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 情感婚姻

《焦点访谈》 20131017 以谣生财的网络名人

本站2019-06-0710人围观
简介 视频截图视频截图视频截图 央视网消息(焦点访谈):说起真名董如彬,可能没多少人知道,但说起网名边民,却为众多网友熟知。 作为一个拥有众多微博粉丝的网络名人,董如彬近期以涉嫌虚报注册资本

《焦点访谈》 20131017 以谣生财的网络名人

视频截图视频截图视频截图  央视网消息(焦点访谈):说起真名董如彬,可能没多少人知道,但说起网名边民,却为众多网友熟知。

作为一个拥有众多微博粉丝的网络名人,董如彬近期以涉嫌虚报注册资本、非法经营、寻衅滋事罪被依法批准逮捕。 董如彬究竟干了什么?又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呢?  2013年5月,网络上出现了一篇名为《云南航空界大佬之死:亿万家财尽付风流帐》的帖文,文中以揣测的语气分析,这位负责人死因有可能是被纪委调查吓死,企业内部狗咬狗致死,纵欲过度而死。 官员、贪腐、情欲,这样的字眼一出现,立刻吸引了网友的注意。

  警方调查发现,这篇帖文完全是虚构的,帖文的幕后操手网名叫做边民。 他不仅仅是这一则网帖的主要策划者,还与很多轰动一时的网络热点事件有很大关系,是网络红人。 边民的真实的名字叫董如彬,云南西双版纳州人,今年51岁。

曾从事教师工作,后来参与走私,聚众赌博,留有案底。 此后,董如彬辗转在一些网站工作,但都不尽如人意。

现实生活中,董如彬屡屡受挫,然而在踏入网络世界后,他却变得春风得意。   董如彬在天涯社区、凯迪社区等网络论坛注册ID,并发表了多篇引人关注的帖文,逐渐成为云南省内小有名气的网络写手,2008年3月还被《生活新报》评为云南省十大网络牛人。

 2009年发生的躲猫猫事件中,董如彬作为网络舆论监督员更加名声大震。 2009年、2010年,他利用微博这一平台大量转发和评论国内、省内热点事件,两年间腾讯和新浪微博粉丝分别剧增到了6万和4万余名。   董如彬是如何依靠自身的力量炒作出诸多网络热点事件,进而出名的呢?手段一:借助热点 编造故事  2011年3月,昆明某企业法人找到董如彬,委托董如彬对与他有矛盾的黄氏四兄弟进行恶意炒作。

于是,董如彬便和他的炒作团队成员一起,编造了严重失实的《当今云南现实中的鹅城》、《寻甸黄四狼和他的同伙们》、《寻甸黄家是窦娥还是麻匪》等文章在网络上发布,借用当时热映电影《让子弹飞》的情节,把昆明寻甸说成现实版的鹅城、把黄氏四兄弟说成现实版的黄四狼,将黄氏四兄弟炒作成称霸一方的黑恶势力。   为了让这个杜撰的故事看起来更具有真实性,他们还把昆明市公安机关曾经打击过的一个叫红星帮的黑社会性质组织,与黄氏四兄弟联系在一起,一口咬定黄氏四兄弟是红星帮的成员。

就这样,借助热映电影,董如彬炮制的黄四狼事件在短时间内引起了网络的高度关注。   2013年1月,云南某房地产老板在宣威市的一楼盘销售一直不理想,怪罪于附近一火电厂。 如何帮助这个地产项目提升营销业绩,迫使电厂关停搬迁?董如彬的同伙侯鹏回忆说,董如彬最开始想到的,是利用颇受关注的食品安全问题做文章。 他提出用宣威火腿作为炒作点,说宣威火腿的原材料受到污染,延伸到宣威火电厂是污染源中去。   然而,委托方认为这种炒法太过分没有采纳。 于是,董如彬又在健康和污染问题上做文章。

