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 情感婚姻

狂人与钱的故事(3)—投机倒把

本站2019-07-05173人围观
简介 狂人小时候挣钱还有主要门道,那就是随投机倒把。 因为三线建设的原因,当时在甘肃的天水,陕西的宝鸡和汉中之间,这块古仇池国的土地上,星罗棋布的镶嵌着许许多多几千人的国营大工厂和部队驻军。

狂人与钱的故事(3)—投机倒把

狂人小时候挣钱还有主要门道,那就是随投机倒把。 因为三线建设的原因,当时在甘肃的天水,陕西的宝鸡和汉中之间,这块古仇池国的土地上,星罗棋布的镶嵌着许许多多几千人的国营大工厂和部队驻军。 甘肃两当境内的宝成铁路宏庆火车站旁就是01机修厂,沿着向南的公路到了三道水,向东穿过甘陕要冲南家关,一字排列着05,06,04,02等很大的厂子。 沿途我还有许多驻军,最有名的就是后来才知道的林彪陇南黑军火库。

当时就叫700库。

数以万计的吃皇粮的城里人住在深沟大山里,他们改善生活。

他们做家具,农民可以卖木头;他们需要吃鸡蛋,农民需要卖鸡蛋。

这为屡禁不止的倒买倒卖,投机倒把产生了极大地空间。 我能写会算,颇讲信用,深得山民拥护,由记工员,副队长,大队文书,到大队长(村长)。

但他也偷偷带领山民走走歪门邪道。 我父亲把队上人的母鸡,鸡蛋,还有几节木头堆在一起,在大家心照不宣的眼皮子底下,于前一天旁晚套上队里的架子车,装好东西。 第二天凌晨带着我和弟弟出发了,弟弟弟还小,下坡时就坐在架子车里的木头上,上坡时我和弟弟一起用力推车。 天蒙蒙亮到了林业物资检查站,检查站有四个人,我们每次经过都是叫老严的老头值班,我父亲进屋去和他喧寒一会儿,一个人出来接着赶路。

这个老严头我也认识,他就在小龙山林区云坪林场,泰山分厂干过后勤,而泰山林场就在我们大队的跟前,红砖瓦房非常阔气。

据说有人拿空酒瓶装了两瓶河水送他,他明知道不是酒,还是放行不误。

交易的目的地非常分散,这个厂有人要鸡,那个厂有人要鸡蛋,另外一个厂也许就要木材。 好在在厂区这些交易并没人阻止,似乎领导还挺通情达理,有时候还说几句好话,让买家稍微多给几毛钱。

一边交易一边谈好下次需要的东西和价格。 交易完就下午了,父亲和我们吃些带来的馍馍,要些水喝。

有时候心软的职工也会从食堂打来饭菜,请我们换个胃口。

但父亲是从来不吃的。

而这些送饭的人大多是小领导之类的人。

午后,有时候会买些麦子磨成面带回去。

旁晚,回到离家十里公社,父亲并不急于回家,又去和一个公社主任汇报工作,才往回走,到了大队工作组驻地,也就是林场砖房前,又和那个组长聊聊,这才回家。

给等在家里的乡亲们分赃。

这个经历让我懂得了立足诚心,广交朋友,灵活运作,夹缝求生的真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