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 情感婚姻

第0927章 沉醉于乡野之间,女神的医流高手章节内容在线阅读

本站2019-07-0494人围观
简介 仿佛每一次都不变的是,只要回到这里就会宰猪聚会,全村燃起篝火在小广场前,村里已经跟我上一次来时又不一样……夜晚喝多了,听着稻田里不绝于耳的蛙鸣,也不知道是刘丹还是叶浅茗扶我进来的,反正是连带着

第0927章 沉醉于乡野之间,女神的医流高手章节内容在线阅读

仿佛每一次都不变的是,只要回到这里就会宰猪聚会,全村燃起篝火在小广场前,村里已经跟我上一次来时又不一样……夜晚喝多了,听着稻田里不绝于耳的蛙鸣,也不知道是刘丹还是叶浅茗扶我进来的,反正是连带着拉在怀里倒头就睡!再醒过来时已经是夜静阑珊,看清楚枕在我的手臂上睡着的人是刘丹时,不由得有些头疼,也不知道其他人和叶浅茗有没有发现这件事情?我悄悄地爬起来,出门后走到井边打了一桶清水上来,将头直接埋下去,竭力的清醒后,走到村口望着大变样的山村,不由得百感交集。 一阵山风轻拂过来,我听到细微的脚步声,转头看着白裙飘飘的叶浅茗,不由得苦笑着问了一句:“你还没睡啊?”“有点失眠!”叶浅茗是从学校方向过来的,大概她安顿的住处是在学校的教师公寓,她坐在旁边悬在两棵大树之间的土秋千上,微微的摇晃着叹息道,“变化真大呀!”“是啊,我当初第一次跟墨墨来的时候,这里不与外面通人烟的,据说十几二十年,十里八乡才出了几个走出去的大学生而已,那时候进山是没办法直接开车进来的,所以房子都是一砖一瓦的靠人力和那种拖拉机……”“这次进山,我知道你有意避开外面的耳目,希望坐等传回来一些消息,可是这个消息迟迟没有传回来,又该怎么办?”叶浅茗转头盯着我问道。

