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 情感婚姻

我早早“渴爱”却受伤

本站2019-08-16111人围观
简介 我早早渴爱却受伤我六岁那年跟小伙伴玩沙子,回家晚了,父亲逼我把鞋子里的黄沙倒出来吃掉,我很害怕,当真要吃沙子,祖母赶过来求情……母亲是好人,但太节俭,从来不给我穿好

我早早“渴爱”却受伤

我早早渴爱却受伤我六岁那年跟小伙伴玩沙子,回家晚了,父亲逼我把鞋子里的黄沙倒出来吃掉,我很害怕,当真要吃沙子,祖母赶过来求情……母亲是好人,但太节俭,从来不给我穿好看的衣服。 花语插了一句:我现在给我的孩子最好的教育和生活条件。

说完眼圈就红了。 在这种环境下长大,我很自卑,也很渴望爱。

初中时我单恋一个高两级的男生,还把感受写进日记。 谁知父亲翻出日记本,闹到了学校。

在那个年代,早恋还是新事物,这场风波搞得我在学校几乎无法做人。

越被孤立,我就越渴望被关心。

只要别人对我有一点点好,我就敞开心扉。 高一时,我真的跟同班一个男生好上了,不过是拉拉手、散散步,但还是惹人侧目。 虽然我学习一向不错,还考过全年级第一,班主任依然把我的座位调到最后一排,像二等公民。

我顶着压力和对方相好,没想到高三下半学期,他忽然去追求另一女生。

同学们私下里表示谴责,他为减轻压力,竟公开说我作风有问题,弄得我很被动。 毕竟相爱过,我忍住不为自己辩护。 可越临近高考,他讲我讲得越厉害。

事后我才听说,他就是想让我心神不宁,从而高考落第,这样他就可向人炫耀,说某某某为了他连大学都没考上,云云。

还好,我考上了一本,这是我唯一能够表现自尊的方式了。

走出中学校门,我告别了不幸的的初恋。 花语的眼睛里有泪水,更有几分倔强。 不冷不热原是欲擒故纵我日益忧郁孤僻起来。 大学中追求我的男孩不少,我都回绝了。 上班后同事帮我介绍男友,有的经商,有的是大学讲师,有的是海归,都很优秀,但没人能打开我的心锁。 我最终喜欢上了各方面条件都一般的帘青。

帘青也是上海人,但长期在外地读书,性格不像本土上海男孩那么温和,而是有些霸气。

也许这种风格吸引了我,我从1997年底开始和他交往,姿态有些主动。 不知为何,他对我总有点不冷不热。 我每个周末乘车到他的住处去看他,路上要不少时间,他也从来不嘘寒问暖,好像我是应该的。 有了口角,帘青从来不肯服软,,总是我主动去道歉。

时间长了,我觉得很累。 人家谈朋友都满脸甜蜜,可我却时时感到痛苦。

我问花语,既然感觉不好,为什么还去追他呢?她一副过来人的神情,说自己那时的婚恋态度的确不够正常,看到一线光明、一点温暖就舍不得放弃,因此帘青越是若即若离,她就越想博一个美满的结局。 两年后,在外人眼中,我终于如愿地与帘青结婚。 但在蜜月里,我就见识到帘青的另一面。 我提议外出旅游,帘青却没商量地说,他很久没回家了,就带我回了外地的婆家。 我呆了几天,很不习惯。 卧室的门有条很宽的缝隙,我睡得也不踏实。 可想想婚结得不易,我就把不快往肚子里压。 从婆家回来后,我们去旅游,一天下午我突然得病,打针后昏昏欲睡,晚上帘青在外地的朋友要请他喝酒,他打了个招呼就走了。 一小时后,我很不舒服,挣扎着叫了辆车去吊盐水。

帘青喝过酒才知道这个消息,凌晨一点赶到医院……我从此明白自己苦苦追到手的,是个有点大男子主义的老公。 结婚没半年,我从婆婆嘴里得知,原来在认识我的第一天,帘青就跟家人说,对我印象很好,尽管我的条件很高,他也要把我追到手。

我恰恰对他流露了好感,他就决定欲擒故纵,故意不冷不热。 这一招很成功,我真的心甘情愿开始了倒追。

真相大白,我看看崭新的婚房,只能苦笑:婚都结了,不管帘青如何用计,他已经是我的老公,还是安心过日子吧。

倒追让他不珍惜?共同生活,我越来越发现帘青的大男子主义气息很重。 婚后我认为小夫妻该多相处,可帘青不耐烦下班后呆在家里。

即使是在我怀孕时,他也没粘在我身边,说话也不顾及我的感受,有时我被他说哭了,他还挺奇怪,不明白女人为什么眼泪这么多。

孩子降生后,我不幸得病,不能看书看电视,病情轻一点时把电视打开,在房间里走来走去听电视,严重时只能躺在床上看天花板。

这种情况下,老公的爱是多么重要和无法替代埃可帘青下班回来,看我一眼,说两句话,照例去客厅看报或看电视。

我让他陪我说说话,他却说自己忙了一天了,要放松放松。 我忍不住叹了一口气,他问:叹什么叹?你这么躺着,不也是放松么?帘青的家人要来上海,我对帘青说,我身体不好,孩子又很小,请他们晚一点再来。

一涉及自己的家人,帘青永远都是那句话:怎么着,你不允许我家人来?还是让他家人来了。 结果他家人闷在屋子里住了一段时间,回去向公婆说我们对他不够热情。 弄成这样,帘青也不做声,但此后他还是改不掉大男子主义的脾气,也不肯采纳我的建议。 有一天我实在寂寞,让帘青把我父母叫来,他没理会,竟借故出了门。 我气得浑身发抖,感觉比上中学时受过的委屈还要难过。

当时我就像是落水的人,就盼人拉我一把,帘青却不肯伸伸手。

我忍不住跟好友诉苦,好友乍一听很不解,她说当初喝喜酒时,他们都觉得帘青配不上我,可是这几年来帘青职位也升了,我家的大房子和车子也买了,因此大家都很佩服我慧眼识英雄,没想到我居然有一肚子苦水。

我承认好友讲的是事实,可婚姻毕竟不能看表面风光,一天天地生活在一起,够不够体贴、尊重,远比车子和票子要重要。

现在我还病休在家,与帘青的沟通也依然成问题。 我一让他陪我说说话,他就说自己没应酬时就按时回家,在外也没花头,已算是乖男人了,还反问:我保证人在家里,为何你还不满足呢?我无言以对,觉得跟他说话有点像对牛谈琴。 谈了不到一个小时,花语就说身体吃不消。 她说:就我目前的身体状况而言,离开帘青,带孩子独立生活,几乎没可能。 帘青是传统型男人,他也说他会尽老公、父亲的责任,不会跟我离婚。 然而正因小时候缺少关爱,我才更希望老公爱怜我。 我该如何让帘青明白呢?花语又重提旧话,认为自己当初倒追帘青,有点太自说自话了,所以才会那么苦。

她提醒子不要轻易去倒追男生,即使真的喜欢对方,也要让他来追求自己。 这种提醒到底对不对呢,我想还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