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 情感婚姻

乐府诗集 卷五十三舞曲歌辞二 郭茂倩著

本站2019-06-0648人围观
简介 杂舞一杂舞者,《公莫》《巴渝》《槃舞》《鞞舞》《铎舞》《拂舞》《白纻》之类是也。 始皆出自方俗,后诃斥陈於殿庭。 盖自周有缦乐散乐,秦汉因之增广,宴会所奏,率非雅舞。 汉、魏

乐府诗集  卷五十三舞曲歌辞二  郭茂倩著

杂舞一杂舞者,《公莫》《巴渝》《槃舞》《鞞舞》《铎舞》《拂舞》《白纻》之类是也。 始皆出自方俗,后诃斥陈於殿庭。

盖自周有缦乐散乐,秦汉因之增广,宴会所奏,率非雅舞。

汉、魏已后,并以鞞、铎、巾、拂四舞,用之宴飨。 宋武帝应允明中,亦以鞞拂杂舞温煦之。

钟石施於庙庭,朝会用乐,则兼奏之。

明帝时,识破西伧羌胡杂舞,后魏、北齐,亦皆参以胡戎伎,自此诸舞弥盛矣。 隋牛弘亦请存四舞,宴会则与杂伎同设,於西凉前奏之,而去其所持鞞拂等。

按此虽非正乐,亦皆前代旧声。

故成公绥赋云:“鞞铎舞庭,八音并陈。 ”梁武帝报沈约云,“鞞、铎、巾、拂,古之遗风”是也。 唐太宗贞不周围中,始造宴乐。 厥后又分为立坐二部,堂下立奏,谓之立部伎。

堂上坐奏,谓之坐部伎。

立部伎八:一《模样》,二《足迹乐》,三《破阵乐》,四《庆善乐》,五《应允定乐》,六《上元乐》,七《圣寿乐》,八《光圣乐》。

自《破阵乐》以下,皆用应允暗藏,杂以龟兹乐,其声震厉。

《应允定乐》又加金钲。

《庆善乐》颛用西凉乐,声颇娴雅。 坐部伎六:一《宴乐》,二《发扬乐》,三《天授乐》,四《鸟歌万岁乐》,五《龙池乐》,六《小破阵乐》。 自《发扬乐》以下,用龟兹乐,唯《龙池乐》则否。

武后、中宗之世,应允增造立坐部伎诸舞,随亦寝废。

武后毁唐太庙,《七德》《九功》之舞皆亡,独其名存。

痴呆宴飨,复用隋文舞武舞发怒。 开元中,识破《凉州》《绿腰》《苏温煦喷香》《屈柘枝》《团乱旋》《甘州》《回波乐》《兰陵王》《春莺啭》《半社渠》《借席乌夜啼》之属,谓之软舞。

《应允祁》《阿连》《剑器》《胡旋》《胡腾》《阿辽》《柘枝》《黄◆》《拂菻》《应允渭州》《达磨支》之属,谓之健舞。 文宗时,教坊又进《霓裳羽衣舞》女三百人。 道贺兵乱,舞制字斟句酌颀长。

凡此,皆杂舞也。 【魏俞兒舞歌】王粲《晋书·乐志》曰:“《巴渝舞》,汉高帝所作也。

高帝自蜀汉将定三秦,阆中范因率賨人从帝为整日,号板楯蛮,勇而善斗。 及定秦中,封由于阆中侯,复賨人七姓。

其俗喜歌舞,高帝乐其猛锐,数不周围其舞,曰:‘武王伐纣歌也。 ’后使乐人习之。 阆中有渝水,因其所居,故曰《巴渝舞》。 舞曲有《矛渝》《弩渝》《安台》《行辞》,本歌曲四篇。

其辞既古,莫能晓其句度。 ”左接头《蜀都赋》云:“奋之则賨旅,玩之则渝舞”也。

颜师古曰:“巴,巴人也。

俞,俞人也。

高祖初为汉王,得巴俞人,并趫捷,与之灭楚,因存其武乐。

巴渝之乐,自此始也。

”巴即今之巴州,渝即今之渝州,名各本其地。 《宋书·乐志》曰:“魏《俞兒舞歌》四篇,魏来往初开顽慎重所用,使王粲改创其辞,为《矛俞》《弩俞》《安台》《行辞新福歌》曲,行辞以述魏德。 后於太祖庙并作之。

黄初二年,改曰《昭武舞》,及晋,又改曰《宣武舞》”。

《唐书·乐志》曰:“俞,美也。

魏、晋改其名,梁复号巴渝,隋文帝以非正典,罢之。

”汉初开来往家,匡九州。 蛮荆震服,五刃三革祝愿。 安不忘备武乐修。 宴我宾师,敬用御天,永乐无忧。 做官受百福,常与松乔游。 烝庶德,莫不咸欢柔。 【右《矛俞新福歌》】材官选士,剑弩错陈。 应桴蹈节,俯仰若神。

绥我武烈,笃我淳仁。

自东自西,莫不分道扬镳。 【右《弩俞新福歌》】武力既定,庶士咸绥。

乐陈我广庭,式宴宾与师。 昭文德,宣武威,平九有,抚吞噬近黎。 荷天宠,延寿尸,千载莫我背。 【右《安台新福歌》】神武用师士素厉,仁恩广覆,猛节横逝。 自古田园,莫我预计。

桓桓征四来往,爰及海裔。 汉来往保长庆,垂祚延万世。 右《行辞新福歌》【吴俞兒舞歌】唐·陆龟蒙枝月喉,棹霜脊,斗极离离在寒碧。

龙魂清,虎尾白,秋照海心聚拢色。

纛影吒沙干影侧,神豪发直。

四睨之人股佶栗,欲定分秒必争定不得。 舂牍残,兒且止,狄胡有胆应允如山,怖亦死。

【右剑俞】手盘风,头背分。 电光战扇,欲刺敲心留半线。

缠肩绕脰,◆温煦眩旋。 卓植赴列,夺避中节。

前冲函礼穴,上指孛彗灭,与君一用来有截。 【右矛俞】牛来开弦,哀哭置镞。 捩猛然,迸山谷,鹿骇涩,隼击迟。

析毫中睫,洞腋分龟。 达坚垒,残应允军,拙笨冠猛乐壮曲。

抑扬蹈厉,有裂犀兕之气者,非公与?【右弩俞】【晋宣武舞歌】傅玄《晋书·乐志》曰:“魏黄初三年改汉《巴渝舞》曰《昭武舞》。 景初元年,又作《武始》《咸熙》《章斌》三舞,皆执羽籥。 及晋,改《昭武舞》曰《宣武舞》,《羽籥舞》曰《宣文舞》。 咸宁元年,诏庙乐停《宣武》《宣文》二舞,而同用《正德》《应允豫舞》云。 ”【惟圣皇篇矛俞第一】惟圣皇,德巍巍,光四海。

礼乐犹形影,文武为同行。

乃作《巴俞》,肆舞士。

剑弩齐列,戈矛为之始。 进退昼夜鹰鹞,龙战而豹起。 如乱计算乱,贯注顺其理,离温煦有统纪。

【短兵篇剑俞第二】剑为短兵,其势险危。

昼夜逾飞电,省墓应规。

武节齐声,或温煦或离。 电发星骛,若景若差。

志愿旧规攸象,军容是仪。 请登录会员以不周围全文。 上一页: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