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 情感婚姻

第三百三十回 密室暗议(一)沧狼行最新章节

本站2019-07-0690人围观
简介 入夜,锦衣卫总部的地下密室,一个宽敞密闭的大厅,四周点起了十余支牛油巨烛,照得整个大厅灯火通明,而陆炳则坐在那厅中的一把盖着虎皮的太师椅上,看着站在下面的天狼。 天狼(李沧行)已经取下了

第三百三十回 密室暗议(一)沧狼行最新章节

入夜,锦衣卫总部的地下密室,一个宽敞密闭的大厅,四周点起了十余支牛油巨烛,照得整个大厅灯火通明,而陆炳则坐在那厅中的一把盖着虎皮的太师椅上,看着站在下面的天狼。 天狼(李沧行)已经取下了脸上的青铜面具,又取下了青铜面具后面的一张人&6%皮&6%面&6%具,一张脸上已经满是汗水,这间密室是完全不通风的,只在顶上钻了几个小小的气孔,加上四周燃烧着的牛油巨烛,让人闷热难耐。 陆炳的脸上倒是没有一滴汗水,他看着不停拭汗的天狼,平静地说道:“天狼,你好象心不定啊,以你的武功,在这地方不至于出汗出成这样。

”天狼摇了摇头:“我不象你,在这种阴暗的地方呆多了,从内力到心理也都变得阴暗,象我这样觉得这里不透气,不舒服才是正常,陆炳,是你自己不正常。

”陆炳的脸上闪过一丝愤怒:“天狼,不要把本座对你的欣赏和宽容当成你对我目无尊长的理由,你毕竟也在武当呆了二十多年,尊师重道的道理难道你师父没教过你吗?”天狼不屑地“哼”了一声:“陆炳,你听好了,你不是我的师父,若不是我看在我师父的面子上,现在也不会在这里站着听你指手划脚,你要摆你的官威和总指挥架子,到外头对着你的那些走狗们去摆,他们能让你很受用的。 ”陆炳的脸上一阵青一阵红,拳头紧紧地攥着,似乎想要随时发作,天狼看着陆炳,冷冷地说道:“想打是不是?正好我今天还没打够,这里反正没有外人,你输了也不会丢脸的,要是你打死我正好一了百了,反正我现在活着也跟死人没啥区别。

”陆炳听到这话。 突然笑了起来,握紧的拳头也一下子松开:“天狼,算了,看在你师父的份上,我不跟你多计较了。

你在外面的时候别这么让我下不来台就行。

你我二人独处时,你想怎么样都可以。

不过今天你让我有些失望啊,本来这位子就是给你准备的。

结果你连个女人都打不过,你究竟是怎么了?莫非,你这么快就移情别恋了吗?”天狼的脸微微一红,今天这事确实让他挺有挫败感:“你从哪里找的这个女人,心狠手辣,我可不是武艺不如她,而是给她偷袭,也没料到她能这么凶残。

”陆炳冷笑一声:“天狼,你不要以为你现在的武功可以横行天下。 江湖上能杀你的人还是很多,有时候要取你的性命,不必一定要武功强过你,以前你的弱点就是你的师妹,现在你的弱点就是这副柔软的心肠。

