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 情感婚姻

1438,人生自古伤别离重生之俗人一枚最新章节

本站2019-07-04143人围观
简介 “操劳”了一夜的两人睡到第二天的十点才起床。 .睁开眼后,在明晃晃的天光的见证下,又是一番情难自禁的“早操”。 早操做完,已经是十一点。 饥肠辘辘的两人开始出门找吃的。

1438,人生自古伤别离重生之俗人一枚最新章节

“操劳”了一夜的两人睡到第二天的十点才起床。

.睁开眼后,在明晃晃的天光的见证下,又是一番情难自禁的“早操”。

早操做完,已经是十一点。 饥肠辘辘的两人开始出门找吃的。 酒店的早餐是别想了,附近也不是华人聚集的13区,很难看到什么中餐馆,两人便随便找了家西餐厅,吃了顿西餐。

这顿不知道该叫早餐还是午餐的饭吃完,王勃牵着“操劳过度”,“不良于行”的女孩的手,开始返程回酒店休息。 宁倩目前的这个样子,是没办法像昨天一样陪他去赏景览胜的。

再说,此时此刻,此情此景,不论是宁倩还是他,实在也没有去外面旅游的兴致。 回房间之前,王勃在前台又续订了三天。 因为有了宁倩,这家不甚起眼的小旅馆便变得异常的温馨、可爱起来,下午宁倩离开后,昨天只定了一个晚上的他反正还是要继续找地方住的,索性便住这里好了。 回到房间的两人开始相依相拥的睡午觉。

或许是早上起来得太晚,两个精神抖擞的男女却怎么也睡不着,便搂着聊天,聊着聊着,有时是一个眼神,有时是某句惹人遐思的话,一男一女,便很快又合二为一,黏在了一起,其中的风流和温柔,浪漫和缠棉,以及女乔羞不已的宁倩被迫着穿上自己的执勤制服配合某个人的“恶趣味”,不用细表,难以详述。

天下无不散之筵席。

再怎么恩爱,再怎么难舍难分,也终有离别的一刻。 下午四点,当宁倩的同事和领导相继打来询问的电话,催她回去时,对王勃依依不舍,一万个不想离开的女孩便也不得不开始收拾行李,准备离开。

“王哥,我……我这就回去,回去上班去了。 ”宁倩挎着王勃送她的包包,提着装着简单行李的纸袋,低声说,眼睛红红,满脸的难舍难分。 “我送你吧。

”王勃走到宁倩跟前,用手扶膜着女孩柔的脸颊。

“不用,我自己在下面打车好了,你送了我,到时候还要打车回来,挺麻烦的。 ”宁倩却摇了摇头。 “有啥好麻烦的?反正也没什么事。

听话,让我送送你吧,莫不是你担心到了你们住的酒店后被你同事看见?比如,那个追求你的李机长?”王勃笑了笑,开了句玩笑,用手刮了刮女孩挺直的鼻梁。 “才不是”眼泪汪汪的女孩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手上的纸袋“吧嗒”一声落在地上,猛地将自己投入王勃的怀中,双手紧紧的搂着他的腰,仿佛要将她自己嵌进去似的。 如此,过了约莫一分钟。 宁倩松开紧搂着王勃的腰,用手背抹了抹湿润的眼角,展颜一笑,看着王勃说:“王哥,那你就送送我吧。

”“行。

我们这就下楼去让前台的服务员帮我们叫辆计程车。 ”王勃说,弯腰将女孩的纸袋提在了手上,低头一看,里面胡乱塞着女孩执勤的制服,丝衤末,昨天晚上洗澡后换下来的内依库,还有其他一些小零碎。

王勃突然想到了什么,伸手进去翻找,很快,便找到了一个透明的塑料袋,里面是一条揉成一团的纯白棉毛巾,此刻,棉毛巾看起来却皱巴巴的,而且东一点,西一坨的沾着暗红色的污迹。

