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 情感婚姻

吹出来的抗战名将张灵莆

本站2019-07-058人围观
简介 导言:本次资料摘自于1946年11月19日上海《申报》的文章《豫南“土皇帝”入狱》。 近几年以来,电视剧中抗日队伍不断壮大,伪军抗日、土匪抗日、小偷抗日。 今年我们就看看这位河

吹出来的抗战名将张灵莆

  导言:本次资料摘自于1946年11月19日上海《申报》的文章《豫南“土皇帝”入狱》。 近几年以来,电视剧中抗日队伍不断壮大,伪军抗日、土匪抗日、小偷抗日。

今年我们就看看这位河南商城县县长的光荣事迹,看看国民政府的民间治理和“乡贤文化”。   ·豫南“土皇帝”入狱  十三日航讯本报开封记者王瘦梅  驰名豫南的“商城王”顾萤,被河南省政府免职扣押了,这好像一只猛虎抓进了笼子里。

  商城八年来被死亡的恐怖笼罩着,早已经失去了光明和正义,没有了公理和法律,变成了另一个世界,这个世界的主人,就是恐怖制造者的顾萤。

  土皇帝顾莹的产生者,据商城人说,顾莹在“功业”上有三个恩人,一个是军阀,一个是共产党,一个是日寇。

那就是说军阀、共产党和日寇造成了他在商城特殊的环境,使他在用恐怖征服了商城后,成为了“商城王”。

  军政大权集于一身  顾莹,头脑简单,毫无常识,一个十足的“土豹子”。 他没有读过什么政治军事书籍,也没有看过什么公文卷宗,脑子里只有一个“杀”字。 他是以红枪会起家的,远在抗战之前,他在某军阀庇护下,在商城新生乡一带组织红枪会,纠合土匪流氓于一团,某军阀是想利用顾莹扩充实力。 顾莹也想借这个机会,奠定武力夺取商城的基础。 他已拥有相当雄厚的武力了。   抗战初期,因我军事失利,狂暴的敌人于占领京沪之后,沿江西进,武汉情势岌岌可危,为布置保卫大武汉,白副总长对大别山的门户商城十分重视,因为商城如果沦陷,敌人即可越过商城直抵武汉。

因为商城的重要地位,连着商城的地方武力也被重视了。

而当时在商城拥有雄厚武力的顾莹,态度暧昧,白氏以为这支武力,无论如何要应用在自卫卫国的正道上,否则这批武力不投敌、必投奸。

  因此,顾莹被任命为游击队长和商城县长,集军政大权于一身,这给他以施展抱负的好机会。 他掌握了军政大权之后,立刻决定了两种作风:一个是以屠杀制造恐怖,以恐怖达成统治的目的。

一个是加强商城的特殊化,他在商城特殊的军事政治地位,一直在这种作风下保持到被扣为止。

河南省府对商城的真实情形,也是在最近才弄清楚。   儿子被顾县长杀掉家长反设宴道歉  在他这种作风下,制造了什么罪恶呢?商城三十万民众可以告诉大家:  他好杀,用杀来立威,用杀来消除异己,凡是与他有仇的他都要杀,凡是不服从他的他也要杀。 七八年来,在他的屠刀下,杀掉的著名正绅,计有洪襄卿、梅友香、胡显阁等,或全家被活埋,或个人被他暗杀掉,简直不可计数。   三十二年十一月间,商城省立信阳师范分校学生因细故发生风潮,顾莹以县长地位维持校务。 到校后在总理纪念周中,暗示打手将好学生鲍其福当场枪毙,全校学生哗然,事件发生第三天,记者抵达该县,闻之骇然,但听不到一个人对此发表意见。

记者再三询问他们,但没人敢说关于顾莹的一句话。 奇怪的是,死者家属竟到县城内备办酒席,请顾莹县长吃酒。   在酒席上,家属正式向顾县长道歉:小儿该死,顾县长不要生气,不要和我们一般计较。

