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 情感婚姻

第三百五十三章 内政与外交(上)(求订阅!)水浒逐鹿传最新章节

本站2019-07-1283人围观
简介 …“最多三年?”听李衍说强大的辽国最多能坚持三年,闻焕章等人全都露出难以置信的神色!说实话,这要是别人做出的判断,他们铁定不信,可李衍数年间算无遗漏,以至于他们不能不信,至少不敢站出来质疑李衍

第三百五十三章 内政与外交(上)(求订阅!)水浒逐鹿传最新章节

…“最多三年?”听李衍说强大的辽国最多能坚持三年,闻焕章等人全都露出难以置信的神色!说实话,这要是别人做出的判断,他们铁定不信,可李衍数年间算无遗漏,以至于他们不能不信,至少不敢站出来质疑李衍所说的!过了好一会,孙静才道:“就算金国能将辽国打败,想要吞并辽国那庞大的疆土,也非一朝一夕的事,也得以大都督您为盟友。

”李衍问:“如果金国边吞并辽国的疆土、边南下呐?”乔道清道:“金国不会有这么大的胃口吧?”李衍道:“世事难料,我们有高丽和泰封两个大敌在侧虎视眈眈,若是再跟虎狼金国接壤,再加上无法快速平定宋国,就有可能深陷那个泥潭之中,届时将毁了咱们梁山泊五六年之功。 ”不想打消这些人的积极性,李衍又道:“攘外必先安内,不灭了高丽和泰封,盲目对外扩张,必有后患。

”孙静忍不住道:“可一旦宋国平定了田虎、王庆、方腊,大都督您可就没有机会成为中原之主了。

”李衍微笑道:“有赵佶君臣帮咱们,咱们一定会再有机会的。 ”没了田虎、王庆、方腊,还有高托山、张仙、济南府的孙列、沂州临沂的武胡、北京大名府的杨天王、郓州的李太子、沂州和密州的徐进、水鼓山的刘大郎,有赵佶他们这群昏君奷臣,起义军将前仆后继,就是一直在南宋都不会断,所以机会有都是。 既然如此,李衍又何必着急,当然是一边稳步发展一边等最好的机会!李衍道:“好了,此事就这么定了,现在说一说高丽和泰封现如今的形势。

”见李衍意已决,尽管孙静等人仍有些不甘,可也只能暂时将此事放下。 闻焕章道:“现如今,高丽、泰封两地,尤其是泰封之地,民不聊生,弓复与其祖弓裔性格相似,依托佛教,愚弄民众,统治暴虐,他泰封境内的民众很多不惜九死一生逃到咱们这边,境内反复出现暴乱。

”李衍道:“这些逃过来的人好生安置,另外也要甄别是否有细作混入其中……其实也不能全怪弓复,他那政权不稳定,内部勾心斗角,又要担心我和高丽吞并他,进而拼命扩军,一郡之地就要养十四五万军队,不横征暴敛,怎么可能维持?”闻焕章道:“大都督说的有道理,不过臣下认为,最主要的还是因为他不是人主,大都督可能不知,这弓复如今的生活无比奢华,穿金带银不说,连睡的床都镶满金玉,短短两年之间,纳二百多妃嫔,早已不复当年的智勇。 ”李衍感叹道:“权力腐蚀人心之快,超乎想象!”没有比较,就没有差距,与弓复一比,李衍本就高大的形象如今又拔高了许多。 可以说,水泊梁山从一伙小小的山贼走到如今,皆是李衍英谟睿略、豁达大度、知人善任,若非李衍数年之间算无遗策,战无不胜,不可能创下此大业。 可即便如此,李衍仍不懈怠,致力带领这个势力稳步又快速的向前。

