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 情感婚姻

北美大地上的入间佛教

本站2019-06-15169人围观
简介 雪漠 今天,我们去参观位于旺市的大觉多伦多中心。 我的一个学生事先联系了他们,有趣的是,此后,他们的联系人一直通过各种渠道调查我们的背景,甚至波及我国内的一些邻居。

北美大地上的入间佛教

    雪漠  今天,我们去参观位于旺市的大觉多伦多中心。   我的一个学生事先联系了他们,有趣的是,此后,他们的联系人一直通过各种渠道调查我们的背景,甚至波及我国内的一些邻居。 不知道这是一种什么样的心态?是不相信我们,还是不信任自已?抑或是他们的某种习惯或规则?不管答案是什么,其中都隐藏着一种非常微妙的东西。 来到西方之后,只有跟华人群体接触时我们才会发现这种东西,跟西方人接触时,我们很少遇到类似的事情。

比如,我们联系柯利瑞等翻译家时,他们从来没有调查过我们的背景,甚至没有问过任何与本人无关的信息。 或许,这种“调查”是华人文化独有的特点。 很有意思。

所以,我对这个中心也有点好奇。

  旺市沿途的景色很好,到处是静谧的乡村风光,树木很多,草地很多,树上挂满不知名的花朵。

我们仍然看不到多少高楼,途中经过的,大多是低矮的砖瓦房。 这里有透明宽广的天空,有安安静静的氛围,来到这个地方,我的眼睛也不由地放松了。 因为没有太多的东西刺激它,到处都是大自然的颜色。 这里让我想起了江南的乡下。

不过,听说旺市的制造业非常发达,有印刷、塑料、机器、机车及与之相关的很多工业。 想不到,这样的地方,自然环境仍然可以这么好,可见当地人有很强的环保意识,包括那些工人和企业家们。   从多伦多的市区出发,行车半小时后,我们到了一个民居般的所在。

这里便是我们今天的目的地——大觉多伦多中心。

朋友告诉我,这个中心的创立者是台湾的福智团体,而福智团体的创立者则是台湾的日常老和尚。

从1992年创立至今,该团体已有二十三年历史。

不过,这个中心是今年才成立的,它本质上是个居士林,属于非营利机构。   中心的场地很大,有两千五百多平方米,据说是居士们集资四百万加元购买的。 从外表上看,它有些佛教的标签,我们一眼就可以看出它跟佛教有关,但它不是正统寺院的样子,有着非常明显的民宅的痕迹,应该是由民宅改造的。

  我们进去参观的时候,里面正在举行浴佛法会。 所谓浴佛法会,就是以浴佛(给佛像洗身)的方式纪念佛祖诞辰。 参加法会的人会把佛像放进净水盆里,大家在周围跪拜,然后把净水盆里的水舀起来,倒在佛像上,再舀一点水自己喝,喝完之后手心朝下把双手放在头顶上。 据说,参加这样的法会是有功德的。

  中心有几个大厅,分别用来讲法和办法会,加起来大概两百平方米左右;还设有餐厅,面积大概有二三百平方米左右。

此外还有一些教室,教室根据不同的教育内容来划分,有少儿教育、国学教育和家长教育等。   没有交流时,他们告诉我们,成立这个中心的初衷,主要是为了在大多伦多地区推广佛家文化、文教和慈心事业。 佛法方面,他们以学习《菩提道次第广论》为主,时不时地开设一些佛法课程,还会定期举办法会。 文教方面,他们会带着大家学习以儒家思想为主的中国传统文化,还会开办一些艺术或亲子教育之类的课程和活动。 就是说,这里既有信仰上的佛法修学,也有相对贴近大众的文化艺术教育,这样的教育体系非常好。 谈到慈心事业时,他们告诉我们,这里的宗旨是“光复大地,净化人心”,与大家一同建立对他人、社会和自然社会的关爱。 他们有有机农场,还开设了医疗保健班、烹任班、园艺班,组织种树救地球、农耕体验等活动。

它就像一个小世界,有点乌托邦的味道。

  这里也有志愿者,这里的志愿者告诉我们,当地有很多人都会自愿捐助这个中心,中心也专门设有一个功徳箱。 比如,有些企业家在加拿大的社区里创办学校,包括舞蹈学校、文化学校等,提供有偿服务,筹集到经费之后,就捐给这个有点乌托邦味道的居士林。

