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 情感婚姻

第一百八十二章 指点大明文魁最新章节

本站2019-07-12172人围观
简介 看着侯忠书一脸黯然的样子。 林延潮心想这时候不能用抚,于是他假意生气道:“忠书,你若是这样说,倒是会令我担心失去你这朋友。 ”侯忠书连忙道:“延潮,我不是这个意思。 ”林延潮

第一百八十二章 指点大明文魁最新章节

看着侯忠书一脸黯然的样子。 林延潮心想这时候不能用抚,于是他假意生气道:“忠书,你若是这样说,倒是会令我担心失去你这朋友。

”侯忠书连忙道:“延潮,我不是这个意思。

”林延潮继续气恼地道:“我与你和豪远,乃是总角之交,你这样说,如何不令我生气。 ”张豪远也是道:“书上怎么说得,衣不如新,人不如故,忠书,你这么说我也要生气了。 ”侯忠书不由道:‘豪远,比起来你来,我倒不觉差多少。

‘张豪远没好气道:‘好,算我白做好人。 ‘林延潮这时道:“这样吧,这几日我仍还是在读书,你们继续在前院住下,每日我都会拿半个时辰来,与你们讨论文章。

不过忠书若是要文章大进,下个月在县试榜上题名,现在就必须要下苦功夫,一刻都松懈不得。

”侯忠书道:“我?我可以?”林延潮道:“不试试,哪里有的机会。 ”张豪远道:“忠书,宗海说得是,若想别人瞧得起你,你先得瞧得起自己啊。 ”侯忠书道:“豪远,可是我从来都很瞧得起自己啊!”当下二人在林延潮住下,就住前院展明的对面屋,收拾停当后住下,都是满意,这里环境好,住得舒坦,而且僻静,比住在客栈可是强了不知多少。 二人待见了林浅浅,不用林浅浅说什么,都是很识趣地送上这个月的饭钱。 林浅浅收下后,喜笑颜开地道:‘好了,算你们的啦,今晚这顿好的。

就不收你们钱了。 ‘然后林浅浅给两人准备了一桌丰盛的饭菜,正巧这天晚上林延寿也从私塾回来了。

他去私塾读了小半年的书,这好容易才回趟家里。

大伯得了消息,也是从衙门里赶回来,顺路买了几样城里最好的点心带回来。

当下一家除了林高著,三叔不在。

聚在一起吃了顿饭。 席间,大伯问张豪远,候忠书道:‘你们二人也是要赴今年县试的?‘当下张豪远道:‘回林官人的话,我们二人都是,眼下暂借居在此,打搅之处,还请见谅。 ‘大伯是个很好说话的人,当下笑着道:‘无妨,无妨。

你们是延潮的好朋友,多来住住也是好的,正好我儿子,今年也要参加县试,你们三人正可以切磋一下学问,各自取长补短嘛。 你们也别叫我林官人,都是一桌子吃饭的,你们学潮囝叫我大伯好了。

‘林延潮点点头。 看来大伯在衙门修炼得越来越会说话了。 候忠书,张豪远二人得了这般热情接待。

自是高兴。 张豪远客气地道:‘多谢大伯收容,能与林公子一并共学再好不过了。 ‘林延寿夹了一块酒糟鸭肉,撇撇嘴却没说话,但一脸不乐意的样子。 大娘给林延寿剥了头大红鲟然后道:‘这样吧,你好容易回家一趟,延潮也是县里廪膳生。

今年既请他给作廪保,不如也让他来教你,不比你的先生差。 潮囝是不是最近功课忙啊,大娘熬了参汤,今晚你和延寿喝了补补身子啊!‘林延潮还没说话。

这边林延寿就道:‘娘你知道什么。 我的先生是二十年前就中了秀才的老廪生,延潮不过是刚进学,比他差得远了,我有着这么高明的先生不去学,来找他教干什么。

‘林延潮不由替林延寿惋惜,你这可是白费了你娘的一番心思啊。

林延潮笑着道:‘是啊,延寿的先生确实比我强,那先生听闻曾教过一个进士,两三个举人,秀才更不知道多少了,实在了得。

‘林延寿现在的先生,是他托林垠找的。 林延寿能佩服他的才学,说明在他手上确实学到东西了。 这样就可以了。

大娘听了顿时欢喜道:‘这样啊。 不过说来说去,还是觉得自家人来得可靠。

‘候忠书低声道:‘这先生,当了二十年秀才,还没中举人,看来学问也不怎么样。

‘‘那也比你强。 ‘林延寿讽刺道。

候忠书撇撇嘴道:‘这小子耳朵还真尖。 ‘大伯开口道:‘我听衙门里的人说,今年县试本就比去年容易,一来多录了五十人,二来去年最拔尖的给取走了。

若是今年不中,就要再等一年,后年才能考,故而你们好好用功,最好今年都一并取了,到时候大伯请你们喝酒。 ‘三人听了都是欢呼。

大伯这时又道:‘延潮啊,你也要岁试了,这也不能小看啊,听人说最少也要考个三等,实在不行四等也好,若是考了五等你就要被降为增补生员了,是不是啊?‘林延潮道:‘大伯,是如此。

‘大伯道:‘那你可要用功啊,不可大意,丢了廪膳生就不好了。

‘林延潮笑着道:‘这还请大伯放心,就是为了每月那六斗廪米,我也会好好考的。

‘听了林延潮这么说,一家人都是笑了起来。

就这般一顿饭,众人说说聊聊的就过去了。 次日林延潮,给张豪远,候忠书都安排了一套功课。 上一世,他虽没有给人补过课,但是他找过别人补过课啊,没吃过猪肉,总见过猪跑。 所以每日林延潮都给张豪远,候忠书二人布置下五道时文题,让他们写。

限他们酉时交卷,然后林延潮回小楼作自己的功课,待至酉时,他们卷子交来,林延潮就审看过一遍,待晚饭之后,再与二人讲卷。 这讲卷差不过半个时辰,林延潮将两人文章分析比对。

以他现在的水平,自是一眼就看出两人文章里,那些不足的地方,然后给他们自己的意见。

当初林烃,林垠,林燎是如何严格地教自己的,自己今日就如何依着方法教他们。 当然二人是自己朋友,自己不能如严师一般呵斥,但是要求的苛刻上却一样。 当然初始时,林延潮不过将指点二人,作为朋友应尽的义务,但是到了后来自己为他们改文的时候,也能学着想,若是这一篇文章,换作是考官该如何给评卷,何处好何处劣。 改着改着,林延潮自己写文时也学着如考官一般来写,而不是先前以考生的角度来看。

对自己实也是帮助很大。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