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 情感婚姻

《武法战神》落小云精彩章节试读完结版

本站2019-05-1434人围观
简介 武法战神男女主角是洛子痕,子语的小说,是最新完结的一本优质作品,剧情跌宕起伏、扣人心弦,这里提供免费章节阅读:“那,请问老前辈……”子痕思量半天终于开口问道。 “我很老么?”老者不满意的

武法战神男女主角是洛子痕,子语的小说,是最新完结的一本优质作品,剧情跌宕起伏、扣人心弦,这里提供免费章节阅读:“那,请问老前辈……”子痕思量半天终于开口问道。

“我很老么?”老者不满意的撇了子痕一眼。

“这个……”子痕一时语塞,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子痕只觉得眼前一黑,已经来到一片虚无的空间之中,连忙伸手拉过子语,子语神色萎靡,子痕连忙运起神力,一道金光顺着子痕的手臂,缓缓的进入子语的身体,过了半响,子痕头顶散发出一阵阵白烟,子语缓缓睁开双眼,露出特有的坏笑道:“没想到我的小未婚未也不是一无是处么。 ”子痕没好气的白了子语一眼道:“你要嫁过来之前你老爹没告诉你我是辅神么?治疗是我的神之领域。 ”说着,子痕身体一阵摇晃,几欲摔倒,子语连忙扶助他,关切的问道:“怎么了?是不是受伤了?”“没什么,脱力了。

”子痕脸上一红,低声说道。 “切,就没有见过你这么没用的神,治疗我一个人就能脱力。

”子语甩开子痕的手,笑了起来。 “你要知道,我是中下等神格,你起码也得是天仙业位,给你修复一次,我最少损失两倍的精力,你还嫌弃我?”子痕很是不满意,挣脱子语的手,生气的说道。

“好啦,好啦,我的小夫君,我错啦,你就不要在埋怨我了。 ”子语拉起子痕的手,轻轻摇摆着,撒娇似的看着子痕的眼睛。 子痕脸上一红,眼睛不敢和子语对视,撇过头来,刚想说话,却听得子语又笑道:“哎,看来女人太强了也不是件好事,找个夫君不如自己,还要顾及夫君脸面不能说真话。 ”子痕彻底的无语,只能活生生把到了嘴边的话咽了回去。 “好啦,心眼真小哦,比我老爹还小。 ”子语掩嘴轻笑一声,正色道:“你说说,这片领域的主人什么时候会出来见我们?”“什么领域?”子痕纳闷的问道。

“昏,你难道没有发现我们现在身处某个强者的领域之中?”子语一副快要昏倒的样子。

“强者?有多强?”子痕强自镇定一下,笑道。 “强道你们不能想象。 ”一个苍老的声音忽然传了出来,震得子痕耳膜一阵生疼。 “呵呵,多谢前辈在那老怪物手下救了我们哦。 ”子语娇笑一声,伸手握住子痕的手,子痕只觉得一股柔和的力量涌进自己的身体,老人的声音也没有那么大了。 忽然整个空间明亮了起来,两人才发现自己竟然置身于一方小小的石洞之中,子痕不由得笑了起来,苍老的声音再次响起:“臭小子,你笑什么?”“我记得刚才有个恶婆娘说过,领域之中你为神,天地变幻一瞬间,还嘲笑人家那老怪物只有一片虚无,老前辈您就这么大点地方,恶婆娘还夸赞您是超级强者,哈哈哈。 ”子痕大笑起来。

“你发什么神经?”子语狠狠的踢了子痕一脚,翠生生的声音回想在了石洞之中:“前辈,我这个小未婚未脑子不太正常那,您可千万别和他一般见识。 ”“若是在早几万年,这小子必定已经化做飞灰。

”苍老的声音没有一丝不悦,子语心中不由得舒了一口气。 “小子,你向前十步,看看这洞外风景如何?”苍老的声音再次响起,声音中透出了无尽的寂寞和无奈,子痕不在多说,依言走了十步,探出头去一看,不由得脚下一软,哐啷一声坐在了地上,子语连忙扶起子痕,也向外看去。

只见石洞之外,北方浩瀚星空星星点点,极为壮观,大地之上是一片茂密的森林,层层叠叠,尽是些二人从未见过的树木,郁郁葱葱,迎风而立,西方一轮明月孤独的挂在半天之上,四周尽是一片虚空,大地之上一道道巨大的龙卷风拔地而起,一片飞沙走石。

东方一轮红日挂在天空之上,大地之上一道道金色火焰冲天而起,有若一条条的金色巨龙,翱翔天空。 南方天空一片虚无,一个高大的人影站立其中,周身包裹这淡金色的光芒,一双神目,炯炯有神,手里一把长剑遥指着石洞的方向。

“这,这……星空神王,明月神王,太阳神王,生命主神,风之主神,火之主神,那个,那个是不败神皇?”子痕喃喃着,伸手狠狠的掐了自己一把,又柔柔眼睛,还是不能相信自己所看到的一切。

子语虽然也是家学渊源,毕竟不是神族,也没有相子痕一样知道至此之多的禁忌一般的人物,只是娇笑道:“老前辈您的领域果然厉害哦。 ”“嘿嘿,老夫可没有这么大的本事,弄这么个集合天地神族最强神王的领域。 ”一阵底笑,一道人影缓缓的在石洞背后的石面上幻化而出。

子痕渐渐看清那人的容貌,身材高大,全身上下肌肉鼓鼓,显得极为彪悍,一头白发,散在四周,拖在地上还多出很多,面目直如刀刻斧凿出来的一般,棱角分明,满面红光,有若婴孩一般的皮肤散发出淡淡的红光。

在仔细看去,此人手脚竟然细细的链子被定在石壁之上,那链子虽细,却发出一阵淡淡的白色光华,头顶之上一把长剑倒悬而立,直指此人顶门。

子痕识得那剑,乃是当日不败神皇持之纵横三界得神罚,自己只是在天界得一些旧书里偶尔瞧见,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冷气,开口道:“前辈……”“别说了,让我说,妈的你们在外面亲亲我我那么久,说了十几年得话了,老夫可被关在这里足足五万年了,五万年也没有说过话,憋死老子了。

”老者大声得叫了起来。

“得,得您说。 ”子痕牵起子语得手,坐到老者身边,傻傻的看着老者。 “你看我做什么?”老者忽然愤怒起来。

“您不是不让我说话,看看也不行?”子痕委屈的说道。

“你不问我怎么知道说什么?”老者发怒起来。

子痕和子语二人暴寒,对视一眼,均做了个无奈的表情。 “那,请问老前辈……”子痕思量半天终于开口问道。 “我很老么?”老者不满意的撇了子痕一眼。 “这个……”子痕一时语塞,不知道该如何开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