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 情感婚姻

第二百九十八章 偎依取暖至尊特工最新章节

本站2019-07-0485人围观
简介 捕鱼船靠岸,黑泽三郎迈步走下了轮船,对沙滩上中枪惨叫的人视若无睹,转头冷冷的吩咐道:“把信号屏蔽器功率开到最大,然后让我们来玩一场猫捉老鼠的游戏吧。 ”“是,老大!”黑泽三郎眯着眼睛打量

第二百九十八章 偎依取暖至尊特工最新章节

捕鱼船靠岸,黑泽三郎迈步走下了轮船,对沙滩上中枪惨叫的人视若无睹,转头冷冷的吩咐道:“把信号屏蔽器功率开到最大,然后让我们来玩一场猫捉老鼠的游戏吧。

”“是,老大!”黑泽三郎眯着眼睛打量着面前的海岛,看着山林中间那摇曳的树木枝叶,眼光有些冷冽。 他取下嘴角叼着的雪茄,随手丢到了脚下,然后一脚踩了上去,将雪茄踩入了沙滩之中。

黑泽三郎随手拔出了腰间的手枪,踩着黄沙向前走去,然后停在了一个腿部中枪倒在地上无法移动的男子面前。

“为什么所有人都在向我们的船靠近求救,你们却转身就跑?”那个男人看着手枪枪口就在面前,哪里敢犹豫,毫不犹豫的开口道:“是一个青年说的,他说他偷听到几个人谈话,说要炸船,还要把所有人杀干净,所以我们才先躲起来看看情况……”黑泽三郎眼睛微微眯了起来:“青年,他是个什么样的人?”黑泽三郎眼光有些冷,他对自己的每个手下都很清楚,小泽泉四郎办事稳妥,谨慎小心,这也是黑泽三郎派他上船的原因,他不可能在大庭广众商量这种事情,更不可能被谁莫名的偷听到。

既然小泽泉四郎不可能出错,而这个青年却偏偏知道了这件事情,那只能有一个解释,那就是这个青年和小泽泉四郎等人打过交道。 黑泽三郎的命令是让小泽泉四郎杀死柳鸿森,并且夺回他带走的东西,如果事情到了万不得已的地步,就引爆炸弹,炸沉游轮,他们会赶上去杀光所有人。

游轮爆炸沉没,那就只有一个解释,小泽泉四郎行动已经失败,甚至已经生命垂危,无奈之下才引爆了炸弹,因为在引爆之前,他根本就没和自己来任何一个电话联系。 “是一个二十来岁的青年,他身边还有一个差不多大的女孩子,一个很漂亮的女孩子,哦,对了,他们是华夏人……”“华夏人?”黑泽三郎冷冷的重复了一句,旋即问道:“在你们的救生筏上还有什么值得注意的人吗,是那个华夏人在主导你们逃走吗?”“不是,有一个西方女人,大约二十来岁,她带着两个保镖,是她的保镖在主导这艘救生筏……我什么都说了,求求你放过我,我可以给你钱……”“砰!”黑泽三郎收回了自己冒着轻烟的手枪,冷冷的说道:“我只拿我应得的钱。

”疤脸男子走上来,脸上有着几分兴奋的笑容:“出门游览还带着保镖,那想必有些来历啊,要不要抓住勒索一票?”黑泽三郎皱了皱眉头,低声骂道:“愚蠢,这么大一艘游轮,这么多人消失,终究会引起注意,是遮掩不住的,在这个时候你去玩一出绑架,那不是告诉全世界,这事是我们做的吗?”疤脸男子一愣,旋即脸色有着几分羞愧:“那还是全部杀掉好了。

”黑泽三郎摆摆手道:“杀掉这些人,将他们尸体丢到丛林里,然后开始捕猎。

”“是!”几声枪响以后,沙滩上回复了安静,一群人拖着几个人的尸体丢入了后方的丛林,然后留下了三个人看守捕鱼船,其他人则在黑泽三郎的带领下,开始向着山林里走去。

秦阳带着韩青青并没有逃太远便停了下来,藏身在一个草丛后方,静静的观望着下方,当看着对方进入丛林后,秦阳眼光落在那艘捕鱼船上,神情略微有些犹豫。 他想冒险夺船,但是不得不说这些家伙做事非常的地道,在一群人上山追杀自己等人后,剩下留守的几个人便将船开离了海滩边,停在了海里。 自己想要悄无声息的潜水登船,无疑难度挺大,毕竟想要下水,就必须得穿过沙滩,然后潜水出去,而此时星光不错,可视度挺高,秦阳很容易被发现。

秦阳拿出手机,发现依旧没有任何的信号,心中猜测着应该是追兵们带着信号屏蔽器,这东西算不得什么高科技的东西,便于携带,而且覆盖范围挺宽,对方显然不会让自己等人有机会向着外界求救的。 秦阳斟酌半天后,决定继续前行,不管怎样,现在的他是安全的,对方十多个人全副武装同行,自己只有一把手枪,一个弹夹,要是真打起来,自己绝对会被瞬间集火的弹雨打成筛子。

“走,我们找个地方藏起来,安静过夜,等天明再说。 ”黑夜里,丛林里非常难以行走,秦阳走了几百米后便停了下来:“这里不错,就在这吧。 ”秦阳看了看手表,此时已经是凌晨三点,距离天亮时间已经不久了。

韩青青自然是言听计从,温顺的在地面上坐了下来,靠着背后的一棵大树,抱起了双手。 之前进入救生艇,又涉水上岸,身上裤子早已经湿透,衣服也湿得差不多,如今在这海岛上,海风也大,这般吹着,韩青青顿时觉得颇冷。

秦阳挑选的已经是一个相对背风的位置了,看着韩青青这副样子,脱下了自己的外套,递给了韩青青。 “穿上外套,虽然有些湿润,但是好歹没有湿透,能够挡挡风。

”韩青青看着秦阳:“那你呢?”秦阳低声笑笑道:“我身体好,没事的。 ”韩青青咬了咬嘴唇,没接秦阳的衣服,轻声道:“这里这么冷,你不穿肯定也不行啊,要不,你穿着衣服,抱着我……”秦阳愣了一下,旋即干脆的说道:“也行。 ”两人在海上漂泊那两三天里更尴尬的事情都发生过,搂抱取暖的事情确实也不算什么,秦阳也没有矫情,也没有去充好汉,毕竟少穿一件厚外套在山上这般吹着风甚至比泡在海水里更冷得多。 秦阳将外套穿回身上,然后想了想,撩开了自己的外套:“你趴我怀里吧,我衣服比较大,可以包裹着你,挨得紧一点,热量流失不会那么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