“嘿嘿,倩倩,这个你就不用带走了,送给我吧。 王勃将装着染血毛巾的塑料袋朝床上一抛。 宁倩刚才还对即将离开眼前的男孩难舍难分,现在见对方竟然要沾染了她贞氵吉之血的毛巾,顿时大羞,就想去捡起来:“你,你要那个干嘛?”王勃从后面一把将宁倩抱住,将嘴巴凑在女孩的耳边,小声的说:“当个纪念啊!送给我吧,倩倩,那将是我这辈子得到的最珍贵的纪念品。

”王勃又在心头默默的加了一个“之一”。

宁倩身体一颤,不再去捡,心头是既羞涩又甜蜜,对即将离开眼前男孩儿的不舍之情也冲淡了不少。 “你想要……就拿着吧。 真不知道,那个……那个有什么好的。

”宁倩羞怯不已的说。 “倩倩,对我来说,它就是无价之宝。

我永远都会记得昨晚,一辈子都不会忘!”宁倩一愣,心头情绪翻滚,转身,主动环着男孩的脖子,动忄青的说,“王哥,我也是!”随即闭上眼,献上了自己的红。 当王勃将宁倩送到机场附近国航机组人员下榻的酒店,然后再返回两人呆过一天一夜的小房间时,已经快晚上的六点了。

房间依然,佳人不在,一天一夜相处的点滴都变成了昨日的记忆。

王勃踢掉鞋子,仰面躺在柔车欠无比的床垫上,任潮水一般的记忆将他淹没。 勿用说,跟宁倩在一起的这短短的两天时间,每一刻每一秒,都是温馨而又惬意的,恣意而又开怀的,昨天晚上和今天白天,更是浪漫而又缠棉,就如同最美妙的梦。 和过去所有的女孩都不一样,对宁倩,他没有给对方任何的承诺,宁倩也没问他要,不论是事前还是事后。

王勃想,估计宁倩自己也感觉她和他之间,要想成为一对正常的男女朋友,是不怎么现实的吧,即使不那么正常的男女朋友,也是不太现实的吧。 宁倩的职业,两人所在的一南一北的地域,以及最重要的,他那“高不可攀”的身份,都让有自知之明的女孩即使在将自己最珍贵的东西给了他后,也没有向他提任何要求。 今天下午,激青过后,当女孩乖巧得犹如一只小猫咪一样的依偎在他的怀中时,王勃曾有一股冫中动,那就是和对方谈谈两人的未来,然而,他只开了个头,就被敏感的宁倩捂住了嘴,笑着冲他说:“王哥,别说好吗?现在这样,我感觉挺高兴,也挺开心的。 我是一个对未来没有太多打算和考虑的女孩。

就是应聘空姐,也是被同学怂恿。

大学时谈过一次恋爱,也曾像无数女孩儿一样期望美好,甜蜜,热烈的爱情,但最终还是以平淡收场。 “昨天晚上的事,我……我是自愿的。 能够认识你,并跟你发生……发生那种关系,虽然有点意外,有点不可思议,但对我而言,却是一种以前想都不敢想的,超出幻想之外的美妙,尽管这种美妙,可能也就只有一两天时间,但我却并不后悔。 真的,王哥,这个请你务必相信,一点也不骗你。

“所以,王哥,你也别有什么负担,好么?我会记住你对我的温柔,对我的好,同时,我也只想让你开心和高兴,不想……不想对你造成任何的困扰……”王勃闭上了嘴,而后翻身,把漂亮的眸子带着隐隐泪光的女孩压在了身下。

除了行动,他的确说不了什么,也承诺不了什么。 换成是几个女友没有离开他的时候,意气风发,感觉世间一切都尽在掌握的他还可以像他以前对待其他女孩儿一样向宁倩描述,展望一片美好的未来,然而现在,他还可以那样么?淡淡的惆怅弥漫在空气中,王勃摇了摇头,将这种让他感觉不快的怅惘甩出脑海。

心思回到自己本身之后,他顿时感到一阵饥饿袭来。

于是,王勃翻身爬起,拿起钱包,通勤的地铁票和房门钥匙准备出门。 他打算去华人聚集的13区找家中餐馆大快朵颐一番。 ps:今天有点晚,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