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 情感婚姻

第五百零九回 华山秘事沧狼行最新章节

本站2019-07-0684人围观
简介 天狼叹了口气:“青城派这样的只是徒有虚名的正派,不过话说回来,顶着正派之名的少林武当,每件事做得都问心无愧吗?我闯荡江湖十多年,也总算明白了这个道理,当然,比起魔教那种没有原则,没有底线地公然

第五百零九回 华山秘事沧狼行最新章节

天狼叹了口气:“青城派这样的只是徒有虚名的正派,不过话说回来,顶着正派之名的少林武当,每件事做得都问心无愧吗?我闯荡江湖十多年,也总算明白了这个道理,当然,比起魔教那种没有原则,没有底线地公然做恶,名门正派做事还是要好得多。 前辈,后来怎么样了?”楚天舒说道:“后来我带了展慕白回山,由于我一开始就存了夺取天蚕剑法的心思,所以特意让他和灵娇拆招,想从他的剑术中看出什么端倪,结果他的剑法稀松平常,比起灵娇都差了一大截,一度我曾经绝望而放弃,以为福远镖局已经失掉了剑法真传,所以才会招致此祸。

不过灵娇在与慕白拆招的过程中,倒是喜欢上了这个秀气的书生,暗中与他山盟海誓,缘定三生。

”“这时候鸿儿也离开悔过崖了,见到此情形更是心痛万分,与我夫妇的隔阂进一步加深,他在练独孤九剑时,因为练岔了气,导致内力走火入魔,随时有生命危险,我为了救他,提前将镇派的心法秘籍,也是我华山派至高心法紫云神功相赠,想要救他一命,可是心法书却被人出手抢夺,至今仍然下落不明。 ”天狼奇道:“怎么会有人抢夺这个心法书呢?”楚天舒摇了摇头:“紫云神功乃是当年我华山派创派祖师亲传的内功心法,江湖上自然是眼红的人很多,也怪我做事不密,竟然把此神功失传。 ”天狼点了点头:“后来呢?天蚕剑法又是如何重现于世的?”楚天舒叹了口气:“鸿儿因为丢失了紫云神功,又身兼独孤九剑,当时我不知道那就是独孤九剑,以为他是勾结江湖匪类,偷学剑术,还以本派至宝紫云神功交换,一气之下把他逐出师门。

而鸿儿走后。 就有一些剑宗的弟子和江湖黑道高手轮番来华山生事,我抵挡不过,只能带着师妹和剩余的弟子远走他乡,避上一避。

当时一路躲避追杀,渐渐地就到了福建泉州慕白的故居。

”“皇天不付有心人,这次慕白居然找到了天蚕剑法,大喜之余,我们一起研究起来这剑法,其实这次找到的剑法和之前慕白默写出来的口诀和心法并无二致,只是多了欲练神功,引刀自宫这句口诀。 ”天狼突然想到了什么,失声道:“前辈,您不会。

您不会是练了这天蚕剑法吧。

”楚天舒的眼中已经老泪纵横,他的声音突然变得又尖又细:“天狼,现在你知道了我为什么要假死了吗?知道了我为什么有派难回,有家难归了吗?”天狼的心中突然异常地感动:“前辈,你为了保华山派的基业。 居然作出如此牺牲,天狼佩服。

”楚天舒惨然一笑:“慕白没有成亲,不能让他练这个断子绝孙的武功,而我反正当时已经年近花甲,也无所谓这男女之事了。 这功夫我不练,还让谁练呢?”天狼半晌默然无语:“此事您的家人,还有其他华山派弟子知道吗?”楚天舒摇了摇头:“当时慕白得到剑谱时。 衡山派的两名俗家高手在一边窥探,幸亏我在一边跟踪,才夺回了剑谱,杀了那二人,后来我才知道,衡山派的盛大仁。 多年来一直企图趁机吞并我们华山派,而我的二弟子劳二乔,也是他打入我华山内部的奸细,向他汇报我派的一举一动。

