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 情感婚姻

第一千三百一十三回 戚家军倒戈沧狼行最新章节

本站2019-07-0697人围观
简介 陆炳的脸色铁青,哈哈大笑道:“好,很好,我看你们这帮反贼,都是不想活了,也好,留着你们也是不安定因素,早晚想给李沧行报仇呢,在这里一并消灭了,也正好成全你们的兄弟情深,最好不过了!”冷天雄冷冷

第一千三百一十三回 戚家军倒戈沧狼行最新章节

陆炳的脸色铁青,哈哈大笑道:“好,很好,我看你们这帮反贼,都是不想活了,也好,留着你们也是不安定因素,早晚想给李沧行报仇呢,在这里一并消灭了,也正好成全你们的兄弟情深,最好不过了!”冷天雄冷冷地说道:“陆总指挥,不用跟这帮人废话,灭魔盟的人都已经退了,现在就这几十个洞庭帮的人,咱们一拥而上,把他们乱刀分尸,放心,李沧行和屈彩凤的人头我会留给大人您向皇上交差的!”赫连霸也是哈哈一笑:“陆总指挥,还要说什么?下令吧,我的苏鲁定长枪,已经是**难耐啦!”陆炳咬了咬牙,看着李沧行,沉声道:“李沧行,本官给你最后一个机会,现在实力的强弱,已经非常明显,你已经没有了任何的机会,现在弃刀投降,我还可以给你一条生路,带你去见皇上,也许他还会念及同宗之情,放你一条生路。 就算你不为自己着想,也要为你的女人,为你的手下想想,就这样带着他们送死,真的好吗?”李沧行轻轻地叹了口气:“陆炳,这就是你永远只能当一个特务头子,而无法决定天下大势的原因,我本以为你在塞外见识过我跟蒙古人斗法的手段,多少应该成熟一点,可惜你还是毫无长进,也难怪嘉靖皇帝根本没把你当成成祖朝的锦衣卫总指挥使纪纲来防备了,因为你根本没有坐天下的能力!”陆炳的脸色一变:“你,你什么意思?”李沧行的眼中精光一闪,沉声喝道:“我等的就是你们一个个主动跳出来,既然你们自投罗网,那我也不客气了!”他说着,突然一挥手,手中不知何时多出了一枚朝天的火箭,顺着他的手,飞向了天空。

“呯”地一炸,一个大大的“龙”字在天空中散开了花,色泽鲜艳,如同燃烧着的火焰。

陆炳的脸色大变。

只听得四下几声炮响,震天动地的喊杀声不绝于耳,山下的四面八方,盔明甲亮的军士纷纷从地底钻出,每十三人一个战斗小队。

狼筅在前,火枪手居后,矛手和刀牌手两侧保护,可不正是戚继光所独创的鸳鸯阵?阵阵相连,环环紧扣,粗略一看,足有四五千人,而一面写有“戚”字的中军大旗,高高耸立,旗下的戚继光。

一身将袍大铠,英气十足,在十余名将校的跟随之下,策马而行,身边是几百名剽悍英武的骑兵护卫。 陆炳的脸上,闪过一丝慌乱,也顾不得眼前的李沧行,转过身,运起内力,高声喊道:“来者可是浙江总兵。

戚继光戚将军?”戚继光点了点头,也同样运起内力,中气十足地正色道:“不错,来者正是戚某!”陆炳的神色稍稍舒缓了一些。 哈哈一笑:“戚将军,本官乃是锦衣卫总指挥使陆炳,浙直总督谭纶谭大人应该给你下过命令,让你配合本官,来捉拿妄图谋逆的巫山派贼首,屈彩凤。 你是来执行这条命令的吗?”戚继光微微一笑:“戚某是接到了这条命令,可是现在戚某有别的命令在身,这条命令,恕戚某不能遵命了。 ”陆炳的眼中闪过一丝愤怒:“戚继光,你什么意思,你想抗命是吗?”戚继光摇了摇头:“陆大人,你说的命令,不过是嘉靖帝所命令的一个浙直总督所下的,现在戚某连嘉靖这个伪皇帝的命令也不打算再听了,更不用说是谭纶的。

更何况,我相信谭大人也是识时务的俊杰,一定会和我一样,效命明君的!”陆炳气得一跺脚:“反了,全反了,戚继光,你这是想造反吗?你可别忘了,你家是世袭登州卫的四品佥事指挥,大明历代先君,对你戚家恩重如山,你能坐上这个浙江总兵的位置,更是皇上一手提拔,你今天却要谋反,还有良心吗?”戚继光哈哈一笑:“陆炳,不要执迷不悟了,我戚家正是忠于朱明皇室,才会向太祖洪武皇帝所钦命的继承人宣誓效忠,而你陆炳,还有那个夺权篡位的嘉靖,才是真正的乱臣贼子!”陆炳先是一愣,转而哈哈大笑道:“戚继光,你真是蠢得可以,你真的信了李沧行的鬼话,以为他有什么太祖锦囊吗?刚才你只怕是没在这天台山看到情况吧,那太祖锦囊,早就被武当派的掌门徐林宗取出,不过是一张废纸罢了,毫无用处,可笑可叹啊,你戚继光为了你个人的野心,居然信了一张从没见过的诏书,还为此兴师动众,真的谋反了,天底下再没有比你更愚蠢,更可笑的人了,哈哈哈哈哈哈!”戚继光叹了口气,摇了摇头:“陆炳,只怕你还不知道一件事吧,我祖先的那个登州卫的世袭镇守,是如何来的,你这个锦衣卫总指挥使,不知道吧。 ”陆炳的脸色一变,收住了笑声,眼中闪过一丝疑虑:“怎么来的?不是洪武皇帝亲封的吗?那又怎么样?”戚继光正色道:“我戚家的六世先祖戚详,元末大乱的时候,为了躲避战乱,从生活了上千年的故乡,避居到濠州城外的定远镇昌义乡,当时韩山童组织红巾军抗元,徐寿辉是濠州的义军首领,后来徐寿辉的女婿,也就是洪武太祖取得了义军的领导权,率义兵攻略四方,我家先祖加入义军,随太祖皇帝南征北战,最后官至百户,随大将傅友德征讨云南的时候,不幸战死。 ”“太祖洪武皇帝念及我家祖先的忠勇与功德,以开国功臣的身份授予我家五世祖戚公讳斌明武将军的称号,世袭登州卫指挥佥事,陆炳,你身为天下第一号特务,对我家的家世,应该了如指掌吧。 ”陆炳冷冷地说道:“不错,我锦衣卫有对各地千户以上的武官监控的责任,你戚继光的资料,我自然也是烂熟于心。 只是你的六世祖戚详,并非开国元勋,当年也不过是一个百户,象他这样的军官,全国成千上万,若不是战死于云南,傅友德又为他特别请功,太祖是不会追封他这个官职的。 ”说到这里,陆炳突然双眼一亮,失声道,“等等,你是说,云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