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 情感婚姻

主角是方雪儿周凌峰的厚黑小说殡仪馆的火工 情感机器

本站2019-06-109人围观
简介 殡仪馆的火工第15章会眨眼睛的尸体面对这个年轻男子的开口,我只是挑眉看了一眼,随即便是摇头说:不行,我师傅交代过了,你们只能在这边挑。 我话音落下,那个年轻男子顿是面露出几分不悦。

主角是方雪儿周凌峰的厚黑小说殡仪馆的火工 情感机器

殡仪馆的火工第15章会眨眼睛的尸体面对这个年轻男子的开口,我只是挑眉看了一眼,随即便是摇头说:不行,我师傅交代过了,你们只能在这边挑。

我话音落下,那个年轻男子顿是面露出几分不悦。 小焚尸匠,我们医学院来你们这里挑标本那是给你们面子,我劝你还是跟你师傅去说一下,我们医学院下来一趟不容易,反正这些尸体都是没人认领的迟早要给你们烧掉,何不如给我们医学院呢年轻男子说得很是轻描淡写,而我听着心里头却是有些不太爽!什么叫做下来一趟不容易你们医学院还成了贵族学院不成看到我有些沉默,那年纪大些的刘院长则是连忙说:吴奎你少说几句,小周啊,你看这些尸体确实都是残缺的,要不这样吧,你给个面子让我们带一具完整的,另外一具我们倒是能凑合些,断腿断手也可以,你看怎么样那刘院长说着就从口袋里掏出了一个红包,看样子是想贿赂我,不过这样一来,旁边的那几个年轻男女,则顿是睁大了眼睛看着我。

年轻男子吴奎更是冷哼了一声,目光带着一股不屑。 我皱眉,眼睛看着刘院长手上拿的那个厚厚红包,脑海里却是想起昨天晚上那个悬浮的小女孩……好,我答应你们。

我嘴角勾起一丝笑容,然后说:我可以偷偷给你们一具完整的,但是得让我来挑!呵呵,这个没问题,只要是完整的,不管男女老少都行,毕竟我们只是用来当标本……刘院长一边伸手和我握了握,一边则是悄悄递给了我一个红包。

我见状则是毫不扭捏的就收了那红包,然后在那几个年轻男女的鄙视目光下,我大大落落走到了小黑屋的内部。 我一边按着昨天晚上记住的那个小女孩躺下的床位,一边则是心里暗喜起来:医学院的就了不起了你们不是要完整的尸体吗哼,我就挑一具不但是完整,还会悬浮的送你们……几分钟后,我终于在里头找到了昨天晚上那个会悬浮的小女孩床位,我轻轻掀开白盖布,一眼就看见铁床上的小女孩正是紧闭着双眼,面目十分的恬静,只是那张眉清目秀的白皙小脸,竟是也显得有几分可爱的姿态。 小焚尸匠,挑好了没有那个叫吴奎的年轻男子不耐烦说道。 催什么催,来,就这具了。

我强忍住心头的忐忑,面无表情的指着小女孩回答说。

这一下,刘院长和那几个学生便是连忙走过来看了下小女孩,最后才勉强点头说好……把防腐袋拿过来,辛苦小周兄弟帮我们把这具标本抱下去。

刘院长和蔼可亲说道。 我看着这个老学究,心里头一阵嘀咕:大爷的,我帮你们挑了尸体,居然还要给你们背尸,真当我是义工啊我不耐烦的应答了一声,顺手就将那医学院自己带来的防腐袋铺开,然后伸手将小女孩的尸体抱起来;这小女孩年纪约莫七八岁,眉清目秀的,可当我的手触碰在她身上时,我明显感觉到了一阵冰凉……另外几个医学院的学生则是也拿出了一个防腐袋去搬那具断了腿的尸体,我小心翼翼的将小女孩放入到袋子中,心里头一阵暗爽,以后我再上夜班,就不用怕在半夜里听到什么脚步声,更不用担心再看见这个会悬空的小家伙了,嘿嘿。 辛苦小周兄弟了,晚上我请你们吃饭,你和你师傅一定要到哈!刘院长极为热情的拍了拍我肩膀说道。 对于有人请吃饭这种事情,我自然是喜闻乐见,不过我也是对他们说道:这个小女孩的尸体是我偷偷给你们的,我希望你们不要告诉我师傅才行。 放心,我们知道该怎么做,我们只是当标本,一定不会损坏这尸体分毫的……好。 我如释重负的松了一口气,然后蹲下去准备将那个装着小女孩的防腐袋链子拉好。 但就在我将要那链子拉到小女孩的脑袋上时,我心头蓦然一动不自觉地向小女孩看去,只见防腐袋里眉清目秀的小女孩,突然睁开半边眼睛对我眨了一下!卧槽!!我顿是被吓了个身形不稳,整个人踉踉跄跄的往后退了半步。 不远处的刘院长闻声看来,小周兄弟,出什么事了我仓促看了一眼小女孩,发现她此时正面无表情,一双眼睛更是紧闭着,我强忍住心头的震惊,连忙说:我没事……哼,胆子这么小,还怎么当焚尸匠那吴奎的年轻男子好像对我不太满,见到我被吓了个脸色发白,径直就一边走过来将小女孩的防腐袋拉链拉好,一边在一旁小声讥讽了几句。 我听在耳里,心头一阵不爽,妈蛋,既然你胆子这么大,希望今晚你不要被吓到尿裤子才行……很快,两具尸体都被装进了防腐袋装好,然后刘院长出去说是找场长说点事情,而我则是对着几个年轻学生中一个面容姣好的女孩说道:这里很冷,要不你过去我们焚化间坐坐,那边有炉子,暖和点不必了,我站在外面就好。 面容姣好的女孩淡淡说了一句。 我不自觉的摸了摸鼻子,这念头,我好不容易鼓起勇气搭讪下,居然反应这么冷淡;要不看你是什么医学院出来以后要当那白衣天使,我才不会主动和你说话呢。 吴奎此时也是走了过来,目光依然带着几分不屑,而我也懒得多看他一眼就迅速回到了焚化间,然后跟泉叔说:搞定了,今晚那刘院长说要请我们吃饭,你去不去傻小子,有饭吃干嘛不去泉叔已经有些醉意微熏,坐在一旁瞄了我一眼道:对了,场长刚和我商量过了,准备明天让你和李强把那两具尸体给刘院长送回他们学院……泉叔话音一落,我则是直接就脱口而出道:丢!不是吧,李强一个人不就行了,还要我去干嘛李强是灵车司机,让他送那两具尸体去学院,我倒还能理解,可丫的这送尸体怎么还叫上了我是那个刘院长特地点名让你去的,怎么,你有问题泉叔眯着老眼淡淡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