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 情感婚姻

第一千一百九十六回 琼花断臂沧狼行最新章节

本站2019-07-06102人围观
简介 这一下变故来得太突然,任谁也不会想到,展慕白竟然会如此狠毒,又会如此地无耻,甚至是这样微笑着对跟了自己二十多年的情侣下手,就连李沧行也没有料到他会真的出手,虽然刚才已经觉得有点不对,但直到展慕

第一千一百九十六回 琼花断臂沧狼行最新章节

这一下变故来得太突然,任谁也不会想到,展慕白竟然会如此狠毒,又会如此地无耻,甚至是这样微笑着对跟了自己二十多年的情侣下手,就连李沧行也没有料到他会真的出手,虽然刚才已经觉得有点不对,但直到展慕白的杀气暴出时,他才飞了出去,由于双方离了足有十丈的距离,这一下尽管李沧行全力以赴,速度快得不可思议,但仍然慢了一步。

凌霄剑不可思议地,以闪电般的速度直袭杨琼花的胸口,她也是毫无准备,还以为展慕白刚才那样,是准备回头了呢,她的武功虽然与展慕白相当,但再强的高手,在这样近的距离上被最信任的人,在自己毫无准备的状态下突袭,都不可能闪过,她几乎是本能地一扭身,堪堪地让过了心口,可是正好摆过来的左臂就没这么好运气了,杨琼花只觉得手臂上一凉,左肘以下一下子没了知觉,她的身形暴退,一边飞踢两脚,踢出两道紫色的罡气,以袭来敌,一边右手伸向了左手握着的紫剑剑柄,想要拔剑反击。

可是杨琼花的右手抓向了最熟悉的剑柄位置,却是空空荡荡,她一向是紫剑交在左手,因为紫青双剑的剑式中,紫剑主攻,青剑主守,极讲究出招的突然性与速度,而这下拔剑横斩的招数,正是紫剑的起手式紫云遮日,可谓攻守兼备,变化无穷。 杨琼花多年来就是不停地在苦练这样的拔剑招式,这一招几乎已经成了本能,就是闭着眼睛,位置也不会有半点偏差,可是这一回,最熟悉的位置,却是没有任何剑柄,只有空空如也的空气!杨琼花这才觉得左肘处一片森寒,再一低头,只见自己的左臂已经齐肘而断。

断肘处甚至直接被黑色的天蚕真气所凝结,结成了一层厚厚的黑冰,冻得那血液都不再流淌了。 冷意随着左手的血管,沿着手少阴心经往自己的五脏六腑里灌。

而她周身刚刚运起的内力,正在急剧地消失!杨琼花这一下又惊又怕,仿佛五脏处开始结起冰,两眼一黑,竟然就这样晕倒了过去。 展慕白的脸上杀气四溢。 他没有半分地犹豫,甚至没有流露出半分地怜悯和后悔,仿佛他现在所追杀的不是跟了自己二十多年,情同妻子的师妹,而是一个跟自己不共戴天的魔教仇人,与杨琼花相伴二十多年,拆招无数次,他最清楚杨琼花的每一个本能反应,刚才这一下直刺前胸加转削左手,是他在出招前就想好的。 以杨琼花的功力,第一下即使是突袭,也不可能真正地一剑穿心,但逼她露出破绽,趁机重创之,断其持剑左臂,还是可以做到的。

接下来就是给杨琼花致命的击了,展慕白本以为杨琼花会急速后退,所以刚才那一剑他用上了天蚕真气,冰气入体。

能很快地冻结杨琼花的内力运行,再强的高手,一旦给天蚕真气,终极魔气这样的邪气入体。 也不可能撑上太久了。 可是杨琼花急气攻心,竟然直接就晕了,这倒有些出乎展慕白的意料,他的双脚已经离地,本准备凌空追击,这一下在空中把腰一扭。

凌霄剑剑尖倏地向下,就要刺向晕在地上的杨琼花的胸口!一道灼热的气浪从侧面滚滚袭来,展慕白的脸色一变,这样的刀气他再熟悉不过,那次与李沧行交手,在南少林的大战,成为他挥之不去的一生梦魇,而最后被李沧行绝地反杀时,那种天狼战气笼罩了自己的全身,几乎要把自己的骨头和血肉都通通烧化烤焦的痛苦,更是让他记忆犹新。 展慕白每个晚上都咬牙切齿地恨着李沧行,恨不得马上取他性命,可是一想到那天与他交手的场景,又会不由自主地浑身发抖,冷汗直冒,因为作为一个顶级的武者,展慕白清楚,自己这辈子怕是不可能打过李沧行了。

所以当楚天舒这回找来赫连霸,说是可以联手对付李沧行时,他几乎是毫不犹豫地答应了,赫连霸的武功他也清楚,合二人之力,再有楚天舒帮忙,胜过李沧行还是有把握的,只要能让他报了那天的奇耻大辱,别说是和赫连霸,就是跟冷天雄合作,他也愿意的。

可这会儿赫连霸远在几丈之外,而李沧行的天狼刀浪却已经是扑面而来,若是继续追杀杨琼花,那自己这条右臂也别想保住了,展慕白在一瞬间作出了选择,一个扭身,连续斩出六道黑色的剑气,幻成一只黑色的玄鸟,展翅扑击,直冲那李沧行的红色战狼真气而去。

“啪”“啪”“啪”,真气激荡之声不绝于耳,展慕白的长剑连挥,黑色的,带着森寒气息的天蚕真气如潮水般地从剑尖涌出,可是对面那红色的,如滔滔大浪般的红色天狼战气,却是一波一波,源源不绝,每一次冲击,就如同火山喷发一般,若不是展慕白占了地利的优势,加上他有备而来,内力运转流畅,只怕早就敌不过李沧行的这天狼刀浪了。

李沧行的身子已经进到了离展慕白大约三丈左右的地方,到了这个位置,他想要再前进一步,也不是那么容易了,展慕白的身形突然一分,幻出三个影子,奔袭李沧行而来,而他的周身,却笼罩在了一片黑雾之中,一如当年在南少林大战时他的动作,看得出这两年来此人为了报仇,狠下苦功,功力比起当时,又上了至少一个档次,这也是他敢于正面与自己对抗的原因。

李沧行一声暴喝:“来得好!”斩龙刀一下子暴到四尺长度,紧紧地抓在右手上,而背上的莫邪剑则清啸一声,脱鞘而出,他右手的斩龙刀连连挥击,打出一道道的刀浪,而左手则忽爪忽拳,时而骈指而击,一道无形的真气控制着莫邪剑,在空中来回飞舞,就好像被一个看不见的高手所使,两仪剑法中的精绝招式源源不断,一个圈又一个圈,忽快忽慢地,钻进了那团黑雾之中,再也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