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 情感婚姻

第六百零五章 可恶的笑容至尊特工最新章节

本站2019-07-04172人围观
简介 司徒香喘息着,她勉励的拉了拉身上的大毛巾,将自己那湿淋淋的身体给勉强裹住。 哪怕只是如此简单的动作,司徒香此刻都觉得如此艰难,平日里这只要不到两秒的动作,她硬生生的花费了至少十秒才办到。

第六百零五章 可恶的笑容至尊特工最新章节

司徒香喘息着,她勉励的拉了拉身上的大毛巾,将自己那湿淋淋的身体给勉强裹住。 哪怕只是如此简单的动作,司徒香此刻都觉得如此艰难,平日里这只要不到两秒的动作,她硬生生的花费了至少十秒才办到。 司徒香根据自己身体的状况,大致判断出自己应该是吸入了麻醉性气体,只是自己反应得快,否则,此时自己应该已经倒在了浴室里,而浴室里此刻想必充满了麻醉性气体吧,如果自己没有拼命冲出来,此刻肯定已经晕了过去。

这麻醉性气体是哪里来的?从这个神不知鬼不觉的手段的熟悉感觉,司徒香第一反应便是秦阳,可是自己的屋子防卫森严,不可能有人闯入自己的别墅而不被监控系统发现的,而且自己开始洗澡了半天了,之前都没有感觉,可是为何忽然出事?强烈的不安笼罩着司徒香,司徒香转身向着楼上爬去,在她的家里,还有着她为自己打造一间纯钢打造的安全屋,只要进入这间安全屋,从里面关上钢门,那自己便是安全的!哪怕有暴徒,拿着炸弹在外面炸,也绝对不会伤到屋子里的司徒香!不管出手对付自己的是秦阳,又或者是别人,现在最重要的便是保护自己的安全!司徒香吸入的麻醉性气体,已经迅速的产生了作用,司徒香的身体开始麻痹,这让她根本没办法站立起来。 司徒香咬着牙,双手扒拉着身体,向着自己的安全屋爬去。

才爬了几步,屋子里忽然响起了刺耳的警铃。

有人入侵!司徒香面色一变,双后继续努力的爬行,她必须趁着对方还没有进入屋子之前进入安全屋,否则此刻的她是没有任何反击之力的。 按照她对身体情况的感知,哪怕吸取的气体量不多,但是想要恢复,恐怕也得半个小时,甚至更久。 警铃才刚开始响十来秒,忽然一下子哑火了,与此同时,屋子里原本还亮着的灯也一下子全部灭了。 司徒香咯噔一声,有人切断了入户电线的线路!十来秒后,司徒香便听到了楼下传来人的脚步声,脚步不急不缓,似乎一点都不着急。 司徒香心中大急,她双手双脚尽可能的支撑着地面,尽快的向着前方安全屋爬去,然而她才爬到楼梯口,一个手里把.玩着手机的男人已经出现在了楼梯上,正用着一种不急不缓的动作上楼。

司徒香转过头,正好和上楼的男人目光对在一起!司徒香瞳孔一缩,旋即身体一僵,眼光变得复杂无比。

秦阳!果然是秦阳!秦阳脸上带着几分胜利者的笑容,走上楼梯,然后走到了司徒香的前方,蹲了下来,一脸饶有兴致的表情,盯着司徒香的脸,笑眯眯的不说话。 “是你!”司徒香看着秦阳脸上的笑容,顿时恨不得一拳打在秦阳的脸上,她心中还有一个深深的担忧。

秦阳到底是怎么精确的控制那些麻醉性气体释放时间的,那些麻醉气体又是怎么进入自己浴室的?难道之前他之前悄然的潜入过自己的房子,偷偷的安排好了一切,然后看着自己亮起了浴室的灯光,再遥控释放气体?又或者,他在自己的浴室里加装了监控,所以能准确的在自己洗头的时候释放气体?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她岂不是把自己给看光光了?司徒香知道自己这次又栽了,她努力撑着自己身体,让自己翻了个身,靠在了旁边的墙上,双.腿交叠,挡住了该挡住的地方,只是因为她在地上爬行了半天加上刚才翻身,那大毛巾都翻开了大半。

司徒香眼光望着下方看了看,脸顿时红了,艰难的开口道:“转过身,不准看!”秦阳呵呵一笑,却并没有转过身子,而是向着她靠近了两步,直接伸出了手,抓向了他的浴巾。

司徒香眼光一变,愤怒的看着秦阳,眼光如同利剑一般刺向秦阳。

“你想做什么……额……”下一秒,秦阳的手已经拉住了她的大毛巾,只不过并不是如同她所担心的拉开,而是将散开的大毛巾拉了回来,掩盖住了她的腰间,也掩盖住了那裸露的风景。

司徒香微微一愣,原本愤怒的眼光变得柔和了两分,同时也有着两分尴尬。

自己好像误会他了。 秦阳收回了手,笑道:“你是想回到床上睡着等恢复,还是就在这凉地板上坐着?”司徒香咬牙切齿的问道:“要多久能恢复?”秦阳笑道:“估计两个小时吧。 ”司徒香自然不想让秦阳触碰自己,倔强的说道:“我就在这里等,你走吧,这次算你赢了,等我恢复了我会来找你签字的。 ”秦阳笑笑:“不急,反正我今天也没其他事情,我等你!”司徒香眼中怒气又多了两分,但是秦阳却不怕她,就这么笑眯眯的看着她。

司徒香拿秦阳没有办法,唯有转过头不看他,因为越看他的那张笑脸,便越发的觉得可恶!秦阳笑着站起身:“看你这么也挺可怜的,我帮帮你吧。 ”秦阳转身向着里面走了几步,推开了司徒香的主卧房门,然后走了进去,几秒后,秦阳拿着一床轻薄的被子走了出来。

秦阳将轻薄的被子摊开,然后直接盖在了司徒香的身上,然后将她连同外面的大浴巾一起裹在了被子里,再伸手将裹成了蚕蛹一般的司徒香抱了起来,直接走回了卧室,将她放在了床上。 秦阳随手将被子抽出,轻薄的盖在她的身上,笑道:“裹成一团太热,这样凉快些,好好休息吧,我去看会电视,嗯,看一部电影,时间应该刚好差不多。 ”司徒香咬着牙,恨恨的看着秦阳。

秦阳不以为意,很随和的笑笑,然后转身摒住呼吸走进了浴室,将花洒上的黑色甲虫随手收进了兜里,转身离开了浴室,冲着床上躺着的司徒香笑笑,转身离开了卧室,还带上了房门。

司徒香看着秦阳的背影,眼光变得充满了疑惑。 他刚才进入浴室干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