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 情感婚姻

第1269章 我是纳税人,就有资格!

本站2019-08-1615人围观
简介 任侠今天出门,把蓝蝎子带在身上,如果y做出任何不利自己的举动,任侠会毫不犹豫开枪。 让任侠没想到的是,y竟然有同伙,策划了一起绑架案,还给自己准备了这么一枚**。 于是任侠只能改变

第1269章 我是纳税人,就有资格!

任侠今天出门,把蓝蝎子带在身上,如果y做出任何不利自己的举动,任侠会毫不犹豫开枪。

让任侠没想到的是,y竟然有同伙,策划了一起绑架案,还给自己准备了这么一枚**。

于是任侠只能改变计划,利用警方力量来解决,结果蓝蝎子没用上,却还一直在身上。

原则上警方在做笔录之前,会要求当事人交出所有身上的物品,因为这一次情况特殊,再加上任侠又是受害人,所以孔凡辉和曹紫嫣就没这么做。

也就是说,孔凡辉和曹紫嫣都不知道,任侠身上带着一把手枪。 问题是任侠今天穿的衣服非常薄,一转身的功夫,蓝蝎子刚好在衣服上露出轮廓。 曹紫嫣经常跟各种武器打交道,一眼就看出来了,伸手要去摸。 任侠赶忙往前走了两步,躲开曹紫嫣的手,同时回头说了一句:“回聊!”“任侠你站住!”曹紫嫣追上前两步:“你身上带的是什么?”任侠微微一笑:“手枪!”曹紫嫣一伸手:“交出来!”任侠笑着问了一句:“你真想要?”曹紫嫣毫不犹豫的回答:“当然。 ”也就在这个时候,孔凡辉一把抓住曹紫嫣的手,然后缓缓摇了摇头:“算了。

”顿了一下,孔凡辉告诉任侠:“刚才你们说什么,我全都没听见,早点回家休息吧,今天发生了太多的事。 ”“再见。

”任侠微微点了一下头:“有事联系。 ”既然孔凡辉出手阻止,曹紫嫣也就没再说什么,等到任侠和易代云离开,这才问了一句:“你为什么拦着我?”孔凡辉长叹了一口气:“任侠身上的东西我也看到了……”“然后呢?”曹紫嫣理所当然的提出:“为什么我们不收缴?”“如果真的收缴了,任侠肯定要付出代价,会长时间失去自由。 还有,我们必须要追查枪械来源……”孔凡辉一字一顿的提醒:“我先前是不是跟你说过,老师家里有一把精美的手枪不见了,很可能给任侠了!”“这……”曹紫嫣顿时意识到,如果真的追查起来,肯定会牵连老师廖亦凡。

“所以就当没看见吧!”曹紫嫣重重哼了一声:“虽然就当是没看见,我也是赢了!”孔凡辉没明白:“什么你赢了?”“我抓住任侠的证据了呀!”曹紫嫣理所当然的回答:“如果我让任侠把手枪交出来,任侠这一次可就彻底傻眼了!”孔凡辉意味深长的一笑:“我看未必……”“为什么?”“就算你抓了任侠的实锤,任侠也有办法摆平……”孔凡辉长呼了一口气:“我毫不怀疑,任侠甚至可能杀出一条血路,然后潜逃出境躲去某个不知名的国家!”曹紫嫣听到这话愣住了。 “任侠拆了那枚**,倒是让我们省了不少力气……”孔凡辉耐人寻味的笑了笑:“其实任侠自己才是最大的**!”再说任侠和易代云这边,回去之后,易代云休息了两三天,然后就回去正常飞行了。

易代云这个女人也是够坚强,见多了大场面,虽然经历这么一次绑架,情绪和心理上却没受到什么影响啊。 至于任侠,陪了易代云两天之后,就去了衡山资本那边。 任侠在振宇地产已经工作很长时间,对地产行业方方面面算是比较了解,但不等于了解其他行业。

衡山资本属于资本领域里的企业,任侠现在去衡山资本那边,是为了学习经验和知识。 任侠原本自恃前一世是资本高手,然而重生之后才发现,其实自己学要学习的东西很多,只是前一世全都忽略了。

几个主要股东在衡山资本都有自己的办公室,任侠刚进了自己的办公室,方醉筠就来了:“我刚才在楼下看到你,知道你今天过来了。 ”“你也在?”“最近我天天都在。 ”方醉筠意味深长的对任侠说道:“你来的正好,我本来也有事,要跟你说。

”“还是我先说吧……”任侠长呼了一口气:“事实证明你看人眼睛还是很毒的。

”方醉筠微微一怔:“什么意思?”任侠把自己和易代云遭遇绑架的经过说了一遍:“那个y还真就不是省油的灯。 ”方醉筠这几天一直在忙,而任侠先前又没说,还是刚才知道:“出了这么大的事,你怎么不告诉我?”“出事之前我不知道会出事儿,等到事情已经结束再告诉你也没什么用……”任侠很无所谓的耸耸肩膀:“反正已经解决了!”“你没受伤吧?”“当然没有。 ”任侠意味深长的笑了笑:“整个案件最让我惊讶的,不是绑架和**,而是y作为一个理发师,竟然路子这么野,又能搞绑架又能造**,更不用说还能参与商业诈骗。

我原本以为不就是给女人做头发的吗,低端工种而已,说不好听的就是伺候人的,真没想到竟然能玩出黑DA手段。 ”“是不是如果我没告诉你,你都没想到?”“对。

”任侠有些难堪的点了点头:“我起初是真真儿没把一个剃头匠放在眼里,还是你说了这些人其实并不简单,我才重视起来。 ”“你的头脑绝对是一流的,但欠缺了一些社会经验,所以有的时候不免幼稚。 ”方醉筠意味深长的一笑:“你最幼稚的地方就是总居高临下的看人!”任侠此时非常虚心:“具体说一说。 ”“没错,你确实很有钱,而且还有势力,但千万不要因此轻视那些不如你的人。

”方醉筠拖着长音,缓缓说道:“每一个人,只要不是彻彻底底的智障,只要还活着在社会上走动,都有自己的生存智慧,哪怕是弱势群体。

甚至可以说,他们还有独到的一些经验和技能,虽然他们赚不来你这么多的钱,但是在某些特定领域里,你却未必是他们的对手。 也可以这么说,只要还活着的人就没有白给的,生活其实比死亡更加艰难,凡是敢于活着的都有一定的本事。 ”任侠深深的点了点头:“你说的非常在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