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 情感婚姻

田园小蛮妃[主人翁蒙千言洛子衍]的小说最新章节试阅读

本站2019-08-155人围观
简介 精彩章节试读:“你个小贱人!扫把星!看我们不打死你的!”“竟然敢顶撞公婆,你是活腻歪了是不是!现在好了!整个蒙家的脸都被你丢尽了!”破旧的小院里,两个妇人追着一个柔弱的小丫头骂骂咧咧。

田园小蛮妃[主人翁蒙千言洛子衍]的小说最新章节试阅读

精彩章节试读:“你个小贱人!扫把星!看我们不打死你的!”“竟然敢顶撞公婆,你是活腻歪了是不是!现在好了!整个蒙家的脸都被你丢尽了!”破旧的小院里,两个妇人追着一个柔弱的小丫头骂骂咧咧。

啪啪啪!同时,两把扫把轮流打在她身上,小丫头吃痛地抱着头,瑟缩在墙角里,眼泪控制不住地往下流,“奶奶,婶婶,不要再打我了,我知道错了!我以后不会这样了!”“现在知错了,我告诉你,已经晚了!”身材矮胖的妇人,挥着扫把又是狠狠打了下去,直打在她的头上,打得她一阵头晕目眩,紧接着,有温热血腥味的液体从头顶上滚落下来。 她撑了撑,实在是撑不住,直接栽倒在了泥土里。 “千言!千言!”徐珍从外面背着柴火回来,就看见自己的闺女被婆婆和弟妹狠揍着,她扑到了蒙千言的身上,护着她,“婆母,弟妹,你们这是在做什么呀?”赵花枝丢开了扫把,抱着胳膊哼了一声,“二嫂,你还不知道呐!你家千言在孙家住着,把未来公婆给顶撞了呐!现在人家孙家要跟咱们退亲!还找咱们讨要礼钱!你说,这可怎么办呢?”“怎么会这样?”柔弱的徐珍看了看怀里已经晕过去的蒙千言,不敢相信,“弟妹,千言的性格软,你是知道的,她应该不会顶撞公婆的,从小到大,她可咱们家最没有脾气的人。 ”“哟!二嫂,你这意思是人家孙家在撒谎了?”赵花枝的眼珠子一瞪,口气里说不出得尖锐不屑。 赵花枝一向瞧不起徐珍的,因为徐珍只是个孤弱女子,并没有娘家。 况且,同样是进门十几年,赵花枝生了两个大胖小子,而徐珍却只生了两个黄毛丫头。 两个人在蒙家的地位早已分出高下。 “我没,没有这个意思。

”徐珍小声地辩解着,心疼地看着蒙千言,“千言晕过去了,我先抱她进去休息一会。

”徐氏把蒙千言抱进了屋子。

赵花枝的视线则缓缓移到了身边婆母王氏的身上,王氏年纪已经六十有余,浑浊的眼神里亦充满了反感。 “娘啊,你瞅瞅,二嫂这个护犊子的,千言闯下这么大的祸端!得赶紧解决了才是!否则,人家要是真的跟咱们退亲,那足足四两银子呢,谁又拿得出来!”王氏平生最过于吝啬而贪财,她很赞同赵花枝的意见,于是噔噔噔走到了二房家的门外,“老二家的,你出来,我有话跟你说!”徐珍这边正用草木灰给蒙千言止了血,然后小跑着到了王氏的跟前,“娘,什么事?”“还能是什么事!这个死丫头既然已经跟孙家定亲了,那生就是孙家的人,死也是孙家的鬼,你赶紧把她拉起来,咱们给她送回去!”“送回去?”徐珍的眸子瞬间睁大,“娘,这可使不得啊!孙家不是不喜欢千言吗,咱们送回去,千言肯定也是要被欺负的呀!”“欺负就欺负了!哪个儿媳妇不受气!都是常见的事!走,赶快!就说我们已经教训过她了,希望亲家不要生气了!”王氏十分强硬,坚持把蒙千言带走,而徐珍不舍得,一直都挡在门口。 “喂!徐珍!你个脑子拎不清的!你忘了,成亲时候要了人家四两银子!你可拿得出四两银子还给人家吗!”赵花枝待不住了,直接张口对徐珍破口大骂,直骂得徐珍脸色一阵红一阵青得说不出话来。 外面的天阴沉沉的,还有滚滚雷鸣的声音不断从远方传来。

蒙千言清楚地听着这些声响,眨了眨眼睛,又动了动手指。 她没死!她还活着!可她明明抱着那个渣男从楼顶上同归于尽了啊!难不成,她这是穿越重生了?目光环视过周遭的环境,房子凋敝,墙壁发灰,头顶上的房梁光秃秃的,一侧的窗户纸还坏了,阴冷阴冷地风嗖嗖窜进来。

唉,穿越就穿越,何必穿到这么破旧的环境里呢?蒙千言使劲闭了闭眼睛,妄图回到过去!然而,根本没用!她接受了这个事实,从床板上坐了起来,这时候,脑海里一大段一大段的记忆如同潮水般涌入了。

她消化了消化这些记忆,不禁扶额叹气。 她怎么会这么倒霉?人家穿越不是大家闺秀也是小家碧玉,她倒是好了,穿到了这个穷乡僻野的梨花村当村姑!村姑也就罢了,周围还偏偏一个好东西都没有!这不,这原身才在未来婆家受了气被人送回了娘家来,娘家的奶奶和婶婶竟然不问青红皂白就给她一顿揍!头上那几下子着实是打重了,导致她这个同名同姓的蒙千言的灵魂都穿了进来。

想到这里,蒙千言就是一肚子火气!这都是什么乌烟瘴气的王八蛋!都欠好好教训教训!这时候,徐珍已经挡不住王氏和赵花枝两个人了,他们两个人推开了徐氏,冲到了屋子里来。 赵花枝因为冲地用力,一个趔趄,险些扑到在地上。

蒙千言看见她,露出了嘲讽的笑容,“咦?三婶,这不年不节的,你这是干什么?要给我见礼吗?”赵花枝听得她的声音,诧异地抬起了头,只见蒙千言翘着二郎腿坐在床边,眼神里是悠悠的笑意,看着她就像是在看一个笑话。

她不禁怒了,张口斥道:“死丫头,瞎扯什么!没长没幼的!”“没长没幼的恐怕是三婶你吧?”蒙千言翻了翻眼皮,看向门口一脸不安的徐珍,“我娘,她也是你的嫂嫂,也没见你怎么尊敬她呢!”“千言,别这么跟你三婶说话。

”徐珍胆子小,赶紧跑回来按住蒙千言的嘴巴。

蒙千言却一扑棱脑袋就躲开了,然后轻哼着,“三婶?哼哼,我没有这么恶毒的三婶吧!”“你——”赵花枝气结,没有想到这个一向软弱的丫头片子今天居然这样敢这样对她,她赶紧拉了拉王氏的胳膊,“娘,你看千言,这是什么态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