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 情感婚姻

日本地震了,栃木県宇都宮市針ケ谷町484(NEC)的金子直树你还好吗

本站2019-06-14169人围观
简介 晴02-06-21 半个月过去了,正好是她生日的那一天,是星期天吧,也是她去抽线的那一天,她也不知道为什么,很早她就起床了,她独自一人去了医院。 那时候她的伤口已长了厚厚的疤,

日本地震了,栃木県宇都宮市針ケ谷町484(NEC)的金子直树你还好吗

  晴02-06-21    半个月过去了,正好是她生日的那一天,是星期天吧,也是她去抽线的那一天,她也不知道为什么,很早她就起床了,她独自一人去了医院。 那时候她的伤口已长了厚厚的疤,那个医生用镊子和剪刀剪开那一根根线,她的左手突然被揪了一下,不适的感觉。 后来她才发现伤口已经发炎了,拆线之后她的左手更不能接触任何东西。

    她又去了网吧,并不是没有一个朋友陪伴,她只想静静地把一天的时间打发了,后来她发了邮件给金子,告诉他她的手比发前好多了,请不要担心。

不知道为什么,她告诉了他今天是自己的生日……    浮云般的浪漫,浮云般的故事;她把自己带进了一个美好的世界,从中她找到了自己本应有的欢乐和幸福,她暂时放下了负担,什么都不想,她在生命给予她的几天的不能奢侈的日子里,尽情地哭尽情地笑;几天后金子又发送了一封邮件,他说祝她生日快乐,问她十几岁了,他说他现在正努力学习中文,但如果没有兴趣学习的话,会很困难,他说是她带给他一种新的启示和希望。     其实对她又何尝不是呢?人生如梦,偶然的萍水相逢,如果真的可能促使彼此为了一个看似渺茫的目标而努力,这未必不是一种获得。 每当深夜到来,她看着夜空中的月亮,从缺到圆,从圆到缺;但她知道最终她还是圆的,就如她的期待。

    ……    两天后,金子突然发邮件告诉她,公司的计划有了新的变更,原定月末来中国可能不能来了。     其实,当月末日子一天天逼近,她其实也真的害怕和担心,如果金子来了之后她究竟能做些什么,究竟再一次面对,她不知道,但她也真的很害怕,很害羞,甚至是一种激动的不安。

所以金子告诉她的时候,她虽然感到很伤心,但不痛心。

因为她没有准备好:“我拿什么给予你,我的爱人”?她总想如果有缘,以后还有机会的,因为她们工厂不定期会有他们公司的人来的。

她想这是一种矛盾的心理吧,或许你无法理解,她宁愿在美好的夜晚一次次地思念,却不敢面对他轻轻走来的脚步;为什么会是这样子,到现在她还是无法释怀。     她知道这仅仅是自己的心理在作怪,就如故事中的灰姑娘,她想她所担心的无法面对心爱的人的,或许仅仅是没有一件漂亮的衣衫;而她,却是缺少一份勇气,自卑,或许就是自卑吧。 真的很怪。 但她愿意,愿意用一生甚至于更长的时间来做赌注,她想有一天,她肯定可以骄傲地站在他面前。 但是这是一个漫长的过程,这个过程需要她的努力,需要她的汗水,需要她的青春;但她愿意,真的愿意。

    记得曾经他在的那几天,就是他走的前一天上午,她未去深圳时,曾在会议室内让他们确认她们的样品,需要贴标签低,于是她就放下相机(因她要做作业指导,需要用数码相机拍照),在贴标签,她不知道为什么,他会拿起相机,照下了她的左手的照片,没有想到,这一张照片在后来她用IP卡取照片时发现了,仅仅是一只手,小小的手,苍白的手,没有受伤的手,有时间她就想或许这一切都是天注定的吧,或许都是天意;没想到这张照片,会是她一生的留念。

因为今天,她再也看不到那样的手了,她的手上现在还有一条伤疤,永远也不会消退,虽然早已没了疼痛……      晴02-06-22    月末的日子随着她矛盾而又复杂的心理中到来了,那是下午下班之后,她虽然知道金子不会来了,但会有其它几个技术人员来。

