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 情感婚姻

第二百二十回 瑶池仙女沧狼行最新章节

本站2019-07-06142人围观
简介 林瑶仙微微一笑,齿如编贝:“是的,上午我要做早课,还要练别的武功,跟你练紫青剑都是在午后。 李师兄你先回山洞吧,一会饭菜会给你送过去。 你有什么喜欢吃的吗?”李沧行其实中午没有吃饱

第二百二十回 瑶池仙女沧狼行最新章节

林瑶仙微微一笑,齿如编贝:“是的,上午我要做早课,还要练别的武功,跟你练紫青剑都是在午后。

李师兄你先回山洞吧,一会饭菜会给你送过去。

你有什么喜欢吃的吗?”李沧行其实中午没有吃饱,这会儿也不再顾忌,脱口而出:“香喷喷热腾腾的大肉包子,那就是我的最爱啊。 ”林瑶仙微微一笑,飘然而去,过了大约半个时辰后,她拎着一个食盒过来了。 李沧行远远地就闻到肉香味,不禁食指大动,口水都快流了下来,一打开盖子,只见里面有五个拳头大小的肉包子。 李沧行迫不及待地抓起一个就啃了起来。 林瑶仙一边打了一碗菜汤递过来,一边说道:“全是你的,没人和你抢,慢点吃。 ”李沧行也觉得有点不好意思,毕竟是在一个仙子般的女孩面前,吃相有失斯文,他接过了汤碗,说道:“瑶仙你也吃一个呀,下午你的消耗也不小,光喝粥吃素是顶不住的。 ”林瑶仙拿起一个肉包子,嗅了嗅后又放了回去,道:“唉,我还是不习惯这肉味,闻了总是有些头晕,师兄你还是自己吃吧。 ”说着便从另一个碗里拿了一个馒头,就着菜汤吃了起来。 李沧行边吃边说:“瑶仙,不是我说你啊,咱们习武之人就不是那些秀才小姐,没必要弄得那么斯斯文文的,要是规矩太多了,只会把自己弄得不舒服。 看你这身板瘦瘦小小的,要当掌门处理这么多事,每天练功也辛苦,光靠一日三餐啃馒头,喝菜叶子汤哪能撑得住。

”李沧行看了一眼林瑶仙,见她仍是慢慢地嚼着馒头。

低头不语,又说道:“你看看你吃个馒头都这样,还要一条条地撕下皮后再细嚼慢咽。 我这里看着都捉急啊。

”林瑶仙吃完了最后一口馒头后,看着李沧行。

一脸严肃地道:“李师兄,我从小就是这习惯,性子挺慢,就连师父也说我太文秀了,不象个习武之人,有时候我也想改,让自己的节奏变得快一点。

可就是变不过来。

”“至于你说的吃肉的事,我是从小就不喜欢闻肉的味道,不知道为什么,师父从小让我饮朝露水。 说素食有助于清心寡欲,好修炼本门至高武功,这么多年下来也早养成习惯了。 还请李师兄尊重瑶仙,不要再在这事上勉强于我。 ”“对不起,是师兄刚才说话太随便了。 瑶仙还请不要往心里去。

”李沧行自觉刚才说话有些过火。 也正色向林瑶仙道歉。 林瑶仙眨了眨眼睛,换了个话题:“李师兄,你能猜到师祖今天为何最后要用分花拂柳这招吗。 ”李沧行叹了口气:“我怎么会不知道。

第一,这招是警告我武学博大精深,不要以为胜了大师姐就是胜了峨眉武功。

只有对峨眉的武功有敬畏之心,才能好好学习。 第二,是教育我作为年轻人不要张狂,江湖上胜过我的人大有人在,包括女人。 ”“第三,是告诉我武学招式并无高下,师姐的招数我能破,但同样的招数师太用起来,速度快了,我就破不了,所以以后和人动手时切不可拘泥于招式,要随机应变,不然速度差了一点,很可能就是生死之分。 ”林瑶仙微微一笑,脸上犹如百合花盛开:“师兄果然聪明,看你样子人高马大的,想不到头脑如此灵活。

