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 情感婚姻

00908 欺软怕硬(第六更,求月票)恶魔就在身边最新章节

本站2019-07-06179人围观
简介 “我们不能再这么坐以待毙了。 ”汉斯.阿泰尔冲出了会议室。 可是正是他的这个举动,让他第一个失去生命。 汉斯.阿泰尔冲出会议室的时候,他看到了巨大的母体。 比起监控屏幕

00908 欺软怕硬(第六更,求月票)恶魔就在身边最新章节

“我们不能再这么坐以待毙了。

”汉斯.阿泰尔冲出了会议室。

可是正是他的这个举动,让他第一个失去生命。 汉斯.阿泰尔冲出会议室的时候,他看到了巨大的母体。

比起监控屏幕中更为巨大的身躯,那臃肿的躯体在他的面前,让他感觉到自己的渺小。 汉斯.阿泰尔双手张开,几十颗铁珠射向母体。 可是这些铁珠连母体的皮肤都没有穿透,对母体来说,这样的攻击毫无意义。

“你,就当我的第一个儿子吧。 ”母体伸手抓起汉斯.阿泰尔。

母体发出声音,它的舌头钻进汉斯.阿泰尔的嘴巴里。

汉斯.阿泰尔身体抽搐着,可以看的到他的肚子鼓起。 会议室的所有人都感觉毛骨悚然。

“我们死定了,我们不可能战胜这个怪物。 ”德尔.托雷说道。

“那我们暂时撤退。 ”黑莉丝冷冷的说道。

“退?我们能往哪里逃?”黑莉丝的双手按着地面,地面开始被侵蚀。

黑莉丝的魔法快速的将地面侵蚀出一个大洞。

黑莉丝率先跳到下层,同时向上看了看:“走吧。

”众人一个跟着一个跳下来,可是等到德尔.托雷,却不敢跳下来。 “德尔,跳下来,我会接住你。 ”潘恩说道。 这个高度加上地板的高度,也才四五米,可是德尔.托雷却不敢跳下来。

听到潘恩的话,德尔.托雷这才鼓起勇气。

可是当他正要往下跳的时候,一只大手抓住了他。 “啊……放开我……放开我。

”母体一只手抓着德尔.托雷,一边想着地板的窟窿看:“你们跑不掉的。 ”“我们走!”潘恩皱眉说道。

德尔.托雷已经没救了,他不会冒险去营救德尔.托雷。 母体在疯狂的砸击地面,想要将窟窿扩大。

不过这个军事基地的建筑质量还不错,母体砸了许久,也没有砸穿地面的裂口。 ……韦斯特此刻睡的正香,突然电话声将他吵醒。

韦斯特一看来电显示,怎么是雷昂的电话?“喂,部长,请问有什么事吗?”“韦斯特,我现在要求你立刻带领超自然协会的成员,前去北卡荒漠的军事基地,消灭盘踞在里面的怪物。

”“额……”韦斯特愣了一下:“什么怪我?”“我只知道是一个巨大的母体怪物,它释放的液体能够感染人类,将普通人变成怪物。 ”韦斯特皱了皱眉头,这怎么和陈之前警告过的事情很像。 “部长,我们会长现在不在洛杉矶,等他回来后,我会转告他。

”韦斯特说道。 “韦斯特,我现在是在命令你,立刻召集你的人手,另外,我不想让那个中国人知道这件事。 ”“我无权调集超自然协会的成员,只有会长有这个权利。

”“你曾经也是会长,就连现在的那个中国人都是你扶持上去的,你当然有这个权利。

”“不,我之前只是代理会长而已,我并没有足够的能力领导超自然协会。

”韦斯特可不会在这种原则性的问题上犯忌。 陈再怎么大方,也不可能容忍这种三心两意的手下。 更何况,陈从来不是一个宽宏大量的人。

除非韦斯特的脑子进水,不然的话,他是不会接下雷昂的话。

“那么那个中国人什么时候回洛杉矶?”雷昂心中恼怒。 “会长说,他是去观看加拿大蒙特利尔的游泳世锦赛明星邀请赛,应该是在二十五号后回来。

”“什么?二十五号之后?”雷昂大叫:“你现在让他立刻回来。 ”“部长,我只能将您的话转告会长,至于会长是否同意回来,我也不能保证。

”“法克,法克,法克……”雷昂一直在重复的骂着同一句话。 他就没见过这么难搞的人。

“那些怪物随时都有可能向着人口稠密区移动,到时候如果出现了巨大的伤亡,你们超自然协会要负全责。 ”韦斯特一听这话,直接就怒了。 当初把我们赶走的是你,现在要我们负责的还是你。 这是把我们当什么?召之即来,挥之即去的狗吗?“好啊,我们负责,我们会长说了,超自然协会已经打算解散,正好借此机会解散好了,至于保护民众的任务,就交给雷昂先生你了,相信反恐行动部即便是没有超自然协会,也会处理的非常好的。 ”“你这是在威胁我?韦斯特,你知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你能把我怎么样?信不信我现在去你家,给你丢个诅咒?”韦斯特也是豁出去了。 他现在算是搞明白了,过去他低声下气的样子,早就把雷昂给惯坏了。

他真的以为自己是超自然协会的上级部门,就可以对超自然协会指手画脚。 陈的决定才是正确的,必须将雷昂这种愚蠢的想法纠正回来。 “你……你信不信我把你丢监狱去?”“那你们全家都给我小心点。 ”韦斯特现在索性就放开了。 比谁更流氓是吧?他们可不是普通人,真以为超自然协会的人都这么好欺负吗?“你给我等着!你给我等着!!”雷昂愤怒的挂断了电话。 只是,想了半天,他也没想出个解决的办法。 真要和一群有着各种各样诡异手段的巫师敌对?风险太大了,而且韦斯特更是直接把他的家人都拖进来威胁了。 真要把人给得罪死了,那他的家人就真有可能遇到危险。

思来想去,雷昂又一次拿起电话。

“韦斯特,刚才是我冲动了,我们再好好的谈一谈。

”韦斯特可是从来没见过,雷昂这么和蔼可亲的语气。 过去他见雷昂的时候,每次雷昂都是趾高气扬的态度。 果然是欺软怕硬的主。

韦斯特也学乖了,坚决不能心软。

“雷昂先生,我说过我没办法,我们会长说了要解散超自然协会。

”“他没权利解散,这不是他说的算的。

”“不,他有,从他接管超自然协会开始,他就对超自然协会的任何抉择都有决策权。

”陈那么强势的人,他说的话根本就不容许任何人质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