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 情感婚姻

(剑峰专栏)写得比唱好

本站2019-07-10134人围观
简介 写得比唱好 2012年伊始,娱乐圈和文学界里最为热门的话题莫过于方舟子与韩寒愈演愈烈的“方韩大战”。 80后的才子作家韩寒再一次被推上了风口浪尖。 韩寒是80后这一叛逆群

(剑峰专栏)写得比唱好

  写得比唱好  2012年伊始,娱乐圈和文学界里最为热门的话题莫过于方舟子与韩寒愈演愈烈的“方韩大战”。

80后的才子作家韩寒再一次被推上了风口浪尖。   韩寒是80后这一叛逆群体的代言人,也是文学界的“宠儿”,他才思敏捷、又善于鼓捣娱乐圈的热点事件,从“韩白之争”、“洪峰事件”到炮轰“周笔畅”、“赵丽华”、“陈逸飞”,就连我学生年代天天背诵的梁实秋、钱钟书、鲁迅、徐志摩、朱自清、林语堂等名家,他也不放在眼里,着实在文化圈里掀起轩然大波。

  他们这一代人就是这样,天不怕地不怕,敢说敢做,率性而为,咄咄逼人,加上他又是职业赛车手,酷爱运动,外表阳光英俊,受到很多文艺小青年的青睐也就顺理成章。

  这一次,在互联网铺天盖地的方韩舌战的信息里,我无意间发现了韩寒竟然还有一个“歌手”的身份。 韩寒也唱歌?这倒是引起我的极大兴趣。 于是,我赶紧从音乐网站搜来韩寒2006年发表的个人专辑《十八禁》来听一听。

  用韩寒的话来说,“有些东西用写作来表达更有力量,有些东西用电影表达更有力量,还有一些,用音乐表达更有力量。 ”网上宣传广告文案是这样写的:韩寒成为第一个发表唱歌专辑的作家,也代表着另一种独创音乐新形式——“音乐文学派”的到来。

他坦言唱歌并不代表自己踏入娱乐圈,音乐只是他的另一种创作和表达的延伸。

  听完韩寒唱的十首歌,我基本要喷饭。 我也知道韩寒只是玩玩而已,但那些音乐垃圾、连同歌词印成的韩寒写真集、赛车片段及MV录制花絮刻录成的光盘价格不菲地往那些喜欢韩寒的书且一知半解的文学少年拼命倾销,然后唱片公司躲在背后沾着口水拼命地数钱入账,想起来心情特别的沉重。

  第一首让我喷饭是他翻唱张国荣的《我》。 《我》是林夕为张国荣量身定填的词,其中包含夫子自道、向外宣言的感怀:“造物者的光荣”、“站在光明的角落”,这些写出了张国荣的立场。

那个时候,张国荣的抑郁症、双性恋、性别易装等身份正倍受香港传媒的扭曲和攻击,但张国荣从来没有后退或妥协,依然为自己“可男可女”的高度可塑性散发骄傲,他用这首歌对自我阴柔特质给予自信和肯定,并挑战社会单一思维的道德尺度,也测量了大众对性别的接收和容许程度。

虽然后来打开禁忌的缺口和突破的空间,但在当时唱这首歌时,张国荣那种阴柔与刚强、执着与挣扎、痛苦与无奈的内在韵味却无人领会,当事人的演绎或表达更是后人莫及。

虽然韩寒喜欢张国荣,应该也特别喜欢张国荣的那首《我》,但80后的韩寒一路从阳光大道走来,而张国荣在重重关卡的社会舆论下与道德隙缝间匍匐前行,经历不一样,背景不一样,领悟更是天渊之别,这首专属张国荣的作品还是不要唱好,安静去聆听是最好的欣赏方式。

  第二首让我喷饭是他翻唱《追梦人》。 听完后只会让我更加想念罗大佑、想念刚刚远去的凤飞飞。 我无法形容韩寒的唱(这里请恕我不用“演唱”一词),完全不着边际,一种“门外汉不解风情”的感觉。 时代的变迁,年龄跨度太大,非韩寒这种年龄所能渗透,一种假以老成的深刻,使得尴尬接踵而来,或生生的生硬,作秀的深刻终不如泛化为和平年代的男情女爱或烛光下的甜言蜜语。

如此经典的作品被他玩弄得一塌糊涂、面目全非,实在是可惜至极。 如果翻唱一些周杰伦或者林俊杰等80后歌手的歌曲,韩寒也许可以找到感觉,表达也可能会到位一些。

  专辑的第一首歌《私奔》,倒是十分好听。

整首歌有一种梦回仙境的感觉。 悠扬的口琴,清亮的吉他,折射出一种淡淡的忧伤,味道特别纯净。 经过录音棚专业机器调整出来的韩寒的音色,也很有磁性,但相比于女声王思思,韩寒还是逊色很多。

我特意在视频网站找来这首歌的MV,画面中,韩寒用小摩托车载着女友,朝着二人的新世界疾驰而去。

是不是有一股可歌可泣的东西可以打动我们?我不知道。 其实私奔在我们梦中有过,也在我们身边真实发生过,只是在这个爱情泛滥的年代里,谁要与你私奔,又奔向哪里?  《混世》是最好的一首歌。 这首歌编曲、旋律与主题较为吻合,韩寒的音色及他的个性色彩也与主题完全一致,非常规的音乐手法让其风格十分犀利,韩寒也表现得十分丰满,最终让这首歌成为这张唱片中的一大亮点,也只有这首歌让我看到韩寒在把玩音乐之余也确实有那么几分的可塑性可言。 仅此而已。

  但我们还是不能以专业歌手的素质去要求韩寒,韩寒是作家,出版了很多优秀的小说,他还是赛车手,获过职业比赛冠军,唱歌也许只是他的业余爱好,虽然他在整张专辑里对摇滚乐、乡村、民谣都有进行尝试,但效果真的不敢恭维。 抛开专业水平不说,他有如此表现其实已经不易,特别是他写的歌词,比如《春光》、《无题》等歌,写得很煽情,也散发着文字韵味,就像写诗歌一样。 尽管写诗与写歌词有异曲同工之处,但中间的区别也很大,精通不了音乐创作理念,文字功底再好的韩寒永远也写不出非作家的许巍、李健们那些优美动人的歌词。 但对于韩寒来说,写歌词也许比他唱歌更得心应手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