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 情感婚姻

那些年我上过的那些嫩妹(1下)

本站2019-08-0382人围观
简介 【那些年我上过的那些嫩妹】第一章同事沈娟(下)作者:Monster2019/7/9想想这些年玩过的女人,没有上千,肯定也有上百了。 当然,其实大多都是花钱嫖的,有些学生妹也是花钱打发上床

那些年我上过的那些嫩妹(1下)

【那些年我上过的那些嫩妹】第一章同事沈娟(下)作者:Monster2019/7/9想想这些年玩过的女人,没有上千,肯定也有上百了。 当然,其实大多都是花钱嫖的,有些学生妹也是花钱打发上床的。

绝大多数都很蠢,相貌平平,特爱圈钱。 沉娟是其中少数我评价比较高的,很少有像她这样美丽、干净而且聪明。 公司里一些小年轻也追求过她,其中不乏身高马大、口舌伶俐的,都被她一一回绝了。

她只说麻烦,不想谈。 我当然也是这群loser中的一个啦,年少青葱。 不过现在我和他们已经不同,此刻,她躺在我的身下,逼穴包裹着我的鸡巴。 我看着身下的她静谧的脸庞,温柔的侧脸,倾心沉醉。

我试着动了动下体,慢慢的。

一阵阵快感向我袭来,我沉醉其中。 我全身压在她身上,扶着她的两条腿,让我的鸡巴能更深插向她的逼穴深处。

我贪婪的吸允着她的唇舌,我的口水粘在她脸上,聚成一滴,滑落。

我的抽插由慢到快,由轻到重,一下又一下,而沉娟安静乖巧的承受我的冲撞。

就这样大约肏干了十多分钟后。 我闭上眼,不去看身下那张俏丽的脸,全心全意投入到征伐沉娟的运动当中。 鼻尖萦绕着她若有若无的香味,身下是她纤细瘦弱的娇躯。

她逼穴当中的层层嫩肉将我的龟头、鸡巴紧紧包裹,我充血的鸡巴在她那润滑的腔道反复进出,反复抽插,强烈的快感将我重重包围。

我受不了了,感觉快感就要爆炸。

我勐地用力,快速往她逼穴里勐插数十下,竿竿到底,灵魂颤栗,一股接着一股的白浊之液从我龟头的马眼上射向沉娟子宫深处。 。

我无力的瘫软在沉娟身上,鸡巴仍然停留在她身体里面,感觉第一次和沉娟做爱射了好多,我头靠在她的肩上,深情地望着她沉睡的侧脸。

我感受着鸡巴在朝沉娟的子宫射精之后开始在她的阴道内慢慢缩小,直到恢复常态。

我享受她的阴道含着我鸡巴的那种感觉,惬意而美妙。 我心满意足,满心欢喜。

用手捏了捏她的脸,揉了揉她的乳房,挺翘光滑,弹性十足。

“要是再大些就更好了。

”我摸了摸她光滑,笔直的双腿。 “要是再长一些就更好,更腿玩年了”在她的身上流连许久,我把鸡巴从她阴道中抽出来,一些乳白色的液体被鸡巴带到了沉娟的阴道口,像一道奶油冰淇淋。 我拿起手机拍下了这淫荡色情一幕,沉娟大剌剌躺在床整中间,袒胸露乳,我手在她乳房上反复揉捏,最后滑到她的私处,撑开她的阴唇,冰淇淋的奶油慢慢往下流了出来。 我对着手机说到:“小娟,你快看呀,你这样子好淫荡,好骚啊。

我的精液都从你那里流出来了。 喜不喜欢?”我伸手沾了一点奶油,仔细瞧了瞧,混合了沉娟和我的体液的白浊液散发出淫靡的味道,刺激着人的欲望。

“不知道是什么味道呢。

小娟你替我尝下吧。 ”我把奶油送进了沉娟嘴里,手指在她嘴里抽动了几下,直到那点白浊液全都进入她嘴里。 我深沉地吻了下她,拍下了亲吻她的画面,同时说:“我们两个都好淫乱啊,小娟。 ”我躺回沉娟身边,身体挨着她,打开美团定了个外卖。 每次和女人搞完,体力都消耗巨大,迫切需要补充些能量。

点完外卖,感觉躺着有些无趣,贤者时间,鸡巴软趴趴的。 我之前已经吃过希爱力,但这药比伟哥起效慢。

我看了眼另外一支平常生活用的手机,上面有几条女友的信息,敷衍地回复下,说喝多了,在公司长包的酒店睡了。

很快外卖送到,我没穿衣服,直接隔着门,接过黄袍加身的小哥递上的一袋子食物。 。 吃了点东西,总算恢复了些力气,希爱力也开始慢慢起效。 休息了一会,我看着大床上一动不动、一丝不挂、全身赤裸躺着的沉娟,软绵绵的鸡巴死灰复燃,重新斗志昂扬,抬头挺胸。 时间已过12点,我的小娟娟,我的心头肉,咱们肉搏战的下半场才刚刚开始,很多姿势还没有试呢。

之前很急色地直接和沉娟做爱,连口交都跳过了,现在时间宽裕,这个环节得补回来。

我跪坐在她身边,大鸡巴直接塞进她嘴里,一下下从她两片薄薄的嘴唇间进出。

睡梦中的沉娟发出一阵呓语。 我身体往前倾了倾,鸡巴更加深入她的咽喉。 只插了她几下深喉,我便有全身酥麻的感觉。

这感觉慢慢熟悉,插了数十下之后便慢慢适应了。

第一次我很快射精,现在在药物的作用下,这次久久没射。 我扶着腰耸动了数十下,便觉不过瘾。 于是从她身上下来,把她抱到床边,我扶着她的双腿,站在床边上重新肏起她来。

我一边肏,一边拿起手机,先拍她的脸,再慢慢向下移动镜头,直到我们两人的身体结合部位。

那里正有一条青筋爆出,滑腻硕大的鸡巴在沉娟的幽暗深穴里反复打桩。

我腾出一只手去摸她乳房,一边念叨:“小娟,我肏你肏的好爽。 以后我能一直肏你吗?你不回答就是默认了喔。 ”肏了一会,我站的有些累了,从新翻到床上,将她翻过身,趴在床上。 虽然不是蜜桃臀,但是沉娟的屁股也很挺翘。 看得我心头一阵火热,整个人便压了上去。

我一只手撑起自己的身体,一只手伸到身下,握着自己的鸡巴,探索着往沉娟的逼里送。 此时沉娟逼里的淫液还未流尽,十分润滑。

我一个挺身,鸡巴就又一次进入了她的阴道。 肏了沉娟一次后,她的逼没有初次进入那般紧实,但包裹力还是很强,我夹紧她的双腿,让我的鸡巴感觉小穴更紧。 我压倒在沉娟身上,伸出双手,和沉娟的双手十字紧扣,嘴唇在她脖子上、背上肆意游曳舔舐,臀部用力,一下又一下,我俯瞰下身:我的鸡巴在沉娟的屁股缝内不断隐现,公主床发出吱呀吱呀的声音,像是随时都可能承受不住,倒塌下来。

就这样,一直到数百下开外,我才又有了要射的感觉。

我大力的抽插,毫不顾忌身下的美人是否能够承受,我就要肏烂她的逼!我大脑一下子空了,龟头一跳一跳,热腾腾,黏煳煳的精液打在沉娟的阴道内壁上。 无力的躺在沉娟身上,伸手在她肌肤上随意抚摸揉捏。 “要是这个此刻被我压在身下人永远只属于我一个人,那该多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