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 情感婚姻

五月浅夏,盛满桐花的毕业季

本站2019-07-08196人围观
简介 无休无止的雷雨宣誓了夏季的主权,似乎这样才证明了春季的温软已真正褪去,只在湿热的春泥里浅埋四月最深眷恋的落红,护佑下一个葳蕤盛夏。 人间四月天也只是偶得的迷梦,徒留绵绵眷眷之情,可遇

五月浅夏,盛满桐花的毕业季

  无休无止的雷雨宣誓了夏季的主权,似乎这样才证明了春季的温软已真正褪去,只在湿热的春泥里浅埋四月最深眷恋的落红,护佑下一个葳蕤盛夏。 人间四月天也只是偶得的迷梦,徒留绵绵眷眷之情,可遇不可求。 就好像即将到来的毕业季,一半参喜,一半参忧,和着夏日滚滚的热浪,席卷象牙塔里花一样的年华。

  在“荷叶罗裙一色裁,芙蓉向脸两边开”的六月到来之前,池中青浅的新尖会把数丈清水亲吻遍,才有淡淡的荷香悄的降临人间,引起些微荡漾,流连在五月的温煦里忘了归返,久久弥留,不散。

白驹匆匆,无情。 直到许多年后,我们还不忘偶尔沉醉在那年荷香四溢年少轻狂的仲夏里。

只是那时,我们青春不再韶华不复!  梧桐花在这一月开得最盛,簇簇杏黄押满秋天里积攒了无限离思的梧桐枝。

风起,摇曳不止。

这一季,木兰独霸郁蒸之月,浓香发酵了整个盛夏的朝暮,沁人心脾,由不得你有丝毫的拒绝。

簇拥那个白裙飘飘的青春年岁,沾满了衣香鬓影,漫过悠长岁月,悄悄地揉碎在似水流年里。

连同身心一并被迷醉在那个独属于五月的礼酿中,沉睡在今夕何夕兮的荒凉浮生里。

  在每一天都温暖得让人目眩的暑月里,教学楼的高墙上粘满了绿到发亮的爬山虎,郁郁葱葱。

每每于烈日下仰望注目那栋绿得叫人崩溃的楼体,我便有一种想要豪哭的冲动。 惊觉那一刻自己渺小到了尘埃里,甚至不如一棵生命力极盛的藤蔓。 这种感觉在这样的季节里,久久盘亘挥之不去。

这样的感喟在毕业到来之际,只增不减。 踹踹不安、焦急忧虑在心间磨你千遍亦不倦,细细地击打、磨遍你每一寸心志,让你一番彻悟改一身骄傲。

  五月天,在溽暑之月的离歌没有奏鸣之前,我们那些溢满而出的青春似乎永远挥霍不尽。 而上一个毕业季,都已经是十分久远的事了。 那个躁动不安的季节掠劫了我太多的深情,以致现在能面无表情挥手告别,就算内心汹涌澎湃也丝毫不变。 只是,可惜了我的青春年华,每当毕业季,全交付给了离愁别绪。 每思及此,总悔得肠子都绿了,无奈又乐此不疲!  长年岁中沉淀出浓郁的悲伤。 而那些悲伤——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和已经逝去的青春。

  五月浅夏,盛满桐花的毕业季。 青春里有淡淡凄美的忧伤流淌,穿过浓密的梧桐叶,融入飘零而下的杏黄,从此黄土枯骨,就像指尖的沙流尽,一半入土一半归尘,最后无影无踪。

等来年,再等一个来年……等许多年以后,我们染鬓成霜白发苍苍,到了那时,怕是再找寻不到那个五月的桐花季——青春泛滥的年岁。

于是,只能于望春的片片青白间,缅怀,伤怀,然后在回望中老去,逝去,在无寻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