。 。 顾莹的凶恶,被征服民众的可怜,由此可见一斑。   记得记者和这土皇帝会面的时候,他曾坦直和得意地告诉记者:  “商城地事情很好办,我的命令下去,指到哪里,办到哪里。 他们都知道我的脾气,比如禁止赌博,我贴上个条子,就写上四个字“禁止赌博”,如果我的便衣队再发现他们赌钱,就投一个炸弹,让他们都回老家去。 “  ”还有处置妓女,记得有一天,我觉得妓女要不得,立刻下令,命令妓女即日离境,如果天黑以后在商城发现妓女,那就立刻活埋,妓女能不跑么?记得那天命令一下,妓女们连行李都不要,到天黑,没有一个敢呆在县境一百二十里内的。 “  三岁小孩也要杀留着他将来杀我么  顾莹的刑法很多,亦甚酷,不关刑事民事,不关案情轻重。

听说该县西乡,有人与某姓发生田产纠纷,不知怎得,动了他的虎怒,他就把那家人全家活埋了,最后只剩下一个三岁小孩,他的卫士们见状甚惨,不忍再埋。

  顾莹大怒道:斩草必须除根,留这个小畜生将来杀我么?于是他自己动手,挖了个坑,将这个小孩也埋了。

  在商城吸纸烟、卖纸烟都犯法,有一周姓卖纸烟,被顾莹用电刑处决了。

  司令不死我工不止  顾莹身体健壮,有三个姨太太,这三个姨太太都是他抢来的女人,分住在蔡家洼、四方子、沈家坂三个地方。

顾莹很会享受,他征工征料,在这三个地方大兴土木,在这建筑华丽的居室,合计华屋一千余间,墙的厚度达三公尺,据说迫击炮都打不穿。 为了建屋所用的条石,他在险峻的悬崖上开了一条马路,被征调的老百姓敢怒不敢言,商城流传一句谚语:司令不死我工不止。 这谚语人人心里记得,口里说不得。   多年的司令兼县长,顾莹已是惊人的财主了。 他现在已有良田一万八千余亩,而商城的民众每年纳完正粮外,顾莹以办教育为名,又向他们每石抽四斗至七斗,名曰”寄稻庄“。 春季又抽麦每石两斗至三斗,除百分之一二办学外,其他的粮无人敢问。   上级的例行公文,顾莹是不重视的,他的县府秘书拿一个红色印泥图章,天天在那盖”该因奉此“的例行公事,下级看到后,将公文向架子上一放。

顾莹另有一个自己用的蓝色印泥图章,下属看到蓝色的手谕,就是不眠不休也要完成。

  顾莹对记者说:俺没读过三民主义,俺也不管他三民主义不三民主义,俺就是这样干法,也不管人家批评不批评。

  现在顾莹已经被扣了好久了,而且已经由省府警察局移交法院讯办,但商城人兴奋的面孔又多了一层阴郁,因为法院迟迟不宣判。 他们害怕法院判顾莹一年或三年,顾莹一交保证金,又放虎归山,商城人民不堪想象了。   今天河南民报和中国时报刊登了一个消息:中央社讯,前河南商城现在顾莹,经该县人士告发后,豫鲁监察使署派员到达商地月余,查获违法案件数十起,皆取得证据,提取纠举。

引起社会愤慨,据闻省府亦派干员调查,调查报告书洋洋五六万字。

其中草菅人命、贪污数字、盗用国防器材、袭击三十九军等项,简直无法无天。 现闻该县告发人向开封法院提请起诉。   这个消息发表后,社会人士都伸长了脖子,期望这个乱世魔王的末日到临,连顾莹刀下的冤魂,也日夜在开封地方法院门口等着消息!  (完)  PS:顾敬之,又名顾忠肃、顾莹,商城县达权店乡人。 1948年开封解放时,顾趁机逃出,先到南京,后至武汉,旋携眷潜柳州、衡阳,经广州至香港,去台湾。 1972年死于台湾,年84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