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 情感婚姻

第484章 无形的较量末世异形主宰最新章节

本站2019-07-06121人围观
简介 “真羡慕卡尔那个家伙,它现在肯定在诺斯星系杀了个痛快,可惜我们还要守在这里。 ”巨大的蓝星充当了背景,卫星军事基地的九号监控站中,一个鳄人嘟囔道。 “发什么牢骚,打起精神来,现在可

第484章 无形的较量末世异形主宰最新章节

“真羡慕卡尔那个家伙,它现在肯定在诺斯星系杀了个痛快,可惜我们还要守在这里。 ”巨大的蓝星充当了背景,卫星军事基地的九号监控站中,一个鳄人嘟囔道。

“发什么牢骚,打起精神来,现在可是战争期间,要出了岔子,咱们俩有一百个脑袋也不够砍的。

”另外一个鳄人拍了拍它的脑袋,左顾右盼几眼,从怀里掏出一个复古的精美酒壶偷偷抿了一口。

“咱们俩就是有一百个眼睛,也看不过它们。

”先前那个鳄人毫不在意,伸了伸懒腰,目光登时落到了坐在巨幅监控屏前的阿普斯身上。 确定的说,那足足占据了整堵墙的巨幅光屏上,一共分割出了三百幅画面。

每幅画面上,都显示出了不同探测器监控的景象。

三个阿普斯分坐在光屏前,每个阿普斯足足要负责一百个画面信息处理。

“那些愚蠢弱小的人类能守住诺斯恒星系都不错了,难道你觉得他们还能反攻回来?”鳄人懒洋洋说道。 另外一个鳄人翻了个白眼,低声说道:“谁告诉你我们只需要提防人类了!异兽的事情你别说你不知道,上面说只是几艘穿梭机就毁了蓝星,它们怀疑这不是巧合,要我们提防新的情况出现。 ”“什么新的情况?难道还有更多的异兽?乘坐着战舰来攻打我们?还是成千上万地横渡宇宙空间飞过来?”另外一个鳄人说着,忍不住咧嘴笑出了声。

“一根筋的家伙,看来你在卫星基地待的太久,很多事情都不知道吧。

我告诉你……”那个鳄人才开口说了几句,一个阿普斯的声音顿时打断了它的声音。 “报告,有情况。

”那个阿普斯的触手点在了一个光屏上。

画面瞬间放大到了原先的数倍。

“咦,这是那些异兽?”两个鳄人冲了过去,看的画面中一些细小的黑点迅速的移动着。

“不止这里。 还有这里……这里……这里……”那个阿普斯说着,不停地切换着不同的画面。

当它最后将一副画面放到最大时。 看到几乎占据了整个光屏的画面中,一只只狰狞的异形在最短的时间内冲到了一座高山时,一个个张开森然可怖的巨吻冲着天际嚎叫时,两个鳄人外加三个阿普斯脑袋里全是浆糊。

“仪式,这一定是某种仪式。

”一个阿普斯脑中闪过一丝灵光。 它的左脑刚说完,中脑恍然大悟接着说道:“没错,在我们曾经的母星上,有一种黑齿兽。 它们在卫月变圆的晚上,就会冲着卫月啸叫,这一定是源于基因传承的某种天性。 ”“同意,它们在举行某种仪式。 ”这个阿普斯的右脑下了一个定义。

“啪……啪……啪……”高大一些的鳄人毫不客气地伸手在阿普斯三个脑袋上各扇了一巴掌。

看着阿普斯三个脑袋无辜的眼神,鳄人不假思索地又抡起了手掌。 “打它们干什么?”“没什么,就是不喜欢它们这种‘我最聪明’的表情。

”“呃……要不是报告上面?”“不用管了,我们更多的是监控蓝星背面的宇宙中的异象动静,蓝星上的事情跟我们没关。

”“真的没有关系?”“放心吧,蓝星上大量的探测器都是一到六号监控站负责的。 我们要是报告消息了,只能惹得它们不高兴。

再说了。

你想听老大的声音吗?”“那就算了吧,上次我和老大通话时,才说了几个字。

就被它骂了半晌。 ”两个鳄人交谈着,三个心里很不爽的阿普斯竖起耳朵听着。 只是它们都没有注意到,在光屏一角被缩小了n倍的某个探测器画面中,蓝星漆黑的背景中,一个肉眼看不到的黑影正在缓慢地接近着蓝星。

这是一个悖论。

肉眼无法看见黑影的存在,那是因为那个处在漆黑背景中的黑影根本不会反射光线。 人类无法看到,但探测器能看到。

毕竟三级科技文明制造出来的探测器不仅仅只是通过光谱来确定物体的,声纳、射线、辐射波等等,一架完整探测器足足拥有近十种不同的探测手段。 探测器能看到。

但探测器无法分辨那是什么。

光谱探测无效,声纳探测无效。

射线及辐射波探测无效。 直到那架探测器切换到了空间探测时,它总算发现了一些异常。 空间探测只是一个高端一些的说法罢了。 空间科技不是那么容易掌握的,至少三级科技文明就不行。 宇宙中没有大气层的存在,但宇宙中有更多的物质存在。

战舰在飞过后,引擎喷射出的尾焰会对这些物质造成辐射,三级科技文明就是通过这些确定某支舰队在什么时候飞向了哪个方向。 还有,物体在移动时,也会对这些基本物质的分布造成一定的影响。 就像鱼儿在水里游动地,会对水产生影响一样。

三级科技文明的探测器检测不到类似涟漪、水波一样的宇宙空间波动,但它们能探测到特定方位的宇宙空间中物质的变化。

确定了异常后,探测器开始发出了警示讯息。

“嘀嘀嘀……”警示声响起时,一个阿普斯伸出触手瞬间精准地点开了一副光屏。 三个阿普斯九个脑袋,再加上两个鳄人,一共十一个脑袋一齐盯着那幅黑沉沉的光屏,却都是一脸茫然。

通过不同的方法一连处理了数次画面,除了一片漆黑还是一片漆黑,正当那个阿普斯还想采用更多的手段处理画面,想找到更有用的信息时,突然监控室内的通讯器响了起来。 “放下手头一切工作,监视蓝星二十九到五十一号区域。 ”两个鳄人对视了一眼,矮一些的那个鳄人壮着胆子问道:“老大,出什么事情了吗?”“你的眼睛瞎了吗?没看到蓝星上的异兽全都跟疯了一样吗?上面说了,它们的异常可能跟母兽的出现有关系,找到母兽,是我们现在最重要的任务。

”老大的声音在通讯器中咆哮起来。 两个鳄人缩了缩脖子,确定通讯已经结束了,这才转身冲着三个阿普斯吼了起来。

三个阿普斯自然是从善如流,其中一个放弃想要分析画面的想法,投入到了更繁忙的工作当中。 蓝星外严密的防御系统,就是这样在这个监控室的忽视下,被无声地撕开了一个口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