那他将怎么看待我?会不会认为我心术不正,不知廉耻,对他有什么企图?又或者,他会不会对我产生某种想法?白天的他虽然温文尔雅,成熟稳重,但现在毕竟是夜深人静的晚上啊!而且还是我主动进他的房间,他会不会将此看成是某种暗示呢?各种念头在我的脑海中窜来窜去,让我患得患失,一方面既担心王总对我有什么的误会,另一方面又害怕弄巧成拙,弄假成真,让王总对我产生一些不该有的想法。

事到临头,我才知道,要把想法变成行动,是一件多么困难的事。

而且,我多少有些后悔了,后悔自己的多管闲事。

阳哥既然要睡车上就让他睡好了,仅仅一个晚上,想必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 我却依然在王总的房门口走来走去。

幸好现在是阒无人声的深夜,周围看不到一个人,不然,我怕是连在王总门口逡巡徘徊的勇气都鼓不起来。 我又看了一下手机,手机上显示的时间已经是凌晨的一点。 不能再等了。

不然,晚上没休息好的我明天肯定会有黑眼圈,到时候让阳哥看到后有了什么误会,我还真是没脸见他。

我深吸两口气,拿着钥匙,将钥匙插进锁孔,轻轻的旋转。 门应手而开。 屋内一片漆黑,简直伸手不见五指。

我也不敢开灯,怕惊醒可能已经入睡的王总。 好在房间的格局和我住的那个单间大同小异,让我能够摸着墙壁慢慢的朝前面的房间走去。

一两分钟后,我来到了房间。 眼睛已经开始适应房间的黑暗,能够模模糊糊的看到床,桌子和沙发的轮廓。

床有两张,前面的一张靠窗,后面的一张临近卫生间。

阳哥告诉我,他睡的床便是后面这张临近卫生间的。

我没立刻上床,而是静静的站在靠窗的墙壁观察了一阵。

暗黑的屋子内安安静静,靠窗的那个隆起的床铺也安安静静,昭示着床铺下的那个人已经进入了甜美的梦乡。

于是,我松了口气,蹑手蹑脚的走到床边,轻轻的坐下,缓慢的掀开被子,然后像一只狐狸一般“嗖”地一下躺了进去。

就这么一个简单的动作,当我躺进被窝的时候,我发现不论是我的手心,后背还是脸蛋,都紧张得出了一层密密的细汗。 这是我这辈子除了大学男友外第一次和一个“陌生”男人同睡一屋,其中的紧张和忧虑可想而知。

一方面担心我和阳哥李代桃僵,狸猫换太子的做法被揭穿,然后我自己被误会我的王总小瞧、轻看;另一方面也极其害怕睡在隔壁的那个男人突然暴起,然后强行和我发生关系。 而王总,他如果真要强行和我那个,我又该怎么办呢?大呼小叫,誓死不从?或者进行激烈的无声的反抗?还是先反抗一阵,在抗不过之后,就破罐子破摔的顺从了他?亦或是不做反抗,任其为所欲为?我被我最后的一个想法吓了一跳,继而在心头狠狠的批判自己:“夏雪啊夏雪,你要矜持,要有廉耻——不,光矜持还不行,你要反抗,以最坚决的态度,最明确无误的动作跟他说不!“呀呀呀,夏雪啊夏雪,你一天到晚到底在想些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哦?你真是不知羞,真是无可救药!你要记住你和陈子阳换房的初衷:是为了让他休息好,是为了安全第一,不出事故,而非你乱七八糟想的那些东西!王总那么好,那么绅士,那么有才华的一个人,却被你想象成什么人了?人家想要女友,哪怕是女人,以人家现在的名气,地位和财富,投怀送抱的年轻女人不知道有多少!需要对你用强么?还誓死反抗?还抵死不从?你搞笑哦!”如此的一番胡思乱想,刚才的那番自我嘲弄和自我批判过后,我吃惊的发现,刚才的紧张也好,还是忧虑也罢,全都不翼而飞。

心整个安定了下来,或者不能叫做安定,确切的说是有点淡淡的失落,有种说不清楚的懊恼,仿佛自己成了一个低贱的,没人要的可怜虫!而这个实质上的,在别人眼里一文不值的可怜虫,却在那里忧心匆匆,患得患失的担心一位大名人,大富翁会对自己会有什么企图,不轨,你说可笑不可笑?这种失落,懊恼,开始像发酵一般越演越烈,越来越浓。 心头有股气,莫名的气,气自己,而后便开始自哀自怜,感觉自己固然在阳哥,强哥,在一帮中国留学生,甚至在老外面前颇受欢迎,被他们追逐和追求,但在真正的大人物面前,却是可有可无,什么都不是。 “自己真的那么可怜吗?真的什么都不是吗?如果现在王总他知道跟他同睡一屋的不是陈子阳,而是我,那他……他会有什么反应呢?“是平平淡淡,满不在乎的说一声:‘噢,原来你们换房价了么?那就睡吧!’之后,恍然无人,像什么事情都没发生似的翻身继续睡去?“还是感觉吃惊,意外,然后心头开始不平静,开始重新翻来覆去,开始在心头产生某种‘不正确’的,‘不该有’的想法?”那种想知道旁边男人反应的念头一旦冒了出来,便开始不受控制的在心头疯狂的滋长,它让我的整个身体都禁不住颤抖起来。

我感觉自己真的要疯了,自己本应该什么都不想,也不应该想的好好睡觉,然后明天一早神不知鬼不觉的起来和阳哥换回来的啊!这才是一个正直,坦荡,地道的女孩应该有的想法啊!然而,心头住着的那个魔鬼却弓丨诱我,让我起来把身边的男人叫醒,看看他的反应以此检验一下自己的魅力。 “你不是什么都不是的,夏雪!”心头的那个魔鬼说,“你是很有魅力的一个女孩儿,漂亮,身材好,走在路上,好多男人都会情不自禁的把他们的目光朝你身上瞟。

你若不信,就找个借口把旁边的男人给叫醒吧,看他会不会无动于衷,像个木头一样,看他会不会‘禽兽不如’!你大可试一试!”身体的颤粟越演越烈,简直就跟打摆子无异。

魔鬼的声音也越来越大,越来越具有惊心动魄的说服力:“起来吧,夏雪,起来把王总唤醒吧。

你不是在检验自己的魅力,更不是在弓丨诱他,而是在当一个诚实的孩子!“是的,你应该诚实的告诉他,为了他和陈子阳都能安详入睡,你大公无私,替人着想的和陈子阳换了床。 “但是,这中间的交换,不应该偷偷摸摸的进行,应该让作为老板的他知晓!“是的,你应该让他知晓!起来把,想办法把他叫醒,然后告诉他!”疯了,疯了,今天晚上,我一定是疯了!我在心头叫嚣着,而后吃惊的发现,我已经无法控制自己的手脚了,手开始掀开被子,身体开始缓慢的起身,脚自动的穿上拖鞋,然后一步一步的挪到王总的跟前,身体慢慢的蹲在床边,喉咙处的声带以一种颤抖的嗓音出声:“王总,你……你睡了吗?是……是我,夏……夏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