  在管理方面,这里采用公司制度,设有财务部、运营部、教育部等。

这样一来,就形成了一种可以循环运营的发展模式,让这种乌托邦的生活得以延续。

  他们的工作人员都是志愿者,不拿工资,而且人数很多,精神面貌很是积极阳光,看起来非常开心。

听说,这里的居民只要足够优秀,而且在三十岁以下,就可以出家,而这里每年也确实会有一些孩子选择出家。 进入佛门之前,他们就背诵了十万字的佛教经典,以及《菩提道次第广论》、“四书五经”等经典,有了很好的学养。 因此,一旦出家,他们就会成为僧团里非常优秀的人才。

平时,我们总会在视频中看到一些优秀的华人法师,他们非常年轻,但精通佛教经典,而且英文也很流利,我常常感到好奇,不知道这些法师是如何培养出来的,今天来到这里,才终于找到答案。

据说,福智团体在台湾也办了这样的教育中心和专门学校,有些学校还是连锁形式的。 可想而知,他们的人才培养计划有多么庞大。

创办福智团体的日常老和尚太了不起了,他建立了一个以儒家文化为基础、佛家文化为超越的僧团,同时承担了佛家和儒家的大业。

  在朋友的介绍下,我认识了主持浴佛法会的某法师。

这法师来自距离此处大概一千八百公里的爱德华王子岛,据说,岛上最初只有一个农场,2008年因为无法经营,濒临倒闭,就被法师代表的台湾福智团体买下了。 后者在岛上建了一个道场,并名之为大觉佛学院。 到2013年底为止,已有八百多名僧众和两千多位居士在此学习。 在这里学习的信众来自世界各地,而且数量会根据天气的变化而变化。 天冷的时候,有些僧人就去別处暂住,天气热了,他们再迁居到这里修行。

岛上僧人目前的修行内容以南山律宗和《菩提道次第广论》为主,准备开设五部大论的学习。

此外,他们也会学习藏文和“四书五经”。

  此外,他们还在岛上种植有机作物,比如有机大豆等。

他们拒绝农药、转基因和化肥。 朋友问,那怎么防治虫害呢?他们说每种十亩地,他们就会留出两亩给虫子吃,而且他们会跟虫子沟通,告诉它们,它们只能吃那两亩地里的庄稼。 刚开始,虫子和老鼠还不太听话,慢慢地,居然都很配合,只在留给它们的地里吃东西,不去其他地方。

僧人们有录像为证。 这真是一个奇怪的现象。 可惜,当地的土著居民还不太接受有机食品,因为成本比较高,价格昂贵。 这些有机食品的主要销售地在台湾,因为台湾人喜欢这种昂贵的健康食品。 这就是健康理念上的差异。

  这个朴素的佛教文化中心很了不起,它起到的作用,是某些孔子学院希望实现却没有实现的。

2008年我去法国考察时,曾经采访过巴黎某大学的孔子学院。 那里虽然是孔子学院,却只是在教一些学生学汉语、书法和太极拳,谈不上传播传统文化,没有任何文化氛围,更谈不上信仰的氛围。

那所孔子学院的运营不太成功,但他们投入了大量的人カ、物力和财力,真有些得不偿失了。 相反,这个中心的运营非常成功,他们有信仰化的内容,也有产业化的内容,同时还拥有有机农业、传统文化培训等,非常成熟完整,因此非常成功。

它的成功,我得到了一种全新的启迪。   另一件让人欣慰的事是,多伦多开了一所杨梅红艺术学校。

这所学校在国内很出名,属于连锁经营。

在世界各地都设有分校、他们主要培养孩子的艺术能力,提倡用艺术来启迪孩子们的智慧。

  教室的墙上贴了很多画,每幅画都充满了想象力和童趣,看得出是孩子们的作品。

带着我们参观的老师说,他们教孩子们画画不会规定题目,总是让孩子们自由发挥、尽情释放自己的想象力。

正是因为这样的教育方式,孩子们才能画出那么多富有生命力的图画,每一幅画都非常纯真,而且天马行空、无拘无束。

如果一直这样学下去,孩子们一定会爱上艺术的。

我觉得,真正的老师就该这样,应该帮助孩子们挖掘他们自身的潜在力量,而不仅仅是教会他们某种知识。

  ——摘自《堂吉訶德在北美》  雪漠著中國大百科全書出版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