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 情感婚姻

《江山美人:花魁为妃》 名气不大但好看的小说

本站2019-07-06151人围观
简介 第十六章:回归作者:更新:2019-07-0523:46字数:2106明明刚才还强势得要命,在她面前就彻底变成了受伤的小兽,可怜又无助——司笙歌看着微生冢委屈的样子,明明他的眼睛看不见还隔着一

《江山美人:花魁为妃》 名气不大但好看的小说

第十六章:回归作者:更新:2019-07-0523:46字数:2106明明刚才还强势得要命,在她面前就彻底变成了受伤的小兽,可怜又无助——司笙歌看着微生冢委屈的样子,明明他的眼睛看不见还隔着一层冰丝锦,却总是感觉到他正在用眼神控诉自己。 无奈叹气,看来当年的事情对他的打击实在是太大了,否则他又怎会恐慌至此?想来当年他也是如此,一个劲儿地黏着她,她也多次破例带着他去军营,微生冢就像一个小尾巴一样跟在她身后,还总是被将士们戏笑,说大公主年纪轻轻就成了大忙人,不仅要练兵还得带孩子,活一个连轴转的陀螺。 听到这里,微生明曦也只是笑笑,一边摸着微生冢的头一边说自己连轴转也乐意——“这孩子这么可爱,我怎么舍得让他伤心?”可到头来,伤他最深的,就是自己。 女孩张口想说些什么,却又不知道说什么才好——她不知道如何跟他解释重生之事,虽然他已经认定自己,但是只要她矢口否认,他便没有继续纠缠的正当理由。

但是她不会逃的,她这一次绝不会让他陷入危险,前世用疏远换来他远走异乡的安逸,今生她不会重蹈覆辙。 更何况,当那个无力的少年已经成为如此优秀的男人,不再是那个活在她羽翼之下的那个怯弱男孩了。 想到这,司笙歌在无意识中便踏出小舟,来到微生冢的身边。

踮起脚,双手勾住他的脖颈,迫使他低头正对着自己,女孩的足尖点地,在他的侧脸留下一个柳絮拂水的轻吻。

这是原来在公主府上从下人那里听来的可以取悦男人的办法,她一直想和秦世阳试试,却碍于面子和身份没能成功实施,一来是觉得秦世阳一朝状元郎会觉得自己轻浮,二来自己一个铁血公主也实在拉不下这个脸。 现在就不怕了,反正自己决心成为艺伎,这点小事根本算不了什么。 刚好如今就试一下,一个玩笑开在微生冢身上也未尝不可。

不出所料,他红透的脸颊温度直线上升,整个脸都如同烧红的炭块一样。

她还是第一次看见他这般困窘的模样,娇笑一声——“甜头已经尝过了,现在是不是可以放我走?”一句话将还沉浸在方才轻吻中的微生冢给拉了回来,司笙歌拍了拍男人的脸蛋,清脆悦耳的声音在他耳边环绕。

“不会再不告而别了,再远,我都陪你走到最后。

”说完便转身上船,莲步微挪,撑开竹竿,望着离自己越来越远的微生冢,心头被一种异样的情绪填得满满的。 而在岸上,男子轻抚脸上被她吻过的地方,喃喃自语——“这可是你说的,若是食言,我追到地府也不放过你!”微生冢的身后,一名送葬队的成员悄无声息地出现。 “你且去吧,暗中护着她,”说完又取下腰间价值不菲的玉佩,“把这个给借船的渔民,让他们不要把这件事说出去。 ”“是!”一叶孤舟泛波于重山碧水之间,乘着月色,女孩站在船头凝视远方。

“司家,既然你们这般欺辱我,我自不会再念半分旧情!我归来之日,便是你们偿还所有罪孽之时!”次日,太守府内一片祥和安宁,丝毫没有因为一个人的消失有半分变化。 主母的房间里,梳理好的程玥看着铜镜中的自己,笑得娇艳。 她现今已经三十快四十岁的人,因为保养得当现在看起来也不过二十近三。

“夫人今天看起来心情很不错呢!”身后,陪嫁过来的婆子给她披上最后一件外衣,程玥撩动自己的长发,唇角笑容狰狞。

“那是自然,送走了司笙歌那个小贱人,无论是絮儿的婚事还是老爷的重心,所有不愉快的事情都迎刃而解!我欢心难道不是应该的吗?”婆子也喜笑出声——“是啊,区区一个艺伎生下的死丫头也敢觊觎秦家的公子!活该她被卖到楼子里给万人骑辱!”“也不怪别人,要怪就怪那丫头生了一张好皮囊,天生就是勾引男人的料!只要她还呆在这里,我的絮儿就永无出头之日!”程玥插上最后一根木簪——“死了才便宜她,把她送到花楼,让她走和她那狐狸精母亲一样的老路——不过她什么都不会,肯定只是楼子里最低贱的姑娘吧!”主仆二人笑声不断,而在太守府门外的街上,一个戴着斗笠的姑娘悠闲地走在街上,微风吹动她面前的轻纱,隐约露出的棱角也勾人心魄,不由得愈发期待起她的全貌。

周围的路人都不由自主地将视线挪到这个戴着斗笠的女孩身上。 司笙歌从容自若地来到太守府前,正准备踏上台阶,被守门的人拦下。

“你是什么人?!这里是太守府——”话音未落,司笙歌摘下斗笠,魅惑绝伦的脸颊在阳光下被镀上柔软的金边,守门人还以为自己看到了仙女。 “你,知道我是谁吧?”女孩只是笑着,就足以让一般男人心脏狂跳,更何况是没碰过女人的门奴。 司笙歌在他面前挥了挥手臂,他才回神——虽然不是很确定,但是他也是远远地看过几眼的。 那等姿色,当真是过眼难忘,记忆中的轮廓和眼前的脸悄然重合,门奴惊呼,却被她捂住嘴巴。

把手指比在唇边,慢慢嘘声挤出几个字——“让我进去,你就当没看见便是。 ”门奴也是鬼迷心窍,毫无反抗地点点头,就把她放进去了。 这时司家的二小姐正从自己的院子里趾高气昂地出来,司素情虽然比司笙歌小了一岁,却是真真正正的嫡女,无论是身份还是待遇都比自己这个身为庶女的姐姐好上太多。 当年司家家主也是和世家公子一起流连花楼的风雅之士,却怎料对当时一举夺下花街魁首的司笙歌母亲一见钟情,不顾所有人的反对把司笙歌的母亲娶回了家,但是司父的双亲都看不起司笙歌母亲花魁的身份,艺伎终归是艺伎,无法在司父的政途产生任何作用,第一个嫁进司府却屈居为妾,是要给后面嫁为主母的富商爱女程玥敬茶的。 事实上程玥的确让司笙歌的母亲这么做了,还在成功掌权之后对她们母女百般折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