”李沧行也跟着笑了起来:“瑶仙过谦了,你才是冰雪聪明呢,尽管许多事嘴上不说,心里却是早有计较打算,这点我李沧行佩服。

”林瑶仙摇了摇头,似乎想说什么,看了一眼李沧行又停了下来,突然说道:“李师兄,你把外套和中衣脱下来,右腋处破了口,我去帮你缝缝。

”李沧行一看自己的右腋下,才记起下午这里被了因的树枝刺破,后来过招时右手时常用力,又把口子拉大了,给林瑶仙这一提醒,才觉得给夏夜的风一吹,冷溲溲的挺难受。 李沧行想想还是不妥,以前在武当时从没有人给自己补过衣服,虽然澄光给自己做过衣服,但缝补浆洗还是自己来,甚至自己经常还会帮着年幼的师弟们做这些事,于是他摇了摇头:“瑶仙,不必了吧,我自己缝补就是。 ”林瑶仙笑着摇了摇头:“我们女子天生就是要做女红的,你们男人一个个粗手大脚,哪里能补得好这些洞,过几天又给你弄裂了,这衣服就没法再穿啦。 ”“再说了,你这衣服本就是汤师妹记着你的身形,做了两套,我就是现在去补,明天也未必赶得上,你还得穿另一套,要是再弄坏,就没衣服穿了。

”李沧行沉吟了一下,觉得林瑶仙说的有理,自己在武当和三清观时都有六七套衣服换,根本不用担心没衣服穿的事,但现在只有两套衣服,于是他点了点头:“那就多谢瑶仙了,外套交与你来补,里面的中衣我就自己来吧,反正天热,大不了穿坏了里面光膀子。 ”林瑶仙捧着李沧行的外衣走后,李沧行翻了翻那本紫青剑谱,自昨夜拿到手后,他还没来得及仔细看看这书。 这会儿回到洞中,李沧行才有机会仔细看看。

看了那剑法招式后,他发现此剑法变化多端,与武当剑法中柔云剑的以柔克刚,夺命连环剑的迅捷凶猛完全不同,跟三清观的霞光连剑也无可比之处。

整个剑法都强调身法致胜,速度优先。 李沧行起身照着前几式练了练,发觉自己完全掌握不到剑法的精髓,内息一转,总是不自觉地要对剑身贯入内力,如此一来力量集中在手上,而腿上无论是注意力还是内息都显不足,导致身法无法最大程度地发挥。 而紫青剑法的精华之处,在于以连续不断的移动来打乱对手的节奏,找到机会和破绽后一击中的,而这种游走半个多时辰,只为找机会刺出一剑的打法是李沧行从没想过的。

李沧行自幼学剑都喜欢跳着学,更是无法做到沉静如水。 他现在有些明白为何了因要他多想出玉环步能适应的剑招了,就是想让他以灵活闪避的步法,来弥补速度与耐心上的不足。 李沧行正一遍遍地练着紫气东来这招,试图找到感觉的时候,只听到林瑶仙的声音在身后响起:“李师兄,你这样的练法不太对。 ”李沧行收住了剑,冲着身后的林瑶仙,点了点头:“嗯,我也是这样认为的。 这紫剑的剑法只讲一个刺字,与武当剑法的缠,三清观剑法的快是两回事,完全是适合女子修习的剑法。

需要耐心,不断地移动,不断地寻找对方的破绽,以刺出致命的一剑。

”“我的性子比较急,要我连续游走个一柱香还可以,要连游上一个时辰,那还不如杀了我呢。

”“嗯,要做到心静如水确实不容易,这紫青剑法本来是需要玉女清心心法作驱动心法,我曾和师祖讨论过你的情况,质疑过你不学心法就直接练剑是否合适,但师祖坚持说你天赋应该足够,现在大敌当前,我们需要抓紧时间练习,而且,实在不行还可以……”林瑶仙看了李沧行一眼,又停了下来。

李沧行心急如焚,追问道:“可以什么?”“师兄先别问了,还是好好尝试静心修习剑法的好,实在不行的话,师祖说过会有办法的。 ”林瑶仙突然变得吞吞吐吐起来,“其实也不是要游走一个时辰才能刺一剑,实剑可能是刺一剑,但仍然要根据不同的情况,以剑气剑影化为虚招,不停地扰乱对手的。 你看那天你与师祖比试时,师祖可是只游走不出剑?”非常感谢书友乐生徐的月票打赏,以及泡儿蜂,南郡伊人,千里马0208,小华辛,核桃咔咔咔,雪莲花花等书友的打赏支持,你们的支持就是天道继续创作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