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 情感婚姻

第0924章 天字一号软饭王,女神的医流高手章节内容在线阅读

本站2019-07-04105人围观
简介 陈以儒在青杭的行径愈发的猖獗,但真正惹出事情的那个晚上,他竟然是直接闯进了大院里,将某个有头有脸的人物的妻子直接放倒在了车上,车子的喇叭声直接惊动了大院内的安保人员,而安保人员是不认识陈以儒的

第0924章 天字一号软饭王,女神的医流高手章节内容在线阅读

陈以儒在青杭的行径愈发的猖獗,但真正惹出事情的那个晚上,他竟然是直接闯进了大院里,将某个有头有脸的人物的妻子直接放倒在了车上,车子的喇叭声直接惊动了大院内的安保人员,而安保人员是不认识陈以儒的,于是立刻将他给擒住了。 一开始还没有惊动陈云通,而直到后来的拷问和检测中,从陈以儒的身上发现了吸食过量的毒而致幻的情况,沿着这条线索追查,立刻就查到了陈以儒的底细,这才惊动了陈云通。 事情开始朝着不可预测的方向发展,陈云通沉着脸去看了一次后,咬着牙让人严惩不贷,不用顾及自己任何的情面与身份!因此,调查的人直接介入,而因为有着陈云通的话在先,可以直接绕过他的眼色而侦查,可是问询的结果不到半天就又进行不下去了!陈以儒不但吐露出了自己在青杭犯下的大量肮脏的犯罪事实,而且最终交待出了几个人名,除了已经离境的陈长安以外,这份名单里有‘陈云通’这个名字!于是事情绕回到最初的起点,说是不需要顾忌陈云通,可是负责调查张毅之还是再一次的找到了陈云通,把第一份问询后的结果通知了他!而这一次,陈云通直接震怒,气得拍桌子砸掉了一个烟灰缸,大声的斥责这就是陈以儒造谣,疯狗似得胡乱攀咬,他一口咬定陈以儒是吸多了毒,这份证词里有着大量的虚假信息!这样一来,张毅之便很难办下去了,陷入了绝对的尴尬,既然知道了陈云通可能卷入这件事情当中,又已经深深的知道了陈以儒在青杭短短的时间内竟然犯下了这么多罪大恶极的肮脏事情,他也陷入了绝对的纠结与抉择当中!但那位妻子被陈以儒按倒的大人物却不肯罢休,而对方的家里虽然势力远不如燕京的陈家,可是在岭南却也有着深厚的底蕴!这中间于是就发生了一个微变的转折,张毅之把调查到陈以儒的一部分信息泄密给了那个大人物,而那边则拿着这些东西,直接以自家在岭南的影响力,绕过了青杭这边,直接去了燕京悄悄的告了状!等到燕京陈家得到消息时,陈云通已经被禁止涉入这件事情,而随后而来从燕京下来的一个特别调查小组,直接将陈以儒在青杭的罪行翻了个底朝天,那些受到过陈以儒坑害的女孩和一些少妇的丈夫,不知道是有人游说还是一起爆发,联名写了一份很长的罪证书,递交到了青杭的大院内!短短几天的酝酿时间,陈云通直接陷入了绝对的被动!燕京陈家的电话打来,陈云通站在自己位于大院内分配的公寓内,咬着牙沉声骂道:“这绝对与我无关,哪怕是为了长安,我也只是隐晦的假装一些事情不知道而已,这个陈以儒真是一条疯狗……家里联系到长安没有?让他出来控制一下陈以儒这条疯狗啊,再这样下去,后果不堪设想了!”“来不及了,长安出国了,一周前就已经打不通他的电话,不知道是出了什么变故,而据杨鸢儿说,他带走了在国内的大部分可移动资金……”“这……”陈云通顿时间有种不祥的预感,通体冰凉,咬着牙发颤道,“他该不会是察觉到什么,闻风而逃了吧?那我怎么办?撂下这个烂摊子……屎盆子扣在我头上,不臭也臭了啊?”电话那头陷入了沉默,半晌后发出了微微的叹息声:“唉……看样子还是青杭的水太深了,我们本来就不该管长安的事情,如果没有陈以儒这条疯狗,事情大概不会演变成这样,家里花了巨大的力量推动你去青杭上任,可一旦你出事,家里也会出大事,得考虑怎么善后了!”“那……怎么办?”陈云通的心开始乱如麻!这个电话,没能解决关键性的问题,但麻烦却接踵而至,从第二天开始,关于陈以儒的一些罪证和嚣张至极的恶行直接通过网络流传了出去,事情演变到一发不可收拾!有人直接发帖质问,为什么十多年前犯了重罪的一个人,在刚出狱却能够立刻在青杭大展拳脚为所欲为,而且他的名下还查出来有着多达百处的资产,这幕后有没有什么黑心的勾当和不可告人的遮荫大树?舆论经过酝酿后,直接掀起了火爆的话题,而陈以儒是彻彻底底的坐实了恶名,连带着十多年前他做过的那些恶事也全都吧扒了出来!整起事件发生后的第五天,安全科和三部的人同时成立了一个调查小组下来,而陈以儒就在调查小组到来的当天从被羁押的大楼卫生间跳下去身亡!留下的一些证据全都指向了陈云通,而对于一个突然间畏罪自杀的人,舆论的各种猜测和揣度变得更加疯狂而激烈!所有的证据都指向了陈云通,查与不查,成为了一个纠结的问题所在!四月十七日。

