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 情感婚姻

第一千八百回 终成眷属沧狼行最新章节

本站2019-07-06162人围观
简介 月夜,何娥华的香闺,香炉,烟雾缭绕中,何娥华静默地闭着眼,脑海中满是那个下落不明的人。 门开着,她听到耿少南的脚步声,微微地撑开眼帘,毫无热度地看了他一眼,随即又合上了双目。 耿少

第一千八百回 终成眷属沧狼行最新章节

月夜,何娥华的香闺,香炉,烟雾缭绕中,何娥华静默地闭着眼,脑海中满是那个下落不明的人。 门开着,她听到耿少南的脚步声,微微地撑开眼帘,毫无热度地看了他一眼,随即又合上了双目。

耿少南的微笑还没来得及伸展,便僵在了脸上,一阵巨大的悲凉涌上了他的心头:原来我真的还不如一根笛子对你重要,原来纵使他下落不明,你的眼中还是没有半点我的影子,就像刚才你看着我,却比寒冰还冷。 我跑遍了整个后山,才在一条沟渠里找到的笛子,我想用它让你回心转意,可此刻我却没有力气拿出来。 耿少南关上了门,踱到何娥华面前,一伸手便能抚摸她的脸,但她闭目养神的样子,让人觉得如此的遥远。 耿少南一阵心痛:“师妹,你这么长时间以来一直对我视若无睹,冷若冰霜,你什么时候才能再给我一个笑脸?”何娥华紧闭着双眼,不想看到眼前的男人:“当你发狠扔了我的笛子时,你有没有考虑过我的感受?”“原来师妹是怪我把徐林宗送给你的竹笛丢掉的事情吗?”耿少南苦笑着将笛子放在何娥华的手上,她疑惑地睁开眼,看那笛子的眼神流光溢彩:“不是丢掉了吗?”她的声音兴奋地在打抖。 而他的心情,却是灰色的:你终于睁眼看我,却是因为另一个人,不,却是另外一样东西。 耿少南的心中闪过一阵巨大的悲凉:“想不到在师妹的心里,我连一只笛子都不如。 ”耿少南转身想离开,突然觉得自己的手被何娥华一把抓住。 耿少南一回头,只见小师妹眼中又浮现出前些日子,自己死而复生时那种异样的光芒,轻轻地抚着他手上的抓痕,声音里带着哭腔:“这阵子我对你不好,我也不想这样的,只是我心里好象闷着一团火发不出去。 大师兄,我知道我不应该拿你出气,可是我就是控制不住我自己。

我……”耿少南的鼻子里尽是一股幽香的味道,只觉得头晕目眩,何娥华的那一下下似乎就在抓着他的心,他再也忍不住了,一把将何娥华狠狠地收到怀里,两片嘴唇贴上了何娥华滚烫的红唇,外面的一切已经与他无关,他的眼里心里只有怀中的这个女人,他不会让任何人夺走她,哪怕是一刻。 随着耿少南猛烈而坚定的动作,何娥华的手也渐渐搂紧了耿少南的身体,笛子掉在了地上她浑然未觉,配合着他嘴唇的节奏开始扭动着自己曼妙的身姿。

良久,唇分,耿少南睁开了眼,看着何娥华,喃喃地道:“你会一生一世爱我吗?”何娥华的双眼已经迷离,表情如同醉酒,双颊赤红,高耸的****开始剧烈地起伏,带着似笑非笑的表情,她转身向床边走去,抓着床柱有气无力地倚着,嘴里开始发出一些含混不清的声音,一回眸,风情万种。 耿少南就是个木头,也知道她动情了。

一阵异香入鼻,他觉得自己浑身火热,血液就象沸腾一样,朝思暮想的爱人就在眼前,给了自己再明确不过的暗示,还有什么好犹豫的吗?他走上前去,从背后一把抱住何娥华,尽情地吻着她的香颈,何娥华在喘息,在配合着他的节奏,再熟悉不过的少女芳香钻进了耿少南的鼻子里,他知道这是小师妹最真实的味道。

窗外,风起,枝摇。

一轮明月,挂在夜空中,透过窗棂,照耀着床上锦被里的两人,一次又一次,如同大海中怒涛间的小舟,时而冲上浪头,时而又抛下了深渊,不知折腾了多久,直到天光渐亮,太阳从地平线里放出一丝微光,剧烈的动作才渐渐地停止,一切归于沉寂。 日上三竿,耿少南的脑袋却仍然是昏沉沉的,他翻了个身,渐渐地睁开了眼睛,昨天他好像做了个很美很真实的春—梦,梦见自己和小师妹翻云覆雨,极尽欢娱,直到醒来时,他的嘴角边还挂着微笑,只是一睁眼,却是天光大亮,就象从小到大他无数次做过的那个梦一样,虽然是那么地真实,但是醒来的那一刹那,却是最悲伤的。 耿少南轻轻地叹了口气,也许是这几天没日没夜地在武当山的每天沟渠里寻找那支竹笛,实在是太辛苦了,这一觉睡得太沉,居然误了早课的时间,他一时慌乱,连忙撑起手臂,想要起身,可是右手刚一张,却摸到了一个温润如玉的胴体,而一缕淡淡的咸腥味道,却钻进了他的鼻孔中。

耿少南这一下惊得几乎要跳起来,自己的床上怎么会有人?转头一看,更是几乎要晕了过去,小师妹披头散发,一丝不挂地躺在自己的身边,背对着自己,两人处于同一锦被之中,而自己的右侧大腿那里的床单上,一片****,他本能地用手一摸,却是鲜血淋漓,耿少南对男女之事虽然无知,但也明白,这是只有处子破身时才有的,一切的事情都清楚了,这会儿自己是在何娥华的床上,而就是昨晚,二人一时情难自禁,已成夫妻!耿少南先是惊讶万分,紧接着是掩饰不住的狂喜,昨天晚上自己本来是想要赔罪,甚至在那一刻,他的心都已经碎成千片万段,以为自己再不可能得到小师妹的芳心了,却没有料到,何娥华居然以身相许,成就了好事,虽然这不合礼法,但不管怎么说,多年来的追求,竟然一夜成真,这如何不让耿少南欣喜若狂呢。 耿少南翻了个身,紧紧地搂住了何娥华的纤腰,可是她却明显地滑了一下,轻轻地嘤咛了一声,耿少南柔声道:“师妹,你再休息一会儿,早课时间过了,我得马上过去,不然师弟们会起疑心的,回头我再来看你。

”何娥华象个僵尸一样地就躺在那里,一言不发。 浑身上下,已经是香汗淋漓,秀发被粘在了肩背之上,现出一份异样的妩媚与风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