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 情感婚姻

五百一十一章 钟鸣鼎食大明文魁最新章节

本站2019-07-04194人围观
简介 “已是备好!“林延潮道。 劳堪笑着道:“既是如此,我就在堂内宣旨,贺老弟你晋帝王师。 “听到帝王师三个字,林延潮心底一颤心道,果真如自己所料,自己晋日讲官了。 这张居正怎么肯

五百一十一章 钟鸣鼎食大明文魁最新章节

“已是备好!“林延潮道。

劳堪笑着道:“既是如此,我就在堂内宣旨,贺老弟你晋帝王师。

“听到帝王师三个字,林延潮心底一颤心道,果真如自己所料,自己晋日讲官了。 这张居正怎么肯?今年河北山西山东风调雨顺,丝毫没有旱情之兆,自己这打赌分明已是输了,那张居正为何还肯放我一马?莫非是张居正用加官晋爵来羞辱我?若真是如此,那我还真是求之不得呢。 念头在脑中一转,林延潮见劳堪的殷勤也是了然了。 对方身为封疆大吏,一省上宪,就算自己是状元,也无需如此买自己的账。

何况自己还得罪了他的大靠山张居正。

但身为日讲官就不一样了。

日讲官乃是天子近臣,随时可以面圣,目睹天颜,似劳堪这样远在地方的封疆大吏最怕就是林延潮这等人。

就如同三人成虎的故事,大臣远在地方,最怕有人在天子面前给自己上眼药。 正所谓朝中无人莫做官,外官为何每年都用大把银子,以炭敬冰敬别敬的名义巴结京官,道理也在其中。

外官远离中枢,最怕猜疑,如劳堪这样的巡抚,手下肯定不干净,林延潮若真的有意,在天子面前不经意的几句话,就能令劳堪前途尽毁。

这就是日讲官有职无品,但却令劳堪如此忌惮的缘故。

想清楚了原因,林延潮想起入城时冷淡的对待,而劳堪此刻前倨后恭,林延潮给劳堪脸色都是轻的。

不过林延潮轻描淡写地道:“下官不过侥幸而已,哪里如制台治理一方,德政名闻京师,我身在阁中,也多次听相爷夸赞你呢。 “林延潮话里的意思,劳巡抚,你放心,我回京师不说你的坏话就是了。 劳堪当然听得出林延潮话中的弦外之音,不由喜出望外地道:“状元公真是谬赞了,还是里面请,宣旨后,咱们再好好亲近亲近。 “林延潮点点头。

正要入门,当下外周远远听的车马声。 片刻后,一顶蓝呢轿子到了。 巡抚衙门的亲兵禀告道:“启禀制台,福州知府李应兰到了。 “不久一名穿着绯袍官员下了轿子来至府前,向劳堪参见道:“下官见过制台。

“劳堪满脸不悦地道:“何时不来,非这时而来?“李应兰心底委屈心道,我还不是顺着你意思的办吗?李应兰低下头道:“是,下官疏忽了。

“劳堪哼了一声,林延潮向李应兰行礼道:“林延潮见过父母官。 “李应兰连忙道:“不敢当,状元郎三元及第,扬我乡名,兴我一府文教,是本府该先向状元公行礼才是。 之前本府因公务缠身,未及迎接状元公,还请不要见怪。

“林延潮笑着道:“父母官亲自出迎,这如何使得?知府能来敝府,已是蓬荜生辉了。

“李应兰见林延潮丝毫没有见怪之意,顿时大喜道:“状元公,衣锦还乡,本府这当然是要到府上叨唠了。 “劳堪满脸不快地道:“好了,好了,你就不必弄这些虚礼了,本院要宣旨,你也一并进来吧。 “李应兰称是一声。

李应兰退至一边,就听的又是车马来至坊内。

林延潮心道,好嘛,这要不来一起不来,要来一起,咱们省城的官员可真够一致的。 “制台,是福建左布政使舒大人的车马。

“劳堪哦地一声,布政使毕竟是一省名义上最高长官,他不好再言语上讽刺他什么。

但见车驾到了坊前停下。

劳堪来得匆忙,没有大张旗鼓,但左布政使舒应龙则不同,亲兵手持棍棒开道,随从鸣锣,乡坊里的百姓都是争相出来看热闹。

随着舒应龙而来的,还有提学道督学王希元,左右参政,以及一色蕃司官吏,这排场不输给当年林延潮三元及第时,劳堪上门宣旨时。 舒应龙走了几步,见劳堪与林延潮一并下台阶相迎,于是笑着道:“这不是抚台大人吗?今日你不是说身体不适,不能来府上见状元公吗?怎么突然又来了?“见舒应龙拆台,劳堪始终一副皮笑肉不笑的样子。

一个巡抚,一个布政使,权力相互肘制,很少能处得来的。 劳堪道:“本官昨日不过偶感风寒而已,何况接了圣旨,人也是精神抖擞,什么病自也是好了。

“舒应龙点点头道:“原来如此。 “林延潮上前道:“下官见过舒方伯。

“舒应龙上前拉着林延潮手,十分亲厚道:“听闻状元公还乡,本司不请自来,冒昧作了恶客,还请状元公不要见怪啊!“说着众人都是笑起,林延潮心底有些感动,这舒应龙是真正来看自己的,并非如劳堪那般见了圣旨后才来的。 这舒应龙也不是外人,他也是嘉靖四十一年的进士,平日与自己老师林烃最善。

这一次他是明知可能得罪张居正,还是上门来看自己的。

林延潮连忙道:“方伯哪里的话,你这样的贵客,我是想请也请不到。

“舒应龙笑了笑道:“好,若不见外,我就称你一声贤侄,我与你引荐,这位是本省大宗师。 “林延潮当下向王希元行礼。 王希元老成持重,一派博学鸿儒的样子道:“状元公,年纪轻轻三元及第并非侥幸,你的文作,本官都读过了,于书经一道上状元公可谓通经二字,本官佩服之至,他日还要向你请教才是。

“林延潮行礼道:“大宗师言重了,请教二字不敢当之,还是相互切磋。

“王希元捏须点点头。 林延潮这边刚刚见礼完毕,这边车马又至。

“是按察使,巡按御史到了。 ““还有兵备道,屯盐道。 ““都转运使徐大人也到了。

“省城里说得上名字的衙门几乎都是来了。

舒应龙笑着道:“状元公,你家的锅够不够大啊?若是不够大,怕是管不了这么多人的饭啊!“舒应龙说着台阶下几十名官员都是陪着笑起。

舒应龙这么说,显然是要与劳堪打擂台了。

劳堪亦是在旁边笑着反击道,方伯此言差矣,状元公乃鸣钟鼎食之家,既是用大鼎,怎么还用锅呢。

说完,劳堪这一边的官员也是附和地笑起。

(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