我皱着眉,眼神复杂的叹息道:“燕京陈家既然已经式微,陈长安也入了通缉的名单,杨砚那边一定会趁他病要他命的,但他也已经把自己手里的大部分势力交了出去,吴远山从青杭逃离后,其实已经带着人去了西北,那里是西北狼的势力范围,能不能闯出一片天地,还得再看那边的情况!”“陈长安在接连的失去了这么多得力的人手后,连燕京陈家也陷入了绝境,他人不在西北,注定西北的大势已去了,从翻开晋城的能源旧账开始,意味着他在国内将不再有所依靠了!”叶浅茗蹙着眉头道,“我担心的是另外一件事情,杨砚跟江湖交接,劫后余生把势力全都给了吴远山,如果吴远山在西北再次闯过来的话,那他岂非就成了新的一代枭雄?”我点了点笑道:“我知道他,还见过面,说起来他和老白还真是有缘,名字一样的,他原本就是陆青峰选出来的继承人,最适合在江湖里混迹,他当枭雄也没什么不好!”“可如果势力太大,三部的人依旧是会忌惮的吧?”我摇了摇头,意味深长说道:“这件事我和杨砚也谈及过了,西北狼以后,等到吴远山从西北归来,会把秩序重新打乱再分布一下,时代在变,江湖也必然需要一些变化,三教九流有存在的意义,但存善念才能源远流长,这是历代鸿门的老大能够把这份势力传下来的道理,有时候光明解决不了的事情,确实还得依靠拳头,其实我也不希望鸿门就此瓦解…………”“那你们怎么谈的?”叶浅茗好奇道。 “西北的势力归于吴远山,青杭与中海这边属于他的,都可以带过去,青杭这边则分为了几份,当初跟随杨砚一起打拼的例如轩辕铭、蓝道和肖学文这些人,各占一部分,但有一点大概是永远不会改变,杨砚直接掌握双龙和乔东临打造出来的‘蛛网’组织————”“如果以堂口划分的话,西北属于陈长安的堂口与青木堂归吴远山,红叶堂归凌梦梦,堂口迁回中海市,但在瀛洲会保留那边的一个分舵,以裟树晴明掌握这支力量,以此才能遥控稻传家族与川崎财团遗留下来的势力,跟三口组和其他的势力抗衡!”“郑铮的八合堂依旧是独立在外,不过很难说,如果郑铮想要向内地发展的话,那就得做出一些让步,我可能会让远山去台省,人有远虑必有近忧,将来台省归一,咱们这也算是提前布局了!”“鹰堂给远山!”“至于龙堂……”我摇了摇头,苦笑着叹了口气道,“杨砚的意思是,不打算给叶天南的家族留余地了,大概还是怀恨当年学军的死,他让邱雨晴和凌轹等人去了墨西克,如果龙堂不臣服的话,无法对金角洲和西南的局势起决定性的作用,所以龙堂,很大的可能会落在张国展手上!”“这样一来的话,鸿门十二堂的大部分就还是在杨砚手里了啊?”叶浅茗无奈道。 “这只是一种合理的分配吧!”我淡笑道,“至少南方的几个堂口,他绝口不提,意思是随我处置了,鹏城他也不管太多,即便是墨西克的龙堂归他处理,可是我不是遥控着加列大的沃茨家族么?这个主意还是他出的,我猜他应当提前权衡过才做出这个决定的!”“至于实力来说,他会慢慢的退出这些势力,只依靠医药健康产业的版块,而我这边相对而言,在医药健康版块虽然不能跟他相比,可是在科技版块,我也有自己的优势,再加上你和叶家这边以及天启资本、天鲸科技、天鲨、天睿等等,羊城这边大概会交给爱国打理,远山不久后去台省,杜三哥在鹏城…………”“看来你也是做好了全盘退出的打算了?”“不算是全盘退出,只能算是划清楚一条界限,我要安心的隐居幕后做投资的话,这些会直接牵扯到我的因素就得舍弃,而在*如果不懂得做出取舍之道就一定会失去得更多,我已经看透了这些现实!”“那也好!”叶浅茗松了口气,但却又惊疑道,“不对呀,那陈长安的结局呢?你们都没有谈及到最终的计划吗?”我摇了摇头:“陈长安……还有结局吗?”“呃……什么意思?”叶浅茗一脸茫然。 我伸过手去牵她的手,叶浅茗还是微微挣了一下,看样子她应当是知道我晚上醉酒后跟刘丹在一起了,不过也只是微微的抗拒了一下,就任凭我抓着她的手,表情无奈的的白了我一眼!我故意的岔开话题叹道:“我在等韩乾那边的动作,而如果他那边没有动作的话,那大概是出于最后的情面考虑吧,他不愿意出这个手,想要留陈长安一条后路,可是江湖上是没有绝对的后路的,韩乾不愿意做的事情,总有人得出手!”“他的那些资金……依旧庞大!”“钱已经不太重要了,如果陈长安一死,这些资金毫无疑问的会回到该回到的地方,韩乾也明白这个道理,所以我们都在等!”叶浅茗深吸一口气,情绪复杂道:“仔细想想,挺遗憾的,他这个人有太多的不好,但对韩烟儿的痴情这一点,却让人感到惋惜!”“此事古难全啊!”我微微用力,将叶浅茗拉过来抱在怀里,语气复杂的凑到她耳旁说道,“所以我最近想通的,哪怕自私的拥有,也总好过一世无缘的错过吧?你说呢?”“嗯……”叶浅茗微微应了一声,低头枕在我的肩膀上,柔声呢喃道,“不过如果你不这么花心的话,似乎会更完美一点,可是好像也不重要,只要人还在就都还好,我在杭城见过她们伤心的样子,一辈子不想有那种经历……”“不会的,我不会让你有那种感觉了。 ”我笑了笑,咬了一口她水滴般的耳垂,叶浅茗顿时娇笑着,脸蛋绯红的打了我几下,嗔骂道,“别闹哦……这是村里,注意点影响,我还要形象呢。 ”南关之行,彷如一梦。 既有沉醉于乡野之间忘却世事的出尘淡然之感,也有隔绝了阴谋争斗的江湖气息,更多的是跟叶浅茗、刘丹之间的斡旋,有时候是趁着半夜和叶浅茗去教室里任性胡闹,想看她羞到比普通女子还要更跌入凡尘的不堪娇羞……有的时候则是趁着叶浅茗不在,假装带刘丹去到后山,胡天胡地的后山仿佛是我们两个人的天堂,唯一有些担忧的是生怕有蛇的灵来扰乱……但平添紧张感,这让刘丹又怕又爱!下旬,算是意外又在预料中的消息是,刘丹的大姨妈没有如期而至!六月,柠檬APP的公益活动如约而至,所有的蔬果供货充足,电商渠道开辟了专线,运输物流也早已蓄势待发,这也是我们准备踏上归途的时间点了。 而在此之前,我去找了一次月上岚……温馨提示:按回车[Enter]键返回书目,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