杨砚在鹏城,过去的身份都全部更改,在这里找到了已经养胎数月的唐若雪,而尴尬的是,他再次跟唐瑜与唐若雪同处一个屋檐下时,已经开始有了一些拘束感,有时候他和唐瑜的眼神交汇一下,会立刻闪躲的游离开去,虽然他已经找到了可以完全克制唐瑜的本命蛊对他造成破坏的方法,可是再次出现在唐瑜面前时,他们之间得交流少得可怜,甚至少到不像是正常的亲朋之间的关系!“你跟妈妈……怎么了?”唐若雪不是傻子,在晚饭后,杨砚陪着她到深南大道散步时,突然间神色复杂的询问了起来。 “没什么啊!”杨砚苦笑道,“可能是刚回来,不太适应吧?”“少骗人了!”唐若雪低头咬着唇,语气幽幽道,“我现在也算是一个快当妈妈的人了,大概能够理解一些女人的情绪,她每次跟你面对的神态和表情都很尴尬,有时候明明是欲言又止,可是却什么都不说,这明显是有鬼好吧?”杨砚牵着唐若雪的手,苦笑着叹息道:“其实没什么,你别想太多了!”“嗯……好吧,不想!”唐若雪牵紧了杨砚的手,深吸一口气,仰起脸露出甜美的笑脸道,“只要你回来就好,你说过会跟我们生活一辈子的,保护我和她,这个誓言不会变的,对吧?”杨砚点了点头道:“当然了,以后我的事情会少很多,专心的陪着你们!哈……说起来你们现在都有各自的事业,而我却没有了,说不定以后还得靠你们养活我呢!”唐若雪顿时忍俊不禁道:“那你算不算是被一群女人给*了?”“荣幸至极啊,想一想我可能是这个世界上的天字第一号软饭王,顿时满满的成就感,哈哈哈哈…………”两个人的剪影,慢慢的在地砖上重合在一起,唐若雪踮起脚来亲吻了杨砚一下,用细不可闻的声音贴在他的耳边道:“其实……也没关系的,我跟她也没有血缘……”“嗯?”杨砚顿时僵了一下!唐若雪已经笑着往前走了几步,扭头作着鬼脸吐舌道:“啦啦啦啦…………好话只说一遍哦,不管你有没有听到,我都不会再说这件事了!”杨砚怔怔的盯着她,总觉得这幸福的人生恍如一梦,如果连这样的生活都不懂的珍惜,那自己是否算是太傻了?四月下旬,人间最美!杨砚从鹏城离开之前,悄悄的跑来跟我见了一面,帮林晚做了一次治疗后,基本上确定只需要再半年的时间,她的身体能够恢复!随后又帮青秧重新检查了一次她的失音症,最终在我耳边说了一个秘密,大概是关于阴阳冲和的道理……我只能装傻,旁边的青秧应当是没懂的。

几天后,杨砚离开了鹏城,据说还会返回青杭彻底的交接一下那边的事情,而随后他会去哪里,大概这就是一个谁也无法得知的秘密了,只是这一次相别,他说了一句人生如能再遇,皆全是缘分。

四月二十五,才空降上任不到半年的陈云通失联,燕京陈家陡然间陷入了颓势……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女神的医流高手》,微信关注“优读文学”,聊人生,寻知己~。