那个晚上正好她有事加班,六点多的时候,除了翻译和总经理和老板(香港人)在这里等待客人的到来,其他人全都下班了,而她正坐在电脑旁赶做一份文件。     时间在慢慢地流逝,她无心工作,就关了电脑,准备下班。

她想让自己静一静,自从有了金子的出现,她的世界都变了,她需要一个安静的地方,轻舔着自己童年曾经的伤口,并感激着上天给予自己这么好的一个人来给自己信心和希望,是啊,无论是幸福的还是衷愁的,无论是遥远的还是逼真的,都需要她面对。 她想哭,不知道为什么,有时候眼泪并不一定代表懦弱或伤心,她承认自己是一个敏感而且自卑的女孩,她需要的不仅仅一份关爱,还有别人对自己的尊重。

但她害怕,害怕自己是否可以承担,可以欣然接受。

但是对于金子,她是情愿的,你会懂吗?    就当她正要离去的那一瞬间,客人到了,其中一个是上次和金子一起来过的。 她一下子站在那里,不知道何去何从,他们进了会议室之后,那个人突然出来打招呼给她:JIEさん!JIEieさん!她愣住了,转过身来,他让她走进会议室,拿出一袋东西,他转身在白板上上写道:      JIE:happybirthday!    FM:NaokiKaneko      ……你不知道当时她的心情,你永远永远都无法明白,她不知道那是一种什么样的心情啊,她擅抖地接过东西,一两分钟短暂的时间,定格在她的心头,或许旁人都无法清楚,理解,但是那是对她生命最富有的给予,她无法安静了,她想她心灵深处那份死了很久的充满向往的期待,就在一瞬间溶化了,我想如果是你你也会感动的,你会的。     当她转身离开,回到宿舍,她一层层揭开包装纸,就如揭开她沉在心底的一层层故事,后来她停了下来,她在思考,在想象,金子会带什么给她,并不是她看重这些,而是她无法明白,无法理解他的心事,她整整地,几分钟地静止在那里,然后她去洗了手,然后她把身边的事都处理好,然后她去冲了凉,然后她又重新坐了下来。 会是什么呢?    后来她看到了,一个精美的黑色手提包,还有一个火红火红色的钱夹子,一本小小了笔记本(笨拙的我在今年的1月份整理自己东西的时候,才又记起他送的包包,看的时候上面写着PRADA,也就是在那个时候,我才知道,原来他送了这么贵重的礼物给我);她没有想到会是这些,因为她从来没有接受过男孩子送她这样的东西,她感到吃惊,同时也有一丝感动,是不是她长大了?她可以像一个正常的大人一样,可以拥有自己的事业与爱情,同样也可以赢得别人的尊敬。 这是她唯一的最好的也是最后的接受的他的礼物,他没有更多的语言,仅仅是在小日记本的扉页用中文写着:    TO:JIE    你的生日快乐!    FM:金子    她终于忍不住流下泪来,她知道她的期待是值得的,她知道他就是她的希望,她知道,真的知道。

或许这些对这些曾经经历过爱情的人们并不算得了什么,但对她来讲,是弥足珍贵的,是他点亮了她心中的那盏摇曳着的小桔灯,照亮了她以后的路途,“到时候,她们大家都会好起来的”,她记得课本是这样写的,是的,大家都会好起来的,无论是大至国家,小至个人,大家都会好起来的。

金子送给她第一次成人的礼物,他给予她的,远远超出他的想象。 她想像到他是希望她早点长大,早点走向成熟。 你说呢?    她在电视上看到过一些关于他们国家的电视剧,也曾经羡慕那些温柔可亲却又文质彬彬的女孩子,所以使她联想到了,在华灯初上的街头,她放在一切工作的生活的烦恼,身着素裙,提着那个提包,期待着他的到来。 她想此时需要的就是她的努力了,仅仅喜欢他是不够的,更要学会走近他。 她怕她的感情,会成为他的负累。 首先她必须好好的工作和生活,尽管她们今后的相见仍不知无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