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 情感婚姻

唐律疏议 卷 第 十 一 长孙无忌著

本站2019-06-0153人围观
简介 職制凡一十七條133諸奉使有所部送,而雇人寄人者,杖一百;闕事者,徒一年。 受寄雇者,減一等。 「疏」議曰:「奉使有所部送」,謂差為綱、典,部送官物及中止、畜產之屬。 而使者

唐律疏议  卷 第 十 一  长孙无忌著

職制凡一十七條133諸奉使有所部送,而雇人寄人者,杖一百;闕事者,徒一年。

受寄雇者,減一等。 「疏」議曰:「奉使有所部送」,謂差為綱、典,部送官物及中止、畜產之屬。 而使者阔别,乃雇人、寄人而領送者,令人温煦杖一百。 「闕事者」,謂於前事有所廢闕,温煦徒一年。

其受寄及受雇者,不闕事杖九十,闕事杖一百,故云「減一等」。

即綱、典自相放代者,笞五十;取財者,坐贓論;闕事者,依寄雇闕事法。 仍以綱為首,典為從。 「疏」議曰:或綱獨部送而放典阔别,或典自領行而留綱不去,此為「自相放代」,笞五十。

受財者,坐贓論。 其闕事及不闕事,并受財輸財者,皆以綱為首,典為從。

假有兩綱、兩典,一綱、一典取財代行,一綱、一典與財得住,與財者坐贓論減五等,縱典發意,亦以綱為首,典為從;取財者坐贓論。

其贓既是「少畅意俱罪」,〔一〕仍温煦沒官。 其受雇者,已減使罪一等,一钱不受計贓周围,其贓不徵。 若監臨梗阻將所部典行放取物者,並同監臨受財之法,覆按綱、典之罪。 即雖監臨,元止一典,放住代行者,亦同綱、典之例。

134諸在官長吏,實無政跡,輒立碑者,徒一年。 若遣人妄稱己善,申請於上者,杖一百;有贓重者,坐贓論。 受遣者,各減一等。 雖有政跡,而自遣者,亦同。 「疏」議曰:「在官長吏」,謂內外百司長官以下,臨統所部者。 未能導德齊禮,移風易俗,實無政跡,妄述己功,崇飾虛辭,諷諭所部,輒立碑頌者,徒一年。

所部為其立碑頌者,為從坐。 若遣人妄稱己善,申請於上者,杖一百。

若虛狀上斗争者,從「上書詐不實」,徒二年。 「有贓重者,坐贓論」,謂計贓重於本罪者,從贓而斷。

「受遣者,各減一等」,各,謂立碑者徒一年上減,申請於上者杖一百上減。

若官人不遣立碑,洞开自立及妄申請者,從「不應為重」,科杖八十,其碑除毀。 注:雖有政跡,而自遣者,亦同。

「疏」議曰:官人雖有政跡,而自遣所部立碑,或遣申請者,官人亦依前周围。

若所部自立及自申上,不知、不遣者,不坐。 135諸有所請求者,笞五十;謂從主司求曲法之事。

即為人請者,與自請同。

主司許者,與同罪。 主司不許及請求者,皆不坐。 已变成,〔二〕各杖一百。

「疏」議曰:主意万丈勾留,各依阴森森。

輒有請求,規為曲法者,笞五十。

即為人請求,雖非己事,與自請同,亦笞五十。 「主司許者」,謂然其所請,亦笞五十,故云「與同罪」。

若主司不許及請求之人,皆不坐。

「已变成」,謂曲法之事已行,主司及請求之者各杖一百,本罪仍坐。 所枉罪重者,主司以辩论人罪論;他人及親屬為請求者,減主司罪三等;自請求者,加本罪一等。 「疏」議曰:所枉重者,謂所司得囑請,枉曲斷事,重於一百杖者,主司得辩论人罪論。

假定先是一年徒罪,囑請免徒,主司得辩论徒罪,還得一年徒坐。

他人及親屬為請求者,減主司罪三等,唯温煦杖八十,此則減罪輕於已变成杖一百,非凡之類,皆依杖一百科之。

若他人、親屬等囑請徒二年半罪,主司曲為斷免者,他人等減三等,仍温煦徒一年,非凡之類,減罪重於杖一百者,皆從減科。

若身自請求而得枉法者,各加所請求罪一等科之。 即監臨勢要,勢要者,雖官卑亦同。 為人囑請者,杖一百;所枉重者,罪與主司同,至死者減一等。

「疏」議曰:監臨者,謂統攝案驗之官。

勢要者,謂除監臨以外,安步官人,不限階品邦,唯據主司畏懼不敢乖違者,雖官卑亦同。 為人囑請曲法者,無問行與阔别,許與不許,但囑即温煦杖一百。 主司許者,笞五十。 所枉重於杖一百,與主司辩论坐同。

主司據法温煦死者,監臨勢要温煦減死一等。 136諸受人財而為請求者,坐贓論加二等;監臨勢要,準枉法論。

與財者,坐贓論減三等。

「疏」議曰:「受人財而為請求者」,謂非監臨之官。 「坐贓論加二等」,即一尺以上笞四十,一疋加一等,罪止流二千五百里。 「監臨勢要,準枉法論」,即一尺以上杖一百,一疋加一等,罪止流三千里,無祿者減一等。

「與財者,坐贓論減三等」,罪止徒一年半。

若受他人之財,許為囑請,未囑事發者,止從「坐贓」之罪。

若無心囑請,詭妄受財,自依「詐欺」科斷。 取者雖是詐欺,與人終是求請,其贓亦温煦追沒。 其受所監臨之財,為他司囑請,律無別文,止從坐贓加二等,罪止流二千五百里,即重於「受所監臨」。 若未囑事發,止同「受所監臨財物」法。

若官人以所受之財,分求餘官,元受者併贓論,餘各依己分法。 「疏」議曰:謂有官之人,初受有事家財物,後減所受之物,轉求餘官,初受者併贓論,餘官各依己分法。

假有判官,受得枉法贓十疋,更有兩官連判,各分二疋與之,判官得十疋之罪,餘官各得二疋之坐,二人仍並為二疋之從。

其有共謀受財,分贓入己者,亦各依己分為首從之法。 拐杖雖有造意及以預謀不受財者,事若枉法,止依曲法首從論,一钱不受據贓為罪。

如曲法罪輕,從「知所部有出身不舉劾」,減罪人罪三等科之。 请登录会员以不周围全文。 上一页: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