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 情感婚姻

第一千三百一十七回 柳生逆袭沧狼行最新章节

本站2019-07-06132人围观
简介 另一边,冷天雄带着上官武,司徒娇,东方狂等手下,以及二百多名货真价实的魔教总坛卫队,悄无声息地从山崖的另一侧攻了上去,狡猾的冷天雄,故意先行启动,引得赫连霸全速冲击,可等赫连霸的人冲起来之后,

第一千三百一十七回 柳生逆袭沧狼行最新章节

另一边,冷天雄带着上官武,司徒娇,东方狂等手下,以及二百多名货真价实的魔教总坛卫队,悄无声息地从山崖的另一侧攻了上去,狡猾的冷天雄,故意先行启动,引得赫连霸全速冲击,可等赫连霸的人冲起来之后,他却放慢了脚步,与李沧行交手多年的经验告诉他,这个沉稳而可怕的对手,绝对不会不留后招,就这样等着自己攻击,本着死道友不死贫道的精神,让赫连霸这个番邦蛮子去打头阵,自己总没有坏处的。 果然,靠着山崖一侧的赫连霸一伙人,遭遇了埋伏在崖壁的那百余白衣忍者雷火弹的攻击,几百名精英,瞬间灰飞烟灭,即使反击之下杀了十余名白衣忍者,仍然无法化解赫连霸的心痛。

可是冷天雄的嘴角边勾起了一阵残忍的笑意,一边的上官武看着左边那连环爆炸,心中不忍,低声道:“神尊,英雄门这下死得太惨了,我们要不要帮他们一把,援助那些伤者?”冷天雄一扭头,眼中冷芒一闪,刺得上官武连忙收住了嘴,只听冷天雄低声道:“人家赫连门主这么辛辛苦苦地为我们排雷趟道,咱们又怎么能让他的这一番好意付之东流呢?趁现在埋伏刚刚发动,我们赶快冲过去,只要跟李沧行交上了手,那就不成问题,一会儿上官和司徒助我合攻李沧行,最快的速度把他拿下,只要他一倒,其他人都不在话下!”上官武咧开了血盆大口,“嘿嘿”一笑:“神尊,你就看好吧。 兄弟们,跟我上!”上官武一言既出,整个人飞向了前方,不知不觉中,那柄五尺三寸的巨型斩马刀已经抄在了手中,刀柄处的一条粗铁链,把他的小臂紧紧地缠在了一起。

裸露在外面的一对胳膊上,肌肉虬结,血管的青筋直冒,而他连人带刀。

已经裹在一阵蓝色的可怕刀气之中,就连两只眼睛,也开始泛起蓝光了。 另一边,司徒娇的脸上带着媚笑,左手金蛇剑已经抽出。

一阵淡绿色的光芒闪过剑身,剑头上那只毒蛇的两只眼睛,荧荧地泛着绿光,而那剑头之上,伸出去的开岔两道剑锋,似是毒蛇的吐信,更是随着这青气的泛滥,而变得活灵活现起来,而她右手的蛇鳞软鞭,抖起两个巨大的鞭花。

猛地在她的头上盘旋,一下子勾住了头顶的一棵巨大松树的树冠,借这一勾之力,她那轻盈的身体腾空而起,如同一个纯绿的发光体,与那上官武上下交攻,直奔李沧行而去。 在这魔教两大护法的身后,几百名魔教总坛卫队,也不顾近在几尺内的英雄门弟子的死活,纷纷抽出兵刃。

吼叫着上前,冷天雄的眉头紧锁,额头的符文一闪一闪,冒着金气。

嘴角边勾起一阵残忍的笑意,似乎在等着全面接战的那一瞬间。 李沧行摇了摇头,眼看上官武和司徒娇两大高手,离自己已经不到三丈了,那凌厉的刀气,更是吹得他的头发一阵披散。 而他的两只眼睛里,开始渐渐地变得血红一片,手中的斩龙刀,刀身上也渐渐地腾起了一阵红色的战气。 柳生雄霸的声音突然钻进了李沧行的耳朵里:“沧行,看起来你的情况不太好,怎么回事?”李沧行摇了摇头,低声道:“小事,无妨!”柳生雄霸叹了口气:“别勉强,现在的你不比以前,万一有闪失,会挫了大家的士气的,我来吧。

”李沧行只觉得眼前黑气一闪,柳生雄霸就已经挡在了自己的身前,妖刀村正脱鞘而出,一股极阴极寒的战气汹涌而出,即使是李沧行,也是脸色微变,想不到一年多不见,柳生雄霸的天香神取流刀法竟然进步如斯,这个武痴总是能出乎自己的意料之外。

随着柳生雄霸的身形如鬼魅般地闪身而上,他那穿着蓝布的身影突然一身为二,几乎一模一样,同时迎向了分别从上下两路袭来的上官武与司徒娇,烈烈的灭绝十字刀气,扑面而来,如同一道道的滔滔大浪,几乎可以把海边的千年礁石给击得粉碎,可是柳生雄霸的身形却是稳如山岳,一步不退,那条大大的黑色马尾被吹得迎风飘扬,如同一面显眼的旗帜,逆风而上!“叮”地一声,下方的柳生雄霸与上官武猛地正面一击,就在那巨大的斩马刀即将斩上他的村正妖刀的一瞬间,两刀相交,迸出无数的火花,而柳生雄霸一片漆黑的双眼之中,突然一阵冷芒暴射,村正妖刀一下子变得刀身全黑,幽魂厉鬼的声音,在空中剧烈地嘶呜着,让人不忍捂住了耳朵,根本无法再继续忍受下去,就连挟势而来的上官武,也被这凄厉的叫声弄得耳边几乎要爆炸,那摧毁一切的霸道刀势,也不免为之一滞。

灭绝十字刀,既然以灭绝为名,就是要以摧毁一切的霸道刀气为重点,上官武天生神力,又浸淫此刀法一生,其刀法之强,内力之猛,在两年前的台州城大战中,即使是李沧行,也只是在大战之后勉强胜得一招半式,这两年来,他为报一刀之仇,更是苦练刀法,终于把这刀法从灭境上升到了至高的绝境上,即使面对练成了乾坤大挪移的冷天雄,这位魔尊也不敢正面硬接他的这一刀。

所以冷天雄刺激上官武去打头阵,一来是想套出李沧行的虚实,一来也是利用上官武报仇心切,毕其功于一刀的心态,就是让他第一刀就出绝招,即使李沧行硬接下来,也势必大耗功力,后面自己就可视情况配合上官武和司徒娇,伺机偷袭李沧行了。

可是没想到半路杀出来一个柳生雄霸,随着他的这一声凄厉如鬼哭狼嚎的刀啸之声,他的眼中黑芒一闪,那村正妖刀突然以这微微一滞的灭绝十字刀为轴,迅速地一个大轮转,漆黑的刀锋,从下向上地直接向着上官武的肚腹之处划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