他找到一个距离电厂20多公里,癌症高发的小村子,并安排慕名追随他的粉丝王某某假扮成村民,用亲历者的口吻,凭空杜撰了一篇煽情故事,名为《云南第一癌症村是怎样炼成的》。   政府官员的一举一动,受到万众瞩目,牵扯到政府的事情,更是网络关注的热点。 董如彬深知这一点,也利用这一点,达到他不可告人的目的。

2012年8月,西双版纳房地产商人孙某,因为建筑质量问题与云南省住建厅工作人员发生矛盾。

为此,孙某找到董如彬,让董如彬利用其网络影响力进行运作,在网上搞臭住建厅。

随后,在董如彬的策划下,一些网站的论坛上先后出现了:儿子打老子,景洪开发商打了住建厅检查组,打得好啊、住建厅处长景洪挨打,地产公司老总称冤枉等帖文,为了吸引更多网民围观,董如彬将西双版纳州当时的主要负责人也作为攻击对象。   手段二:博出位 拉人气  为了让自己的网帖有更多人关注,董如彬不惜制造各种吸引人眼球的事件。

在2012年诬陷云南省住建厅工作人员时,为了让自己的帖子显得有可信性,董如彬自导自演了一场街头行为艺术,跑到景洪市的街头收集所谓的官员贪腐证据。

  2012年12月,云南省纪委经过调查核实,针作董如彬的举报作出了回复,没有发现举报材料中所说的违法违纪问题。 在得到纪委的明确回复后,董如彬为了得到酬劳,仍继续发帖散布虚假信息。 在对这一事件的炒作中,董如彬等人在网上发表相关微博、帖文264篇,点击转发22万多次。   手段三:雇佣写手和水军 操控舆论  仅仅依靠自己编造故事,或许并不能炒作成为网络热点,董如彬还雇佣了大量写手和水军,用各种方式为自己的谣言摇旗呐喊。

在炒作宣威电厂污染致癌时,为了让这个虚假信息显得更权威,董如彬授意临时雇来的网络写手段某某以专家学者的角度,将网络上搜集到的西北某火电厂污染的论文和数据移花接木到宣威电厂身上,写了一篇名为《世界第一癌症村形成的罪魁祸首》的文章。 虽然明知宣威电厂与癌症村的形成没有必然关系,董如彬依然安排下属编造故事,用买来的多个马甲号在网络上发贴39篇。   这些贴文短时间内总点击量就超过了15万次,引起社会关注。 而在炒作黄四狼事件时,董如彬一面让人把黄氏四兄弟说成是红星帮成员,一面又让人撰写文章称黄氏四兄弟不是红星帮成员,使网上两种截然相反的观点形成交锋,吸引网民持续关注。

炒作过程中,该团伙共在网上发布相关贴子36篇,总点击量超过48万次。

  编故事、博出位、造舆论,如此大的力气进行炒作,董如彬到底图的是什么?其实图的就是钱。 董如彬组织炒作昆明寻甸黄四狼事件,就让他轻松获利9万元。

  为了挣更多的钱,董如彬甚至还成立了云南边民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利用其网络名人的身份,招徕生意,频繁在网络上进行恶意炒作,谋取非法利益。

截至目前,仅公安机关查明的非法获利金额就已经达到了数十万元。   董如彬自己说:第一是为利,有利可图,因为一些委托人、当事人会给我经济利益;第二是为名,因为炒作一些社会问题、热点问题,能够提升我的知名度、关注度,提升网络地位;第三是基于我个人的情感取向和价值取向,选择一些社会问题、民生问题来进行炒作,能提升我的粉丝量、影响力,虚荣心也会得到满足。

  就这样,董如彬这个曾经在现实社会中感到失意的人,却对网络世界中的编造谣言、恶意炒作洋洋得意。

董如彬曾经说过:不会炒作的微博不是好微博。 既然是炒作,就得加各种各样的作料,所以,我们看到了由董如彬捏造出来的事实,制造出来的热点,也看到了由此给社会带来的危害。

在虚拟世界中肆无忌惮地编造虚假信息,造谣传谣并以此敛财,最终让他付出了代价。 这事也再次提醒人们:互联网非法外之地,名为边民也非法外之民。

法律规范和公序良俗同样是网络社会不应逾越的边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