今天的比武之前,你不是没有见过锦衣卫的人为了这个官位。 你争我夺,下的全是狠手,你只因为对方是个女人就对她失了起码的防范,这只能说明你蠢,站在你的尸体上。

没人会怜悯和感叹你的仁慈与侠义,只会笑你死不足惜。 ”天狼朗声道:“对,你说的没错,你们锦衣卫从你到普通的小兵,都是这种没有人性,心狠手辣之辈,我李沧行出身名门,就是我师父,从小教育我的也是做人要守侠义,要走正道,我跟你们根本就不是一路人,今天我让你失望了,日后我还会让你继续失望的,我们的合作从一开始就是个错误,现在我可以走了吗?”陆炳冷冷地说道:“天狼,你我有言在先,只要你在锦衣卫一天,你就不是李沧行,而是天狼。 你不是说你师父教过你侠义之道吗,那男子汉大丈夫要言而有信,语出如山,这点你就做不到了?”天狼的脸上肌肉跳了跳,恨恨地说道:“我只是看在我师父的份上才加入你们的,陆炳,听好了,我天狼永远不会象你那些只认钱,只认官的手下,我心中永远有我的道义,进你锦衣卫也只是要利用你们锦衣卫来为我师父报仇,此外查出是谁下迷香害我而已,这点我们早就说得清清楚楚,我不想每次都跟你再重复一遍。 ”陆炳满意地点了点头:“很好,我们有共同的目的,我答应你帮你查出武当的内鬼,其实也是为我查,因为澄光是我陆炳在锦衣卫中唯一的朋友,也是最好的兄弟,现在我告诉你一件事,挑起七年前的正邪大战的,不是别人,就是时任内阁首辅的大学士夏言。 ”天狼的脸色一变:“夏阁老?陆炳,你不要信口开河,夏阁老是正人君子,当朝忠良,我知道当年你被夏阁老抓住了你私募手下的把柄,逼你当众下跪道歉,所以一直怀恨在心,但你不能这样随便往人身上泼脏水。

”陆炳冷笑一声:“我是锦衣卫,掌握着别人的生死,如果我真有心跟夏言斗,往他府上放些违制的东西就行了,还用得着跟你一个小小的锦衣卫编什么谎言吗?天狼,你又不是皇上,我陆炳有必要向你撒谎?”天狼还是不愿意相信这个事实,多年来在江湖上行走的经历让他很确信,夏言是好人,严嵩是坏蛋,他的喉节一动,沉声道:“世人皆知夏大人为官清正,为国不存私心,乃是大大的好官,而你现在勾结的严嵩,则是人所共知的奸臣贼子,你说夏大人是挑起江湖祸乱的罪魁祸首,那你的那个向各派放内鬼的青山绿水计划,又算是什么?”陆炳哈哈一笑:“天狼,我跟你解释过多次,青山绿水的目的只不过是为了监控而已,我没有实质性的夺取各派,挑起仇杀的行动,这些都只不过是你们江湖各派自发的行为,就好比你师父澄光,这么多年在武当,可曾见过他主动地挑起武当与其他门派的争斗了?落月峡之战是你师父一手策划的吗?”天狼这下子说不出话来,只要拿出澄光,他就无可辯驳。 陆炳的眼中闪过一丝得意,继续说道:“当年的落月峡之战,虽然是正邪双方不可避免的大决战,但总归是事出有因,天狼,我记得你当年也是跟着你师父出去奔走联络武当派艺成下山的各位师叔师件,可有此事?”天狼点了点头:“不错,当时我和师父是在湖广一带联系师叔们,最后是在李冰师叔的庄上集合的。 不过在这之前,各大正派的代表就已经来过我们武当开过会议了,约定了中秋在武当正道门派集合,共灭魔教。 ”陆炳也跟着点了点头:“你当时亲历此事,知道的一些细节比我还多,你也应该知道那次灭魔大战,虽然是放在你们武当,但是少林派首先发起的吧。 ”天狼的脸色微微一变:“陆炳,你的意思是,作为少林派背后支持者的夏言,一手策划了那次灭魔大战?但就算如此,正邪本不两立,你非要把此事归到夏阁老的头上,实在是说不过去吧。 ”陆炳摇了摇头:“有些事情是你不知道的,就是武当和少林的关系,多年来武当的背后支持者一直是现任内阁次辅的徐阶,但徐大人有一个身份只怕你不清楚,他是夏言的秘密门生。

”天狼一下子惊得倒退一步:“怎么可能!”陆炳叹了口气:“当年徐阶中进士的时候,虽然和夏言没有师生之谊,但是后来他在礼部任职的时候,得罪了当时的内阁首辅张璁,张璁是以大礼议起家,为皇上争了生父的名份,当时是嘉靖六年的事情,张璁便把徐阶贬到绿林盗匪横行的延平府当推官(主管司法的官员,相当于公安局长),暗地里收买江洋大盗,想黑了徐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