而那紫云神功,大概也多半是他偷了去的。 ”天狼长叹一声:“想不到同为伏魔盟的正派。

却也是如此勾心斗角,实在让人心寒,上次灭魔之战的功亏一篑,也正是各派存了私心的原因。

”楚天舒点了点头:“我自宫的事情,只有慕白和我两人知道,这剑谱是他家传之物,我也不想夺了去,所以当时跟他言明,我会帮他报这血海深仇,但至少在他与灵娇生儿育女之前,不准他学此剑谱,为了取信于他,我把剑谱还给了他,并将这天蚕剑法与我华山派的往事一一相告,这才让他放下了戒心,从此真心归附于我华山派。 ”天狼摇了摇头:“前辈,此事您夫人也不知道吗?”楚天舒沉默半晌,才开口道:“后来她还是觉察到了,虽然我夫妇已经年老,不同房已经很久,但她仍然从我脱落的须发觉察到了异样,终于在她的追问之下,我坦承了此事,她当时伤心欲绝,却还是为我保守了这个秘密。 在这个世上,知道我这秘密的人,除了展慕白,也只有我师妹了。

”天狼眼光一亮:“那前辈为何会把此秘事告之晚辈?按说自宫练剑这样的事情,是奇耻大辱,别人即使无意知道了,也要杀之而后快的,您今天本可将我拿下,却为何要对我公布身份在先,说出此秘事于后?”楚天舒正色道:“因为这事牵涉到武林中最大的一个阴谋,就是落月峡之战。

”天狼奇道:“落月峡之战?这不是当年正邪双方的决战吗?又能有什么阴谋?原来我曾以为此战是陆炳为了削弱江湖武人的力量而挑起的,可是当我加入锦衣卫后,才发现我想的是错的,陆炳是想阻止此战。 难道这里面还有什么阴谋吗?”楚天舒点了点头:“不错,因为挑起正派联盟的,不是别人,而是我的好师叔云飞扬!”天狼大惊失色:“怎么会是他?他不是离开华山派了吗?又为何要促成正派联手对付魔教?”天狼的心中渐渐浮起一丝阴云,他想到了刚才楚天舒所说的云飞扬与魔教的渊源,与华山派的恩怨,又想到了当年魔教对正派的一举一动几乎了如指掌,脱口而出,“难不成他是魔教的内鬼?”楚天舒的眼中精光闪闪:“我之所以这些年一直没有回华山派,也是想暗查此事,当年伏魔盟的建立,出力最多的是云飞扬,他先是去少林说动了见性大师,然后又上武当说服了紫光真人,然后由少林武当出面,成立了伏魔盟,我华山派当时的实力很弱,本来是不配和其他四派相提并论的,可是云飞扬却带着鸿儿回华山,说是门派应该借此机会想办法复兴,还让鸿儿重归我华山门墙,我当时不知是计,便很高兴地应允了。 ”“当时我的天蚕剑法没有大成,又因新近自宫受创,功力还不如平时,但有了云飞扬作保证,还是决定率领全派弟子下山应战,可是到了出发的时候,云飞扬却是无影无踪,当时我就觉得有点奇怪,可是紫光道长却劝我,说这种前辈高人应该是会在前面等着我们,我便带着这个疑惑上路了。

”“灭魔之战的事情,你也很清楚,一路之上奇怪的事情不断,先是武当弟子回山时莫名其妙地被不明身份的人物突袭,再是黑水河遇到了魔教的伏击,最后又是巫山派中林凤仙死得不明不白。 天狼,你不觉得魔教好象对我们的一举一动都是了如指掌吗?”天狼听得面具后的脸上冷汗直冒,这个问题其实一直象幽灵一样地在他心中游荡了多年,他总觉得有些不对劲,但一直没有细想,今天听楚天舒说起来,还真的越听越邪乎:“前辈,你的意思是,云飞扬就是那个内贼?”楚天舒叹了口气:“这些年我一直在查他的下落,可是他这个人仿佛从人间蒸发了一样,再也不见了踪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