其实这也是孙静等人劝进的原因之一,田虎、王庆、弓复之流都能称王,而英明神武的李衍却只是一个大都护,他们这些手下怎么能甘心?李衍又道:“我那两个丈人现如今斗得怎么样了?”闻焕章道:“李太师如今军政一起抓,正春风得意,前不久还派人来说,他夫人想女儿了,想要来咱们汉城探望两位娘子,臣等猜测,李太师可能有与咱们休好之意,此事还请大都督您定夺。 ”李衍道:“人伦常情,不能泯灭,答应他吧。

”这当然只是借口,具体怎么应对,还得看李资谦的夫人跟李佳人和李瓷炫说什么,然后再做决定。

闻焕章应道:“是……高丽王虽然失去军政大权,但也没有完全坐以待毙,他设养贤库,储存奖励学术的基金,同时广设学舍,置儒学六十人,武学十七人,起用近臣进行管理,选取名儒作为博士,以求培养人才,他应是想用这些人与李资谦对抗。

”李衍道:“高丽也不是铁板一块……那高丽和泰封的关系如何?”闻焕章道:“有缓解的趋势,不排除他们会联合在一起。 ”李衍问:“咱们如果出兵,有多大机会打下泰封?又有多大机会连高丽一块打下?”乔道清道:“如果高丽不出兵,咱们有九成把握打下泰封,不过,泰封如果支持不住,势必要倒向高丽,那样的话,咱们最多有六成胜算。

”李衍皱眉道:“只有六成?”乔道清道:“至多……咱们的兵力虽然有二十万,可其中有近十万是新兵,而高丽至少有十五万长年与辽国和金国对峙的善战精兵、十万训练有素的精兵,再加上泰封的十四五万兵马,在兵力方面,咱们一点都不占优势,最主要的是,他们是守方,咱们是攻方。

”李衍沉默了一会,道:“也就是说现在还不是开战的时候?”乔道清道:“很容易出现惨胜的情况。 ”李衍沉默了一会,看向蒋敬,问道:“现在乐浪、真番二郡的民比是多少?”蒋敬道:“乐浪郡汉民占七成多一些,真番郡汉民占六成多一些。 ”李衍差异道:“此二郡汉民占比这么大了吗?”在李衍的印象当中,一年前还是大约是一半一半。 闻焕章道:“前不久我们迁五十万高丽民前往台湾郡,又迁一百万汉民来乐浪、真番二郡。 ”此事他们上报过,只不过李衍让他们便宜行事,所以才不知道个中细节,听了闻焕章的解释,李衍了然,问:“没有强迫吧?”闻焕章道:“我等怎敢,他们是被咱们所给出的移民待遇所吸引,主动报的名。 ”李衍没问具体细节,只是道:“你等切记,不可失信于民!”众人齐声应道:“是!”李衍又问:“今年的收成如何?”蒋敬道:“大丰收!占城稻很适应这片土地,亩产一点也不比在宋国低,秋收时,百姓无不满脸笑颜,对大都督您歌功颂德!”李衍听罢,暗松了一口气!这是立国的根本,他们总不可能始终靠抢来过日子?再者说,过几年天下大乱,他就是想抢,也没地方去抢。 李衍道:“这么说,咱们不缺粮了?”蒋敬小心翼翼的说道:“大都督您赈灾的范围若是不再扩大,咱们的粮食应该不会缺。

”李衍在山东、河北两地的声望,可是用钱粮硬生生的砸出来的。 这固然为李衍和水泊梁山在山东、河北两地打下了坚实的根基,可也着实是给了水泊梁山带来了很大的压力!实话实说,要不是李衍得了半个高丽的财富,是绝难这么干的。 李衍道:“我尽量控制。

”,随后又问:“对于宋国借钱银一事,你们怎么看?”孙静道:“万万不能借,宋国借钱是要打田虎、王庆、方腊,若是被宋国平定了内乱,兴许就会打大都督您的主意!”蒋敬道:“咱们是有些余钱,可咱们的开销也很大,以至于财政压力非常大,所以最好不借,以免有突发事件,咱们的财政吃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